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拉丹死讯推特先报

  一名驻阿富汗的美军士兵在“脸谱”上得知“基地”组织头目乌萨马·本·拉丹死亡的消息;美国南卡罗来纳州一名工人从“推特”上得知;堪萨斯州一名妇女在遛狗时从手机上看到这个消息。在美国许多人看来,本·拉丹死亡的讯息并非由总统奥巴马的全国讲话宣布,奥巴马只是完成了确认这一步骤。社交网站早已将本·拉丹的死讯,如同野火般在网络上传了出去。


  奥巴马只是“证实”本·拉丹死讯


  当白宫在5月1日夜间宣布,美国总统奥巴马不久后将向全美民众发表电视讲话时,美国媒体立马纷纷开始报道,宣称奥巴马将要宣布的消息就是“基地”组织头目本·拉丹被美军击毙。早在一个小时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主持人们就已经开始精心准备自己的主持词。


  CNN资深记者沃尔夫·布利策就是其中一位。他说道:“我内心的直觉告诉我,他(奥巴马)的演讲会是什么内容。”布利策还宣称,他保持了“克制”,没有随意猜测,甚至连一名白宫高级官员都为此向他表示感谢。


  其实,尽管奥巴马深夜发表讲话让所有人觉得不同寻常,但布利策也并非完全依靠“本能”猜测到讲话的内容。本·拉丹被击毙的消息,早在各电视台和新闻网站开始报道前,就已经通过“推特”、“脸谱”等这些社交网站广为流传,只是当时还无法证实而已。


  布利策承认,当知情者向他透露,奥巴马的讲话内容并非与利比亚有关后,他立刻觉察到了讲话内容应该是怎样的。


  如果从时间先后来排序,应该是社交网站传播本·拉丹死亡消息;20分钟后,各电视和网络媒体开始播报;再一小时后,奥巴马在白宫发表全国讲话,正式宣布本·拉丹死亡。在许多人看来,奥巴马的讲话只能算是证实本·拉丹的死讯。


  社会媒体在速度方面绝对领先


  此前,CNN曾凭借海湾战争时期即时、持续性地播发现场图片,在报道这个新闻时完胜纸质媒体和时段性的新闻节目;而如今,“推特”和“脸谱”又把CNN给比了下去,成为了突发新闻的“预警者”——毕竟社交网站上传播的消息不一定总是真实可靠。


  相比之下,在报道本·拉丹死讯方面,尽管传统媒体占有真实性方面的优势,尤其是那些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派驻有记者的媒体,但他们的速度实在是无法与新兴的社交网站相提并论。


  英国广播公司全球新闻节目主编彼得·霍罗克斯介绍道:“我们派驻在喀布尔的记者向阿富汗的安全部门官员询问情况,他们说回答说:‘你们来晚了,现在满大街都在传本·拉丹的死讯了。’”


  宾西法尼亚州伊马库拉塔大学学生斯蒂芬·武耶维奇感叹说:“这个消息在网络上就像野火一样迅速传播。社交网络在这方面发挥的作用实在让人感到吃惊。”


  当时,武耶维奇和女友正在上网,后者发现许多朋友将“脸谱”个人网页上的状态更新为关注本·拉丹在巴基斯坦被击毙的消息。出于好奇,武耶维奇打开谷歌新闻网页,发现总统奥巴马计划发表全国讲话,随后他又搜索了其他网站,确认“推特”上最早发布了本·拉丹的死讯。


  美国东部时间1日22时25分,前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发言人基思·乌尔巴恩在“推特”上发表了这么一段话:“我从一名有威信的人那儿得知,他们打死了本·拉丹。”尽管乌尔巴恩随后又发布消息宣称 “无法确定其真实性”,但这个消息立刻通过网络传播了出去。


  社交网站在传播本·拉丹死讯方面的速度,足以令许多人对其给传统新闻播报的影响刮目相看。《华盛顿邮报》的克里斯·西利扎在“推特”上写道:“如果还有人不相信‘推特’作为新闻传播工具的实力的话,那么这次的表现足以让你改变主意。”


  分析人士指出,这次本·拉丹死亡消息的传播过程再次证明,新型的社会媒体与传统媒体,在处理同一个新闻时,其效率和方式完全不同。相比之下,社会媒体尽管在可靠性方面略有欠缺,但在速度方面绝对领先。


