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团购

Groupon被指高营收高亏损 上市前深陷质疑

  Pop Diner,这家位于纽约皇后区的餐厅其实一点也不Pop(流行)。


  当记者购买了Groupon推销的优惠券后才发现,这家餐厅距离住所只有15分钟的车程。可记者在当地已经居住3年,却从未听说过这家Pop Diner。


  这是一张面值24美元的抵用券,记者为此只掏出了两美元。因为记者在Groupon网站注册后收到了一张10美元的抵用券,而上述就餐优惠券的售价是12美元。


  完成此项团购后,记者收到了来自Groupon——这家全球最大团购网站的欢迎信,成为其号称拥有的8000多万用户中的一员。


  而在吸收记者成为正式会员的过程中,Groupon的花费是10美元。然而,这并不能保证像记者这样的新会员以后会继续在Groupon团购。


  这正是这家全球团购“鼻祖”上市前深陷信任危机的缩影。


  在Groupon近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附有Groupon创始人、CEO安德鲁·梅森写给未来投资者的一封信。煽情之余,却也表达了“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之意。


  和中国很多“临门一脚”的公司类似,Groupon在当前这个无限接近上市的时点也遭遇了各界的质疑和抨击。


  事实上,对于Groupon的种种疑虑在其招股说明书中亦有迹可寻。


  例如,今年一季度Groupon给出了42%的利润率计,业绩却是亏损1.46亿美元。


  这一多少被认为带有“赔钱赚吆喝”的商业模式能否持续?


  10美元抵用券的奥秘


  Groupon踏上了美国本土公司新一轮的上市潮。


  美国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刚刚成功上市,此次IPO共发售784万股普通股,筹资2.17亿美元。这也成为继2004年谷歌上市融资16.7亿美元以来,美国本土公司最令人振奋的网络股上市交易。


  此外,有最新消息称Facebook可能会在2012年一季度进行IPO,上市后的公司市值很可能会超过1000亿美元。


  Groupon不甘寂寞,甚至已经开始高调。其董事长、联合创始人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曾经创立多家公司,其中两家也是上市公司。然而,如今这位上市经验丰富的老手似乎无知SEC的规定,在申请上市后的“缄默期”内高调接受媒体采访,并称会“大幅盈利”。


  这是底气十足的造势还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空喊?


  按照Groupon在招股书里的说明,公司今年一季度毛利率为41.9%。


  打个简单的比方,这意味着每卖出一张12元的优惠券,Groupon的收入为5.03美元。但如果算上Groupon为吸引新顾客而花费的10美元(上述10美元的抵用券),最后却是赔了4.97美元。


  事实上,根据Groupon的财务报表,公司今年一季度营销费用高达2.082亿美元,占到总收入6.447亿美元的32.3%,再去掉近60%购买商家优惠券的费用,结果便是亏损1亿多美元。


  目前,该公司巨额的营销费用已经成为投资者最大的忧虑。


  “吸引新顾客的成本非常高。”美国翁海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麦克·翁海告诉记者,“Facebook和Google正在尝试和Groupon竞争,他们有很多用户,而且赢得用户的成本低于Groupon,所以我认为Groupon在和他们竞争上困难不小。”


  波士顿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资本合伙人杰弗瑞·巴士刚也在分析报告中指出,Groupon优惠券每户商家每千人的出售量从2010年第一季度的12.14张,一路下滑到2011年第一季度的2.27张。可见,Groupon的许多用户已经不是活跃用户。


  不过,Groupon认为营销费用花得值,其招股说明书中称,去年第二季度花费了1800万美元用于网上营销以吸引北美订户,截至今年一季度,这些订户带来了6170万美元的毛利。


  但许多业内人士对这些订户的黏性表示怀疑。


  Groupon在招股说明书中也提到了一系列风险,包括“自成立以来,我们经历了净亏损,我们预计我们的运营支出将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里继续大幅增长”。


  漂亮“成绩单”背后


  根据Groupon的报告,公司2011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增长了14倍,至6.447亿美元,但自从2008年成立以来的运营亏损累计超过5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所说的营收是指公司不考虑任何成本的纯销售收入。


