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B2B

阿里巴巴卫哲下台背后的莆田打假风暴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中国乃至世界鞋业的重要生产基地福建莆田,正在遭遇一场由阿里巴巴(01688.HK)蝴蝶效应引发的风暴。

  今年2月21日,阿里巴巴宣布,2010年该公司有约0.8%、即1107名“中国供应商”因涉嫌欺诈被终止服务,该公司CEO卫哲、COO李旭晖为此引咎辞职。而上述账户已经被全部关闭,并已提交司法机关调查。

  随后,针对淘宝网的假货及消费者维权问题,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呼吁媒体关注福建莆田、泉州一带,“去看看,你会震撼的,那是黑色产业链,制假基地。”

  而媒体甚至公开指称,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市场上90%以上的假冒运动鞋来自福建莆田。

  一时之间,偏处东南沿海一隅的地级市莆田,被推到了漩涡的中心。

  真相究竟如何,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为此奔赴莆田明查暗访。

  地下产业超过官方产值

  “按照上级部署,自去年11月开始至今年6月,开展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犯罪专项行动。”莆田市公安局一位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此类犯罪活动区域化、产业化、国际化相当突出,我们今后将继续保持高压打击态势。”

  然而,有关方面迄今并未统一公布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伪劣商品犯罪专项行动中针对莆田的成果,不过,散见于相关部门工作简报中的案例,已足以让人触目惊心。

  去年12月23日,福建警方在莆田市荔城区捣毁一个特大假冒注册商标产品的窝点,抓获1名犯罪嫌疑人,现场查获假冒澳大利亚知名品牌“UGG”雪地靴21.4万双,假冒“耐克”注册商标运动鞋2.6万双,涉案金额1200多万元。

  今年5月21日至24日,广州市公安机关成功破获一起外国人贩卖假冒运动鞋案,抓获6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外籍人员3名),查获假冒“阿迪达斯”运动鞋1.8万余双,涉案价值近1000万元。经查,一名美国人于2008年2月在广州注册成立香港STYLASIA有限公司广州代表处,长期从事向境内外销售由莆田提供的假冒运动鞋犯罪活动。

  而截至2月10日,莆田市工商局就商标侵权问题查扣电脑主机32部,阻断网店链接458条,关闭了“莆田学生街网站”、“安福家园网站”、“莆田体育用品网”等网站及“群英鞋社”、“大自然贸易网”等多个网店。

  “杭州市公安局和阿里巴巴的相关人员,曾专程到莆田就阿里巴巴供应商欺诈案进行调查,要求通力合作,严格保密,争取短时间内打击活动取得重大突破。”上述莆田市公安局人士说,“国务院‘双打’(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记者注)督导组肯定了莆田此次专项行动取得的成果。”

  据了解,莆田此次专项行动的主要做法分为两个方面:首先,将标称“仿鞋”、“精仿鞋”、“高仿鞋”等字样的网站(网店),或依托淘宝网等第三方平台的在线网店,纳入重点追踪监控范围,通过分析、比对、排查互联网监测中心数据和落地终端,进行精确打击。

  其次,对尚未发现经营商标侵权产品,但拥有大量侵权商品图片等数据资料的网店链接,由网络运营商或接入商直接关闭或屏蔽IP,并对从事网上商标侵权经营提供技术服务的经营,进行排查处理。

  随着一批生产销售“高仿鞋”的“巨头”相继落网,莆田业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昔日繁忙的生产交易场面,如今已难觅踪影。

  “伪劣有毒的食品,人人都不想买,可是对人人都关注的食品安全问题一直无法解决,冒牌鞋类怎么可能根除。”莆田当地一位公务员认为,“冒牌鞋价格低,不仅国内需求大,国外也是供不应求,有需求就有市场,这种现象将长期存在。”

  一位外地常驻莆田从事“高仿鞋”销售的人士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类似此次的专项行动打击,往年并不少见,但每次都是风头过后死灰复燃,根本防不胜防,“除非公安、工商等职能部门放弃其他工作,进行长期专门打击,但即使遏制了莆田,其他地方呢?”

