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热点

默多克的英国滑铁卢

  英国《世界新闻报》把电话“窃听”手段用在上至王室成员下至贩夫走卒身上的丑闻曝光后,默多克出其不意地打了一张令外界吃惊的牌——短短几天之内,便关闭了这家有168年历史、全球读者最多的英文报纸。


  但树欲静而风不止,“窃听门”事件还在愈演愈烈,煮熟的鸭子眼看也要飞了——7月11日,英国副首相和文化大臣公开劝诫默多克停止买下天空卫视剩余股权的努力。


  默多克的传记作者透露,新闻集团讨论的解决方案甚至包括卖掉旗下全部英国报纸。比起在英国构筑的媒体版图,默多克似乎更有理由担心眼下的大火会蔓延到他在美国的业务。


  英国首相卡梅伦也因此处境尴尬,《世界新闻报》发生多起窃听案期间的时任主编布鲁克斯与他私交甚好,继任主编库尔森则在2007年因窃听案辞职后就被他聘为新闻秘书,卡梅伦当上首相后,更力排众议,一度将其推上首相府媒体及公关事务负责人的位置。


  一位德国媒体驻伦敦的资深记者对本报说,“默多克的公司任由这种无法无天的文化蓬勃发展,而英国的政治体制竟长时期对这种状况采取绥靖态度。而现在,就到了大家都必须付出代价的时候。”


  “这是一个新闻媒体监督和权力之间重新平衡的时刻,”伦敦政经学院新闻学者贝克特(Charlie Beckett)说,“英国政客历来保持新闻媒体发表意见的自由,更不会试图去改变它。但现在,监督方式明显需要变化。不过如果我们想要被告知议员开支丑闻,我们仍需要不受约束的记者。”


  默多克的英国滑铁卢


  “很简单,我们迷失了方向”


  2011年7月10日,最后一期《世界新闻报》上市,头版写着大大的两行字:“谢谢&再见。”对于这份1843年10月1日在伦敦首次发行的周报没来得及过第168个生日就匆匆永别,当天的社论里这样解释:“很简单,我们迷失了方向。”


  当天,默多克飞抵伦敦,亲自挂帅处理其英国分公司新闻国际面临的危机。就在他到达的同时,新闻国际的首席律师宣布离职。


  在英国媒体圈,《世界新闻报》一向以不择手段地获取八卦猛料而闻名。它的记者既会从名人家门口的垃圾桶中翻找线索,也会装扮成石油大亨把英格兰足球队教练骗到中东的豪华游轮上见面,还会为了拿到独家新闻向受访者支付令人咂舌的高报酬。


  研究英国小报历史的学者霍利(Chris Horrie)指出,《世界新闻报》在19世纪创刊时,是属于针对英国半文盲群体的“下里巴人”报纸。在1969年被默多克收购后,《世界新闻报》从此改头换面,并成为有偿新闻的领军者。它曾经搜罗并花钱买下一周内所有关于名流政客的花边新闻,加上吸引眼球的罪案报道,很快就把自己打造成为星期天的“小报之王”。在鼎盛时期,每周销量超过800万份。


  即使这几年销量下滑,也超过280万份,仍遥遥领先于英国其它周日报刊,也是报纸广告第一大户,号称拥有750万忠实读者,这些人主要是普通市民。


  2006年,《世界新闻报》差点阴沟翻船。该报王室事务编辑古德曼(Clive Goodman)与一名私人侦探被发现窃听威廉王子助手的电话,并于2007年1月被判入狱。该报当时的主编——如今是道琼斯首席执行官的莱斯·辛顿(Les Hinton)——向英国议会作证时声称非法窃听只是古德曼个人行为。后来,英国警方针对该报窃听政客和演艺名流电话案的调查也不了了之。


  自那以后,该报也曾受到过一系列电话窃听指控。不过,在大众印象里,这家报社挖掘隐私针对的对象总是名流政要,提供的又是大众喜闻乐见的饭后谈资,所以多数英国人对此不以为意。


  窃听案自去年底再掀波澜。英国一位知名女演员在法庭上指责《世界新闻报》截取她的电话留言,该报一位涉事高级编辑被停职,事发时担任该报主编的库尔森也被迫辞去首相府新闻官的职位。今年1月,英国警方宣布恢复对窃听案的调查。从那时起,警方接连发现新的窃听案证据,但事件影响仍有限。


  真正的爆炸性后果发生在7月4日至5日,英国媒体连续爆出《世界新闻报》记者涉嫌窃听谋杀案受害者家属、“7·7”伦敦地铁爆炸案恐怖袭击受害者家属、甚至阵亡英军家属的电话,并贿赂警察以换取消息。


