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热点

吃够“青春饭” 四成调查记者要转行


  调查记者通常被视为记者行业中的一个顶尖群体,也是能够反映新闻媒体现状的一个重要方面。昨天下午,在复旦大学举办的“数字化时代的调查性报道”圆桌论坛上,由香港城市大学沈菲和复旦大学张志安两位博士合作完成的国内第一份《中国调查记者行业生态报告》首次披露研究成果。

  《报告》对340位左右报纸和杂志的调查记者采取全样本问卷调查。“基本青壮、基本男性、基本有文化、基本从业八年,老巢基本在北上广,“流窜”范围基本不定,基本收入低、基本不满意、基本作息乱。善打听也善爆料,善协作也善拉锯。我不是传声筒,我是调查记者,我挖掘事实,我接近真相”,这是报告内容的浓缩,也是对当下中国调查记者的群像概括。由于调查记者的总体收入水平不高,多数人对报酬不满,其中40%的调查记者打算转行。


  男性为主,湘豫籍贯居多


  《报告》显示:中国调查记者行业由男性主导,年龄结构年轻,学历较高。84%为男性, 76%为年龄35及35岁以下。调查记者学历几乎都在大专以上,76%左右为本科,15%左右拥有硕士或博士学位。调查记者所修专业主要来自新闻传播类、语言文学类以及经济管理类。调查记者从业经验丰富,平均从事新闻工作八年,从事调查报道五年左右。


  比较而言,湖南与河南是最大的调查记者“出产地”,张志安认为湖南与河南盛产调查记者的原因有三:“1.经济欠发达,记者长于基层,对民生有体悟;2.区域文化,不怕苦、善对抗、很坚韧;3.新闻多,题材富矿。”


  职业风险高,报酬福利低


  “他们面临着共同的新闻环境,拥有相似的实践策略:面临的职业风险最高,采访突破的难度最大,受到的职业尊敬最多,新闻作品的影响也往往最广泛、最有力。”张志安介绍说,调查记者从事新闻工作的理由主要是“揭露社会问题、维护公平正义”“表达百姓呼声”与“传播新思想、启迪民心”。这些也是调查记者的社会价值所在。


  此外,调查记者多视西方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为“理想”代表。他们还对协作与协同表现出较高的认同,彼此构成了一个颇为紧密的共同体,平均每位记者认识30位业内同仁,88%左右的调查记者有过协作经验。大部分调查记者都身负理想主义情怀,但是现实的收入与福利问题却在为他们的理想“降温”。《报告》显示,调查记者的总体收入水平不高,大多数人对报酬与福利不满,其中40%的调查记者“不打算继续”从事调查性报道。《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认为,这项统计再次表明:在中国,调查记者吃的是青春饭。


张志安


张志安

  “调查记者代表了这个职业的标杆”


  东方早报:在此之前已有过对于新闻记者行业的生态调查,为什么会再细分到调查记者群体?


  张志安:我从事调查记者的研究已经五年多,一直通过深度报道记者讲堂、QQ群、MSN等方式和全国的调查记者保持着沟通。在新闻记者行业里,调 查记者这个群体是位于金字塔顶端的,代表了这个职业的标杆。他们面临的职业风险最高,采访成本和采访阻力最大,舆论环境给他们造成的压力和挑战也是最多 的。在西方新闻界,对调查记者群体的研究也一直是很宝贵的样本。他们的实践策略和工作方式对其他条线的记者起到示范作用,他们所做报道的社会影响也往往是 最大的。之前的研究都属于质化的访谈,也需要量化的研究作为补充,揭示整体的概貌和生态。


  东方早报:研究的抽样方法是怎样的?受访的调查记者都来自哪些媒体?


  张志安:我们采取的是全样本调查。通常行业调查要进行全样本调查不太容易,因此过去做新闻记者行业的调查很多也是区域性的采样。我们的全样本量 为240多位,确认度在90%以上。我们建立样本库花了近四个月时间,寻找这些样本用了三种方法:一是根据媒体类型选择合适的媒体组织,由组织自身提供名 单;二是通过每个区域两位以上调查记者的领袖人物列出名单;三是从其他各类数据库里进行补充、查证。他们主要服务的媒体有:南方周末、时代周报、瞭望东方 周刊、新京报、财经国家周刊、南方都市报、大河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新闻周刊、21世纪经济报道、北京青年报、第一财经日报、华商报、南都周刊等。


  东方早报:你个人平时与许多调查记者都有较多沟通交流,你对这个群体有什么感受?


  张志安:他们在严峻的环境下把声音发得最响,坚持真相,具有较强的反思能力,为了完成报道也有跨行业跨组织的协作。在行业里,他们是真正站在船头的瞭望者。他们个体间也会有观念的差异,但最终却是在慢慢形成一个价值的共同体,而且这个共同体也正在发挥作用。


  东方早报:收入和福利问题在之前的整体记者行业调查中也有发现,对调查记者的福利有什么解决方案?


  张志安:和常规记者相同的是,他们对同事关系、单位氛围比较满意,对福利待遇和升迁机会不满意。不同的是,调查记者的收入在一个报社里来看是不 低的,但相对于他的付出、承担的职业风险和心理压力,调查记者对投入与产出比例的满意度是比较低的。并不仅限于收入,他们的不满还体现为对于职业的环境、 政策、空间的悲观。所以提高收入不能完全改善调查记者的生存状况,媒体组织、媒体行业需要考虑如何降低调查记者的职业风险,给予更多发展空间,建立职业荣 誉标准。至于更大的社会环境,就不是容易改变的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