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上市/股票

中国造假概念股揭露者:Citron创始人莱福特

  在中国概念股全线暴跌的6月6日当晚,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的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Andrew Left)接受了财新《新世纪》的越洋电话专访。


  香橼研究是近年来围剿美国造假中国概念股最为著名的第三方独立调查机构之一,而莱福特可能是这个机构惟一的调查并撰写报告的成员。从2010年3月到现在,他在自己创立的网站上发表了9篇揭露中国概念股造价的报告,几乎每篇都造成了有关公司的暴跌甚至摘牌。他的战绩中,有中阀科技(Nasdaq:CVVT)、中国高速频道(Nasdaq:CCME)、斯凯网络(Nasdaq:MOBI)和双金生物(Nasdaq:CHBT)等,还成功地将战线从中国后门上市公司扩大到IPO(首次公开发行)的中国公司东南融通(NYSE:LFT)身上,几乎弹无虚发。


  莱福特说,这一年以来,美股市场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人们对中国概念股的态度日渐怀疑。目前美国资本市场有200多家资产和业务都在中国的上市公司,被称为在美中国概念股。它们鱼龙混杂,既有不少中国新兴产业的领头羊,也有大量靠后门上市(即借壳上市)、业绩有水分甚至涉嫌欺诈者(参见本刊2011年第22期封面报道“戳破假泡沫”)。


  现在正是莱福特们战绩最辉煌的时刻。此类第三方独立调查机构已经成为美国资本市场剿杀造假中国概念股的“赏金猎人”。他们获得的“赏金”,即是发表报告同时做空中国造假概念股的收益。在允许对每一家上市公司做空的美国资本市场上,上市公司股价的每次下跌都可以转化为做空者的收入。


  “现在市场上冒出来的40家做空网站中,我是时间最长的。”莱福特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说,“我已做了十年。”


  莱福特认为,做空者的贡献是为市场增加了平衡。当他听到中国市场尚无做空机制时表示,“这真是有趣。许多时候,做空者令公司保持诚实。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们也会有的。”


  23岁时被禁入


  “我喜欢让焦点对准信息,而不是信使。”和美国另一家独立调查机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一样,莱福特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但不希望媒体聚焦于“他是谁”。


  面对异国采访者,莱福特特地放慢语速,字斟句酌,他不愿意透露自己的个人履历,只愿自称为“独立服务机构的专业人士”。


  根据他公开透露的内容以及公布在社交网站上的信息,人们可获知,莱福特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现居于洛杉矶地区。


  莱福特大学毕业后曾在一家期货公司工作,还曾被美国期货协会(National Futures Association,NFA)自1998年起处以禁入该行业三年,当时莱福特才23岁。如此推算,莱福特如今只有36岁。


  美国期货协会当时的处罚报告认为,莱福特发布虚假和误导性的信息以欺骗或诈骗客户,其行为违背了公正和公平交易原则,禁止他三年间与NFA成员有任何联系,命令他接受道德培训课程,等等。


  “那就是大学毕业以后的第一份工作,才干了八个月,不是什么真正的经历。”莱福特辩解。


  2001年,莱福特建立了一家博客网站,专门发布看空公司的研究报告。这个网站此前叫做“股票柠檬”(Stocklemon),喻意可能来自美国的经典民谣《柠檬树》歌词:“柠檬树很美,柠檬花芳香,柠檬果却难入口”。2007年更名为现名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仍取“柠檬”之意。


  此前的九年中,莱福特一直集中于研究被高估的美国本土股票,并没有进行太多“打假”,直到最近一年遇到了大量涉嫌造假的中国赴美“后门上市”的公司,如鱼得水,揭露报告一个接着一个。


  “我从未在华尔街工作,没有金融方面的高级学位。人们知道之后会说:嘿,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但我不在乎,我的工作不证自明。”莱福特说,他做现在这行已有十年,专栏文章有160篇。“十年是很长的时间,我的信用记录很好。”


  讲故事的人


  香橼研究的路线并非一开始就大获成功。莱福特说,直到最近四年,他的网站才算取得了比较大的成功。“我开始能够讲述一个更好的故事,研究也更加出色,关键是发现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并把这些信息传递出来”。


  他不关心网站具体流量,也说不出具体有多少读者在读他的报告,只知道每次贴出报告时,网站的流量便显著上升。“多少人来访问,对我来说真的没区别,我又不卖广告,也不准备出售网站。”莱福特说。


  2007年6月,莱福特发表了对美国公司Home Solutions of America(HSOA)的研究报告,称其为“简单明了的诈骗”。这份报告列出了“HSOA永远也不会在今日股东会上回答的10个问题”,称如果HSOA公布关于合同的可验证的细节,并允许公众股东独立验证可信度,香橼研究将发布一份完整的道歉信,并立即改变说法。