  也就是说,如果Groupon卖出一张100美元的餐厅优惠券,它的营收就是100美元,但这并没有将Groupon基于折扣的大小所返还给餐厅的费用计算在内。


  这在美国投资界是一种非常普遍的计算方法。美国的旅游打折网站Expedia及Priceline都是这样。记者从多家美国新开设公司的CEO处了解到,他们也都是这样的计算方式。因为投资者,尤其是私募基金衡量公司的投资潜力,主要看营收指标。这也造成一些CEO不顾成本,刻意拉高营收,从而能够交出漂亮的“成绩单”。


  按照Groupon近日提交的申请,预计最多可募集7.5亿美元资金,而公司估值被认为可以达到200亿美元。


  “很难对Groupon进行估价,因为它现在还在亏钱。考虑到有很多竞争者进入这个领域,这对长期投资者是场大赌博。”翁海说。


  一些分析人士甚至将Groupon和“庞氏骗局”联系在一起。


  美国在线教育企业Knewton创始人兼CEO乔斯·费拉雷撰文称,与Facebook等新兴社交媒体企业不同,Groupon并没有创造出价值,只是创造了一种并不稳定的均衡状态,有朝一日新客户增长不能维系的时候,它的整个运作模式就像是一场“庞氏骗局”,并将在5年内瓦解。


  且不论如此听来颇有些耸人听闻的论调,此前媒体曝光的一些细节已经值得关注。


  正如记者团购Pop Diner的经历,Groupon被指存在过度包装。据报道,一位为Groupon撰写马场团购文案的参与者表示,自己从未去过那家马场,但依然要写出颇具真实感的马场体验,吸引用户交易。


  问题不止于此。


  一家杂志近日披露了莱夫科夫斯基不为人知的过去。目前,莱夫科夫斯基是Groupon最大的股东,拥有公司上市前22%的股份。


  该杂志指出,翻看莱夫科夫斯基的历史,可以发现几点:营收高增长伴随着大幅亏损,喜欢在早期阶段卖出股票,遭到债权人和投资者的起诉。


  有消息称,在Groupon提交IPO申请前,莱夫科夫斯基和家人已经套现了3.82亿美元。


  高朋之忧


  “我们在新兴市场经历了短期内的快速增长,但我们不知道这些市场是否能够继续增长,或者能否保持现有增长速度。”Groupon的招股说明书中写道。


  事实上,Groupon与腾讯、云峰基金成立的中国合资公司、团购网站高朋也遇到了挑战。


  安德鲁·梅森上周访问了中日韩三个市场。


  在华期间,梅森犹为低调。在面对少数中国媒体作了数分钟演讲之后,梅森以“我还有一个重要会议”为由匆匆离去。


  在安德鲁·梅森眼中,高朋网COO欧阳云“在高朋具有非常强的领导力”。


  欧阳云告诉记者,梅森对“中国市场非常满意”。


  但现实是,高朋探路中国市场的前两个半月却遭到了较大挑战。


  5月11日,高朋网公布微博抽奖结果,但被网友曝光暗箱操作,内部员工获得大奖。次日,高朋网承认此次抽奖确实存在漏洞,公司将重新抽奖,并辞退了对此事负责的公司副总裁和相关员工。


  高朋的中国团队也在试图改变过去的局面,欧阳云向记者透露,高朋已经收购了2到3家小规模的团购网站。


  对于“庞氏骗局”的说法,欧阳云告诉记者,Groupon统计显示,在几千家的商户中,超过70%的商户表示Groupon带来的是回头客,他们很愿意继续合作,“在中国的高朋,回过头来要继续上高朋的商家数不胜数。”


  天使投资人薛蛮子认为,国内的团购领域肯定存在一些估值过高的现象,但相对来说,国内团购网站对团购市场仍然有强烈的信心。


  拉手网CEO吴波告诉记者:“其实团购网站盈利并不是问题,我们随时可以实现现金流为正,关键是如何持续提高网站的变现能力。”


  而美团网则强调团购网站要更加诚信,并提出一些具体的措施来防止团购作假。


  美团网CEO王兴表示:“做好自己的公司业务和提高用户的体验更加重要,因为团购是一场长跑。”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