  网上消息刺激民众外出庆祝


  社交网络以及手机短信,不仅让更多人得知并传播了本·拉丹被击毙的消息,同时也激起了他们心中庆祝的渴望,尤其是在纽约和华盛顿,许多民众自发集中在 “零地带”以及白宫前,为美军最终得以击毙 “基地”头目欢呼雀跃。


  许多媒体记者在从社交网站得知了本·拉丹死亡的消息后,又通过社交网站继续散布消息,并在其中注入了自己的观点和态度。艾伦·费希尔是半岛电视台英文频道的记者,他得知消息后在 “推特”上写道: “这对新的一代来说绝对是个重要的时刻。对我们这一代来说,我们记住了 ‘9·11’恐怖袭击和戴安娜王妃的车祸。对于更年轻的人来说,本·拉丹的死亡在国际上的影响,完全可以与前两件事相媲美。”


  20岁的萨姆·杜利克是乔治敦大学大二学生,攻读的专业是拉丁美洲研究。当时,杜利克正在寝室写论文,他转头看了一眼电视屏幕上的“脸谱”个人网页,发现一名朋友有状态更新,提到了奥巴马即将发表全国讲话并猜测讲话可能与本·拉丹的死有关。


  随后,杜利克开始一直在 “脸谱”个人网站上关注关于事态的发展, “整个 ‘脸谱’网站充的几乎都是这个消息”。不久后,他见到了网上有人呼吁学生们到大学的各个校门集中,前往白宫附近集体参加集会庆祝。


  杜利克自然不甘落后,从墙上抓下一面美国国旗就跑了出去。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一条消息不仅仅让我得到了情报,更刺激我有所行动。”


  社会媒体火爆需要引起警惕


  不仅仅是 “推特”、 “脸谱”, i-Phone上的图片微博应用程序也成为人们传播最新资讯的工具。在奥巴马发表全国讲话、正式宣布本·拉丹的死讯后,许多人通过iPhone上的Instagram应用程序,从奥巴马发表讲话的电视和电脑视频中截取图片,传给其他朋友。不久后,美国国旗在街上飞舞、大量民众在纽约和华盛顿街头集会狂欢的照片也纷纷出现。


  当地时间夜间11时左右,宾西法尼亚州费城的国民银行公园球场正在进行费城费城人队和纽约大都会队的棒球比赛,当时双方势均力敌,比赛进行到了第八局。正在这时,球场内传出 “美国!美国!”的欢呼声。30岁的比利·维赫特曼当时就在球场内观看比赛,突如其来的欢呼声让他感到好奇,于是他就拿出iPhone手机查看 “推特”,这才得知欢呼声源自本·拉丹的死讯。


  也有一部分观众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仍心存些许的怀疑。 24岁的朱利亚·海斯就是其中之一。 “一开始,我对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还有些怀疑,因为此前就有关于空袭失败的许多新闻报道,”海斯说道, “不过,我看到许多朋友都在 ‘推特’上转发一个消息,说奥巴马要发表全国讲话。随后我就听到了欢呼声,同时看到许多人拿出手机来确认消息的真实性。”


  对于社交网站引发的新闻传播火爆现象,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新闻系讲师丹·吉尔摩提醒说,民众对这种新闻传播方式的热衷,需要引起相应的关注和警惕。


  “我认为我们应该对这些社交网站的价值保持谨慎的态度,”他说,“对于许多人来说,尤其是这些社交网站的用户而言,社交网站的价值相当巨大。不过,人们要记住,这些网站背后有私人公司存在,我们必须警惕将所有个人对话都透露给他们,毕竟他们是为股东服务的。”


  “推特”


  美国东部时间1日22时45分到2日0时30分之间,“推特”的发帖量创下了历史最高记录,平均每秒达到3440个。


  “脸谱”


  从1日22时30分开始,光是美国的网页提到本·拉丹的次数就达到500万。一个以“乌萨玛·本·拉丹死了”为主题的新网页,到2日粉丝达到了40万人。而在这个网页出来之后,另一个主题为“乌萨玛·本·拉丹没死”的网页也随着出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