1. 首页
  2. 业界

舆情是媒体的软约束

  在上周刚刚落幕的中国广播联盟2011新闻协作年会上,针对新闻媒体的职业道德问题,众多媒体共同发出倡议:坚决杜绝虚假报道,不断增强社会责任。

  21世纪的媒体江湖纷乱,博客、微博、手机报等争奇斗艳,并向传统媒体的地位发出了挑战,传统媒体虽然不再一家独大,但其影响力、公信力依旧强大。然而,很多人在评论和研究新旧媒体势力的碰撞之时,往往会忽略了媒体在整个社会中应该承担的责任以及它所行使的功能,媒体江湖的群雄纷争固然吸引眼球,但更重要的是,媒体是否还像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媒体?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说:“媒体的理想国是有其规律的,中国30年改革开放,媒体固然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也开始有了职业的概念,但是距离靠近理想还有不短的距离。”

  达到理想国须勇担三大角色

  一个合理的媒体世界究竟应该是怎么样的?喻国明认为,在一个合理而又完善的社会中,媒体应该承担三个角色——社会的守望者,利益和意见表达的平衡者,社会议程的设置者,这是媒体的理想国。当然,这是一个不断追求的过程,任何国家也不能说达到了这个程度,只能逐渐靠近。

  喻国明解释这三个角色说:“社会的守望者,就是要善于发现社会问题,对于社会发展中重大的暗礁,要比平常人更早发现,并且加以提醒。其二,在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中,利益和意见的表达往往会出现偏颇,各方面的表达在整个社会中应该达到一个相对的平衡,可能有人觉得表达失衡会让一部分人受损一部分人收益,其实不是,实际上是所有的人都受损,平衡的崩溃最终影响的是社会整体。因此,媒体应该保持利益和意见表达的平衡。其三,一些八卦、花边新闻、暴力事件等可能更容易吸引人们的目光,而很多事关社会发展的大事往往却被忽视,媒体在这个时候就应该担负起责任,把一些和社会发展密切相关的关键问题提出来,引导整个社会的关注和舆论方向,这就是社会议程的设置者。”

  30年媒体职业道德进步很多

  改革开放30年,中国媒体的角色发生了剧变,职业道德、职业行为等观念逐渐进入媒体世界。喻国明认为,相对于30年前,中国媒体已经进步很多,但要靠近理想国,还有很多问题。

  喻国明说:“‘文革’以前的媒体,没有职业的概念,也没有专业的概念。现在其实有职业道德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一种进步。30年的发展,媒体变得更加主动,能够自主地参与到社会中去,这是历史的进步。虽然不能否认媒体的职业道德上还有很多问题,但不能说没有进步。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问题有更复杂的背景和原因,不仅仅是媒体本身的问题。”

  相比30年前,中国媒体换了模样,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媒体已经成熟,达到相对完善的境界,相反要靠近理想中的媒体状态,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喻国明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制度问题,包括社会制度和媒体自身的制度。

  媒体和社会面临双重尴尬

  中国媒体奔赴理想国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尚无《新闻法》,这让媒体很尴尬,也让很多媒体事件无法得到最合理的解决。喻国明说:“媒体的权利不是私权利,也不是像行政权力一样的公权力,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一种公共权利,同时还带有商业企业的一些特征和性质。因此,用任何已有的法律或法规去界定媒体行为,都不太合适。应该有专门的立法来为媒体制定合适的行为规范和准则。”

  没有规范,没有准则,但又要用准则和规范去衡量媒体行为,这正是当前媒体和社会面临的双重尴尬。喻国明说:“时常有人说媒体行为越界了,其实现在媒体的问题是没有边界,所以某些媒体行为不仅突破了职业道德,有时候还会挑战普遍的社会道德。因此,最重要的是要先有规范,然后才能约束或者肯定媒体的行为。”

  加强归属感迫在眉睫

  其次,对于媒体本身的制度,喻国明说:“就我目力所见,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新闻用工和我们一样。”

  喻国明说:“我们知道,新闻的生产方式不同于其他行业,工作者在提供劳动的时候,还要有对于职业的尊重、责任心以及相应的道德等。所以,需要机构对员工提供强大的呵护,保护从业者特定的权益,这样他们才会对工作、对机构有归属感,他们才会维护新闻本身的规范和规则,因为这也是在维护他们自己长远的利益。”

  而新闻工作者缺少的恰恰是对新闻的归属感,喻国明说:“目前新闻的用工制度,导致的就是短期行为泛滥,一个从业者,他可能因为某种利益的诱惑,或者某种压力的逼迫,甚至可能没有任何原因的破坏新闻的规则,这看起来是个人行为,但背后正是没有归属感的表现。所以我觉得,改变这种新闻用工制度,是中国新闻行业必须要考虑的,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硬约束不如软约束

  媒体是舆论监督的阵地,但媒体这个阵地,同样也需要监督和约束,没有约束的权利,必然会导致灾难。

  那么,对于媒体,又应该如何约束?喻国明说:“我不太赞同对媒体实行行政权力的约束,对媒体的约束,应该是通过民众舆论而达成的软约束”。

  硬性的行政约束和软性的民众约束,选择的标准又是什么?喻国明说:“新闻是文化创意产业,对于人的积极性要求很高,如同我们说的三个角色,都是要发挥媒体的主动功能才能做到。软约束相对来说,既有压力,又有一定的弹性,可能更大程度地发挥媒体的主动性,而硬性约束则可能会导致主动性的降低”。

  晨报记者周怀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