  一个引发众怒的案例是,受雇于《世界新闻报》的私人侦探曾窃听一位失踪女孩米莉的手机语音信箱,当米莉家人和朋友的留言占满了语音信箱后,侦探删除了部分已窃听过的留言。这让米莉家人误以为孩子还活着,实际上那时米莉已被害。


  “7·7”事件一位受害者家属愤怒地表示,他希望看到默多克的新闻国际集团被“吊死、车裂、大卸八块”。


  7月6日,越来越多的英国公司纷纷表态,将拒绝再在《世界新闻报》上刊登广告。7月7日,默多克的儿子——新闻集团副总执行官、新闻国际总裁詹姆斯·默多克宣布《世界新闻报》关张。新闻集团董事长默多克也通过一份书面声明,声称小报记者贿赂警察、窃听电话的做法“可恶且无法容忍”。


  默多克的英国滑铁卢


  “权力第三极”之变


  有《世界新闻报》的员工私下里说,默多克这样做是想舍车保帅,以免影响到收购天空卫视的“大局”。


  即使销量贵为翘楚,《世界新闻报》一年收入不过10亿英镑,而默多克在英国的另一块重要资产——天空卫视39%的股份——上年度收入59亿英镑。


  《世界新闻报》属于默多克传媒帝国的孙子级下属资产,是新闻集团(News Corporation)英国分支新闻国际(News International)旗下新闻集团报业(News Group Newspaper)的一分子。


  过去40年,默多克相继买下英国销量和影响力最大的几家报纸,除了《世界新闻报》,还包括《泰晤士报》、《星期天泰晤士报》和《太阳报》,拥有英国最大的报业集团。不过,在默多克的帝国里,这些来自英国的报业资产只占他整个报业资产的10%。


  默多克的“大局观”很容易理解,但现在看来,事情的发展正在超出他的掌控。


  警方最新的调查显示,陷入电话窃听案的并不止《世界新闻报》,而且媒体使用这种违法手段截取新闻线索的做法可能比想象的要更普遍。


  传媒律师刘易斯(Mark Lewis)就表示,窃听私人电话的行为不止存在于《世界新闻报》一家媒体,他有4位当事人曾遭4家不同媒体窃听。


  一个最新披露的窃听案受害者——英国前首相布朗的遭遇令媒体哗然:除了《世界新闻报》,默多克旗下的另两份报纸《星期天泰晤士报》和《太阳报》也曾在不同领域窃取布朗私人信息,包括假扮成他本人打电话获取他的财务信息,并非法获取布朗儿子的医疗档案。


  布朗在去年大选失败后就向警方提出调查请求,怀疑自己也是报界窃听活动的受害者。


  默多克旗下媒体的窃听丑闻无疑也给英国政界带来巨大震荡。在英国政坛,默多克一直被认为极有影响力,去年英国政府换届选举时,默多克旗下媒体全部力挺保守党,为保守党胜选摇旗呐喊。


  对于默多克提出要收购天空卫视剩余61%股份,卡梅伦也毫无阻挡之意。倒是跟保守党合组政府的自由民主党一直耿耿于怀。


  窃听事件曝光后,自由民主党及反对默多克全资收购天空卫视的势力趁机呼吁保持一个国家媒体多元化和相互监督的重要性,避免默多克集团滥用他们所占据的强势媒体地位。


  英国下议院的议员们还纷纷要求卡梅伦必须就他如何聘用库尔森担任媒体顾问给出具体细节。库尔森上周五因窃听案被捕,随即获得保释。


  英国传媒监管机构OFCOM表示,他们正密切注意有关《世界新闻报》涉嫌从事非法活动调查的进展。


  OFCOM认为,属于默多克新闻集团的《世界新闻报》编辑部长期以来处于失控状态,这将会影响是否允许这家公司收购英国最大卫星广播公司BSkyB的决定。


  如果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也对新闻集团涉嫌向英国警方贿买信息指称展开调查,新闻集团可能将面临1亿美元的罚款。


  对默多克而言,这很可能不是一个结果,只是更坏结果的开始。


  有英国专栏评论家说,对默多克而言,这是企业版的欧债危机。如果调查深入,默多克新闻集团旗下的媒体可能会一家接一家地出问题。


  随着危机的深化,以往媒体依靠自我约束、监管缺失的日子可能在走向终结。卡梅伦在10日透露,考虑设立一个新的新闻道德监管机构。


  英国现有的“报刊投诉委员会”是独立于政府的行业自律组织,负责调查处理公众对媒体的投诉。但它的经费都来自于各大媒体。


  卡梅伦希望成立新成立的监管机构应避免由媒体提供资金。这一提议已获得反对党的支持。


  公权力、公民权利和媒体权三极应该维持怎样的平衡正面临新的拷问,英国现有的权力格局调整可能无法避免。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