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业界

雷军求伯君张旋龙媒体沟通会实录

雷军:我知道金山担子很重 只能拼命往前冲

中间为金山软件新任董事长雷军(腾讯科技摄)

  腾讯科技讯 7月7日消息,金山软件今日下午举办媒体沟通会,新任董事长雷军(微博)、执行董事张旋龙与前金山软件董事长求伯君就腾讯入股、董事长更替及金山未来发展等问题与媒体深入交流。

  以下是实录:

  求伯君:大家好,在这样的情况跟大家见面我还是很开心的。其实大家比较关心我为什么会有突然退休的想法,因为这两天也接到一些媒体打电话问,我想与其一个一个说,不如找一个时间说说我的想法。

  其实很多年以前,我一直有这个说法,我提过一个观点,我觉得人一生之间退休要趁早,但是实际上由于很多客观的条件,客观的因素,这个退休实现起来有难度。真正提到议事日程上是去年三四月份,我正式提出我要退休,在去年的时候,当时雷总事情比较多,工作比较忙,他想了很久比较很难接受。

  就这样一拖又过了一年,我觉得主要我自己想为什么要退休呢?一方面,我觉得我快50岁了,也差不多,也该到了,从20岁开始闹革命也快30年了,应该是差不多了。

  第二,主要是压力比较大,精神压力比较大。因为我们早期从一个程序员开始,我擅长的工作是写程序,技术方面,搞管理本身不是我的擅长。这方面其实是我的弱项,我觉得人的一生之中最关键的是对自己要能够有所了解,不是说自己什么都能干,都是万能的。

  实际上在公司1998年我们当年从联想入资的时候,从那时候推荐雷总做我们的CEO做管理,管理确实不是我的强项。2007年,当时雷总由于身体原因暂时退下CEO以后,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临时接了CEO,三年下来,我确实感觉到无能为力,所以去年开始真正提到议事日程上,希望真正的退下来,经过多次跟雷总沟通,最后还请我们的老板,就是张旋龙张总,请他一起出面,请雷总再度回来带领大家一起把今天这个事情做好。

  经过多次跟雷总沟通,最后雷总碍于我们两个人的情面,无法推托,不得不接受了诚挚的邀请,所以说对我来说,真正的是完全能够退出经商的日常管理,做一个快乐的股东。未来的话,我想一方面我们整个董事会全体也很看好雷总在未来带领大家走上事业的一个新的高峰。另一方面,我和旋龙也会支持以及配合雷总的工作。

  昨天我们接受了腾讯对金山的投资,我们看到一些消息,说腾讯成为金山最大的股东,说腾讯是不是金山的控制人呢?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我跟雷总当时签署了一个协议,我们是捆绑在一起的。可能大家不太清晰,今天我跟雷总商量,我们加强创始人对金山的控制地位,我把我剩下的股权和旋龙剩下的股权,通过协议的形式,全全委托给雷总,也就说让雷总真正成为金山第一控制人,我们今天也是签署了正式的协议,我们以这样的实际行动来表示金山仍然是我们以前创始人能够控制的,腾讯只是我们的战略投资者。

  张旋龙:金山我也是创始人,金山是我父亲的名字,把这些东西给雷总很多压力,最少跟他谈了二三十次才愿意出山,而且也不单是董事会的成员认为雷总最适合做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包括我跟中层的干部都认为雷军回来是最好的,所以他回来了,很高兴。有一个协议,我剩下的股份,跟求伯君下的股份,全全委托,法律效力给雷军,雷军间接控制了22.89%的股份,是最大的股东。

  求伯君:我跟旋龙承诺未来三年不会再减持股份,所以我们对未来还是很看好的。

  雷军:第一,我们金山两位创始人剩下的股份三年锁定,第二,我们已经签署了一份正式的协议,就是他们两位的投票权全部委托给我,使我们整个创始人的团队持有金山22.89%的投票权都委托给我,这里也是一个比较正式的说法。

  记者:雷总你投资了非常多的天使投资公司,以前这些公司是退出了,是跟金山合作还是跟腾讯合作?

  雷军:第一,我跟两位老板一样,我对金山怀有很深很深的感情,这个感情无法用语言和文字表达。二十年前,我22岁的时候加入金山,当时金山只有五六个人,我是第六个人。没过多久,承蒙两位老板厚爱,我在1993年做了常务副总裁。所以我在早期一直是配合求总管理公司的。

  1998年求总提名,董事会任命为我做CEO的时候,公司还没有到78个人,从98年到现在10年,金山到现在一两千人的规模,而且完成了IPO,我想我在金山工作的时候,我想每天十几个小时,每周七天,把我全部的心血和热情都倾注在这家公司里。怎么讲呢?我们金山有一句广告语,“我的青春,我的金山。”反正每每看到这句话,我也是感慨万千的人之一,因为我们还有非常多的金山的同事们把热血和青春放在了金山,当然也包括求老板。

  所以第一方面我对金山的感情实在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虽然这三四年时间里,我不在金山的第一线,但我一直是金山的副董事长和主要的股东。所以参与还是比较多的。

  第二个问题,我有一个基本的出发点,只要我可以做的话,如果金山有任何困难和问题,都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说的夸张点,我都愿意为金山赴汤蹈火,一睹我把金山看做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我很纠结,纠结的原因是在过去三四年时间里,我投资了一些公司,像凡客诚品等,在三个主要的领域里都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一方面是我运气好,而且这些创始人都非常的出色,也给了我很大的回报,他们做的很成功。但是这十几家企业的确需要很多时间的呵护和参与。

  我投资度非常之高,在凡客刚开始创业前九个月我花费了蛮多的时间,去年的六七月份的时候我跟求总讲,第一,我是坚持不加班的人,他们说我很辛苦,我说没有,我坚持不加班,当然以后我也希望星期天不做,还是不想加班。但是我们在这个环境里,做一个创业者,没有6×12小时的态度的话,可能也很难把事情做好,反复纠结之中最终找到了一种解决方案,去年被很多也是误读和漫传的。

  当时我这样说,金山的业务我比较熟,要不然我协助你做一些工作,我每周参加金山的理会,帮助求总推动金山的这一次改革。所以我自己认为我还是下了蛮大的功夫,我其实是分管金山新一轮的改革。所以就有了独立子公司、金山毒霸和可牛的合并一系列的工作。过去的一年,应该来说要么已经完成,要么接近完成,所以我认为我可以专心的对付我自己的那点私事。没想到一个多月前,求总又来找我,包括帮助张老板一天一天的说服我。也给了我很高的评价和夸奖,求总他反复表态,他实在是想退休了。

  其实我特别的理解求总对金山的贡献。我觉得今天的求总已经为金山,为整个行业这么多年的打拼,他觉得他想彻底退休了。我在这个问题上,我在尽我最大的努力,求总说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是有的。但是我知道金山是多么重的一副担子,我知道很多人在看着我,尤其是我们的员工,我们的用户,我们的股东在看着我,我说我只能拼命往前冲,冲的怎么样,这两位老板他们都百分之百信任我,支持我,但是我想跟大家表达的是,的确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难的事情,但是上周五,我正式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然后出任董事长。这是我想讲的第二个话题。

  • 1
  • 2
  • 3
  • 4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