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上市/股票

警惕上市公司产权制度倒退的风险

  说起资本市场中的风险,至今许多人仍对几年前“陕股百慕大”现象记忆犹新:连续3年每年一家上市公司退市,2004年达尔曼、2005年数码测绘、2006年精密股份;目前大面积上市公司盘子小、效益差、问题多,这些描述让人很难与陕西经济增速全国前四、GDP已过万亿这些事实联系起来。探讨风险管理在当地资本界已经成为挥之不去的话题。

  记者日前采访了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赵守国教授,赵教授长期研究上市公司和现代企业制度及发展战略,是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陕西省证券研究会会长,目前担任三家上市公司——陕国投(000563)、广电网络(600831)、烽火电子(000561)独立董事。

  《华夏时报》:近期国内上市公司中,因风险管控失误而导致重大经营问题的事件比较多,您能否分析其中的原因?

  赵守国:分析一下现在的上市公司群体不难看到,现在国内上市企业主要由两类构成,一类是国有企业改制而成,这类企业里,许多国有企业旧机制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许多企业经营中还是按照老的运营办法;另一类是民营企业,这些企业正在适应新的游戏规则,在原有的游戏规则中因为对诚信、信用的意识比较模糊,会导致许多不规范出现。

  这种现象的背后是我国市场化进程还很短,真正建设现代企业制度不过二十年左右,这一大背景决定了现在许多企业在治理上没有清晰的战略定位,尤其是在长远发展的路径上看不太清楚,于是导致发展过程中出现诸多盲目,企业不断追求短期利益,风险也随之而来,如果企业能把大方向看清楚,就不会有这些行为发生。

  《华夏时报》:从这些现实来看,企业经营中管理风险的解决之道在哪里?

  赵守国:首先需要国家宏观引导,资本市场中,近几年在市场化改革和现代企业制度推进方面出现了倒退现象,比如国进民退,甚至不断出现竞争性行业企业不断被垄断行业企业兼并的事件,因此宏观层面还是需要坚持产权多元化和规范公司治理这两个市场化改革的大方向。

  另外在监管层面,现在需要完善的地方还很多,合理的资本市场中,持股分红应该是主要投资行为,但在国内资本市场中是反过来的,上市公司给股东分红太少,投资者因为无法通过投资行为得到回报,就只好通过二级市场炒作来实现,包括现在创业板出现的高管减持、离职,都说明对上市公司本身缺少信心,这些都需要监管层在制度上进行限制和完善。

  在企业层面,目前首先需要解决企业治理文化、治理理念提升的问题。比如在美国,上市企业的大股东持股占比一般是5%左右,但国内大股东都希望控股或者至少在控股上占绝对优势。这种情况会导致上市公司仍旧处于习惯于老板说了算的状态,而事实上企业上市后最大的转变在于需要对公众负责,需要全体股东说了算。对这种治理文化的转变适应不好,就会发生许多经营行为的不规范,继而带来重大风险问题。

  《华夏时报》:您看即将到来的新三板中有没有什么风险问题?

  赵守国:首先把新三板完全放在高新区来做本身存在一定问题,因为这些企业并不都是高科技企业,另外未来新三板是否是全国统一市场现在还没有清晰,做法不清晰相应的监管规则、法律自然也会出现空白,这些都是未来的隐患。

  《华夏时报》:陕西近几年经济增速很快,但在与资本市场对接上却显得步履缓慢,这其中有无潜在风险?

  赵守国:的确存在这种现象,比如在无锡,一个地级市就有超过六十家上市公司,而陕西全省现有的上市公司不过37家。但陕西目前经济的体量已经进入万亿俱乐部,这种经济发展与资本市场衔接上出现的失衡主要原因在于陕西的经济发展是资源型的,这种发展特点决定了许多企业过分依赖政府、依赖资源,并且国强民弱,企业上市主要需要政府来推,靠市场自发力量出现的上市公司很少。现有上市公司整体特点是盘子小、缺少整合,同时发展还很盲目,其中潜在的风险的确需要引起管理层的思考和警惕。

  《华夏时报》:近期美国资本市场中的中国概念股遭遇了整体危机,成批股票出现股价下跌、“破发”、停牌甚至退市,这给国内企业在风险管理方面能够带来哪些警示和反思?

  赵守国:中国概念股在美国资本市场近一年来遭受的持续质疑和打击暴露出国内企业中一直存在的问题就是:股市文化的缺失。也就是说,对国内许多已经上市或者希望上市的企业来说,上市,无论是上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其目的都是“圈钱”,为了这个目的,企业不惜用作假账、粉饰数据等方法以便蒙混过关。但实际上上市的真正目的应该是做强做大推动企业发展,从而给股东更合理的回报,融资是个手段而不是目的。

  在美国自安然事件后萨班斯法案的出台,这一股市文化得以不断强化,并在制度上不断完善。比如萨班斯法案的主要内容就包括:设立独立的上市公司会计监管委员会,负责监管执行上市公司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特别加强执行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的独立性;特别强化了公司治理结构并明确了公司的财务报告责任及大幅增强了公司的财务披露义务;大幅加重了对公司管理层违法行为的处罚措施等等。

  而国内企业对于上市的认识,还有上市后在股市文化方面的建设都与这种市场环境相距甚远,美国投资者对中国概念股质疑的主要方面如未能满足信息披露条件、不符合交易规则、财务造假等就是最明显的证明,因此这次中国概念股的危机对国内上市企业在风险管控方面最大的警示就是一定要树立正确的股市文化,否则迟早要出问题。

  《华夏时报》:在国内资本市场上,曾经的陕西概念股似乎也出现过类似的信任危机吧?

  赵守国:对,大概是五六年前,陕西股整体在国内资本市场中的形象就有些类似如今中国概念股在美国股市中的形象,退市者多、业绩差,像国内股市的第一家退市企业达尔曼,2002、2003年连续两年的财务数据都是虚假的,后来还连续有数家公司退市,当地真正的优势产业无法上市,效益不好的企业却一直占着壳资源,不过近几年当地政府也意识到这一点,现在改进也很明显。

  《华夏时报》:联系国内、国外的这些事件和现象,您觉得除了理念和文化上的问题外,制度上有无不足?

  赵守国:其实国内在风险管理以及资本市场监管方面的制度设计是健全、完备的,只是在怎样让这些制度发挥出作用方面没有制衡,也就是说,这些完美的制度在实际执行中大多是大打折扣、流于形式,这恐怕是当前监管层最应该反思的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