  美国证监会(SEC)随后对HSOA展开调查,启动了民事诉讼程序,这家公司最终于2008年1月从纳斯达克摘牌。


  也正是从2007年之后,莱福特的目光开始对准了中国赴美上市公司。


  按照他的说法,对待中国公司的研究方法和美国公司不一样。他说自己并不具有信息优势,因此研究中国公司时主要使用“常识”;对于近水楼台的美国公司,他更多使用核心的研究方法。


  “一些中国公司的问题非常明显。在双金生物的案例中,它说自己有130个店铺,但如果你到网站上去看看,或者用百度搜一下,也许你就只能找到四家店铺。这太明显了,他们在撒谎。”


  虽然研究并非无懈可击,有时仅仅是对比工商年检资料和公司在美国发布年报的数字出入,但莱福特们的研究报告仍能让公司股票的持有者一夜梦碎。莱福特并不认为他给投资者带来了损失。“我的报告帮一些幼稚的投资者省钱了。”他并列举在其报告发布的第一天或者第二天,投资者有机会可以24元的价格卖出东南融通,现在股票已经停牌了;可以15美元卖出斯凯网络,现在的股价是7.5美元;可以在16美元卖出中国高速频道,现在股价是1.39美元。


  “我没有令人们亏损,而是帮他们省钱。我为人们省的钱比对他们造成的损失要多。”莱福特说,“我想写好的故事,想做好的研究。市场有自己的功能,会以自己的方式对待股票。如果一只股票被高估,它就应该下跌。如果一只股票造假,它就应该停牌。”


  在香橼研究发布报告之后,为了公平起见,莱福特也会和公司沟通,不过仅仅通过email。他从不与公司通电话,并表示没有兴趣与公司周旋。


  他也不肯透露自己如何锁定目标,称发现目标和调查重点是自己的成功秘诀和核心优势。不过,浑水创始人布洛克(Carson Block)曾对财新《新世纪》记者透露,中国公司的内部人、同行乃至中介公司等,都可能成为举报者。


  做空者


  无论莱福特或布洛克,从不掩饰自己从做空报告公司股价的下跌中可能获利。此类研究报告开头,作者通常在免责声明中表示自己只是揭露真相,不构成投资建议,敦请读者独立判断,并披露自己已做空该股。


  做空风险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判断失误,被公司提起诉讼,二是市场不买账,股价节节上涨,空头损失惨重。


  猜猜过去十年里,那些满腹委屈嚷嚷要起诉莱福特的公司,有几家最后动了手?“四家。不过有几起诉讼并不重要,你该问我输了几次——零次。”莱福特说。


  莱福特承认,自己也曾经失手过。不过,从未在做空欺诈公司上,而是在高估的股票上失手。“比如我认为公司股价会下跌,结果它上涨了。一个例子是新东方(NYSE:EDU),两年前我写了一个报告,但此后股价上涨了100%。我没说它欺诈,只是说对比其他中国教育公司它很贵。”他说。


  财新《新世纪》记者要求描述他从做空中获得的利润,莱福特回答说,“不如做多的利润大。真的,股票最多跌到0。但上涨空间是无限的,所以做多挣钱更多。”但他承认,做空是他主要收入来源,做空和做多收入比大概是二比八。


  “我也喜欢做多,做空是因为我擅长此道。所以我从不写文章推荐人们买入股票。”莱福特称自己的证券投资生涯早在1994年即开始。他不愿意介绍现在公司的结构和雇员人数,但称自己和很多分包商(sub contractors)一起工作。他未回应是否和对冲基金合作来做空目标公司,而后者因资金量巨大通常被认为是空方的真正主力。


  成为一个好空头的要诀是什么?“钢铁般的意志。别紧张,因为股价可能还会一直上涨。另外需要好的研究。最重要的,是需要知道自己何时犯了错,如果真的犯了错,要及早抽身。”他一一介绍这些基本的投资原则,仿佛并无超人之处。


  财新《新世纪》记者问莱福特是否在意被记恨。他大笑道,“我热爱自己的工作,不介意人们会恨我。记恨可能意味着减少竞争,减少了进入做空行业的人。”


  当财新《新世纪》记者问到他是否像布洛克一样收到过来自死亡威胁书时,他再次大笑否认:“这是华尔街!我有观点,别人也可以有。”但他表示,确实近期都不会到中国去。“我很想看看你们的国家,看看北京,想在那儿待一段时间,但我不确定那个国家是否想要我去。可能东南融通、斯凯网络和哈尔滨泰富电气(Nasdaq:HRBN)都会不太愿意。”富电气是香橼研究最新猎物。自6月1日后者发布研究报告的数日以来,该股跌幅一度达到19%。


  本刊记者王姗姗对此文亦有贡献


  安德鲁·莱福特简历


  安德鲁·莱福特(Andrew Left),现年36岁,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2001年创办博客网站,开始独立调查上市公司并投资;2007年以后因揭露和做空中国在美造假上市公司而声明大噪,至今从未失手。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