  其实,莆田仿冒鞋“春风吹又生”并非只是民间说法,从有关部门历年的打击成果总结中,亦可见此项地下产业的顽强生命力,仅2006年,莆田公安机关查获的假冒耐克商标标识就达120万余个;莆田市工商局2007年4月的一份材料称,近3年来,莆田市工商系统共立案查处各类涉外鞋类商标侵权案件294起,案值300多万元,罚没款216万元,没收假冒耐克等名牌运动鞋33000多双、鞋底5000多双、鞋面9000多双、商标标志12万多张,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的6件。

  据上述人士透露,仅在莆田,从事地下“高仿鞋”生产销售的人员就超过10万人,其中专门从事“高仿鞋”贸易的人员就有2—3万人,“这些人中有莆田本地人,也有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的人,莆田不能做了,他们也会转战其他地方。”

  对于莆田每年“高仿鞋”的销售额,该人士称,这项地下产业的产值,至少不低于当地官方公布的鞋业总产值。

  相关资料显示,2010年,莆田制鞋产业产值将近500亿元,其中出口近20亿美元,位居福建第一,从业人员超过20万人(也有说法是50万人),而莆田户籍人口仅300余万人。制鞋是莆田的支柱产业之一,拥有3000多家鞋企,年产鞋10多亿双,位居该市十大产业集群之首。

  得天独厚的仿冒鞋生产条件

  陆域面积4119平方公里的莆田,是福建省除了厦门外最小的地级市。

  就这么一个小地方,这几年名声在国内外骤然显赫,皆因这里“驰名中外”的“高仿鞋”。

  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是,全球每3双耐克中就有1双是仿款,产地来自中国、越南、哥伦比亚等地,而目前国内市场上90%以上的假冒运动鞋来自福建莆田。

  数据如何统计及其来源已经无从考证,但不争的事实是,来自莆田的“高仿鞋”最受市场欢迎,青睐程度堪比正品。

  “莆田生产的‘高仿鞋’的材料和技术都比较到位,质量高于其他产地,这与莆田制鞋历史较长、产业链完整有关。”一位莆田当地制鞋业内人士说,“耐克、阿迪达斯等在中国的代工厂都设在莆田。”

  更重要的在于,莆田还被授予中国鞋业研发设计中心、中国鞋业信息中心、中国鞋业创新示范基地、中国鞋业出口基地,这在国内制鞋产业基地中无与伦比,就连号称鞋都的晋江在此方面也无法比肩。

  莆田独树一帜的制鞋工艺和产业集群优势得益于台湾的产业转移。莆田位于福建沿海中部,与台湾隔海相望,距台中市仅72海里。

  “莆田是大陆最早嫁接台湾制鞋产业转移的地方,上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发展制鞋业。”莆田一位政府部门相关负责人说,“早前主要是来料加工。”

  而台湾鞋业界已掌握了世界80%以上品牌鞋的生产和贸易。

  “莆田仿制品牌鞋应该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上述莆田制鞋业内人士表示,“那时,莆田一些实力较强的鞋厂开始为国际品牌代工,周围的厂家就通过贿赂特许生产企业的员工,千方百计将其鞋样和设计图弄到手,然后进行仿制。”

  很快,仿制品牌鞋传奇般的发迹故事开始流传,见有利可图,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其中,得天独厚的地下产业链也跟着日趋完善。

  “不要小看处于灰色地带的仿冒鞋,现在的一些富人就是从这里掘取了第一桶金。”上述人士称,“仿冒鞋的兴盛时期是在2005年之后,这两三年达到巅峰。”

  该人士透露,鼎盛时期,莆田有数以千计的作坊式加工厂在生产仿冒鞋,这些地下加工厂主要分布和聚集在莆田的七步、华林、新度、黄石、梧塘、西天尾等地。

  根据当地政府统计的鞋业增长数据,似乎地下仿冒鞋也跟随着方兴未艾。按照莆田市“十一五”规划,到2010年鞋业要实现产值200亿元,但这一既定目标,提前两年就已实现。

  “地下加工厂很多设在民房内,平常都是大门紧闭,或者夜间生产。”上述莆田制鞋业内人士说,“由于订单源源不断,就连一些正规制鞋工厂也加入其中,通常是两条生产线进行阳光化生产掩人耳目,更多的生产线则转为仿冒鞋生产。”

  这样生产出的仿冒鞋,通过隐蔽的渠道被运到世界各地,而随着销量的不断增加,生产技艺跟着逐步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