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Web2.0

窃听丑闻不断发酵 默多克遭遇滑铁卢

  除了公开道歉,默多克会以怎样的方式来度过这起震惊全球的窃听丑闻?


  除了要面对7月19日即将举行的英国下院听证会之外,新闻集团在伦敦激起的强烈反对也开始渐渐波及到美国等其他地区。外界普遍认为,默多克能够面临的最好结局是就此停止在英国市场的扩展步伐,而最坏的结局将是其全球范围内的业务都会面临类似在英国遭遇的指控。事态发展究竟将何去何从?


  收购天空电视台美梦破灭


  7月19日,R upert Murdoch即将坐在英国下院调查委员会的面前,就旗下报纸电话窃听以及其他腐败丑闻接受听证,他的媒体帝国近期一直陷在这些丑闻当中。对于美国读者来说,这种司法程序或许是陌生的,但整个事件的性质却是他们所熟悉的。一位首席执行官面对环绕着他的司法官员,并做出选择:是一声不吭坚持无罪,还是公开道歉以祈求赎罪。


  但是默多克并不会自己陷入这位首席执行官的窘境。这位牛津出身的澳洲记者之子、21世纪最具统治力的媒体集团掌门人选择公开刊登道歉声明。


  窃听一位被谋杀女孩的语音信箱、篡改证据、贿赂警察、非法获取前英国首相儿子的医疗档案———如果这一大堆针对新闻集团记者的指控都成为事实,新闻集团将至少对自己糟糕的内部管理感到无地自容。从新闻集团现有对此事调查的谨慎态度来看,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以上这些指控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都会得到充分的调查。


  但在现有丑闻消弭之前,不断发酵的事件已经影响到了新闻集团,尽管《世界新闻报》的盈利仅占集团总盈利的3%。默多克和他的管理团队已经撤回针对天空电视台全资控股的125亿美元竞标合同,受此影响新闻集团进军数字传媒并独享天空电视台强劲盈利能力的如意算盘已告落空。英国下院的议员们甚至还对默多克是否合适持有天空电视台现有的39%股权也提出了质疑。而在美国,两名参议员也呼吁对默多克旗下的记者发出禁制令,不管他们是否曾经窃听9·11事件受害者以及家人的电话。


  不断曝光的新闻集团丑闻并不仅仅是说记者为了获取信息可以不择手段。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新闻集团在西方媒体圈———特别是英国文化界———影响力的巨大。如果抛开个体事件,比如名人、公众人物以及受害者信息被窃取,整个事件也在佐证着英国媒体的影响力和公众权利是非常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的。


  在丑闻爆发之前,英国首相卡梅伦正集中精力推动英国多年以来最为严厉的预算法案。但现在,他的注意力不得不转向为自己雇佣前《世界新闻报》编辑安迪·库尔森作为顾问做出解释,同时还需要为自己与默多克传媒集团内多位高管人员的交情做出解释,其中包括默多克的儿子詹姆斯,新闻国际C E O丽贝卡·布鲁克斯等。


  新闻集团市值已缩水50亿美元


  早在2007年,当发行量达到280万份的《世界新闻报》首次出现非法收集信息指控的时候,默多克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一位已经被解雇的记者身上。这一事件现在似乎已经没人记得,当时《世界新闻报》记者克莱夫·古德曼被指控偷听英国皇室成员的电话。但最后英国警方撤消了相关指控,原因是证据不足。


  大都会警察局前副督察彼得·克拉克说,新闻集团内部的一系列非法新闻采访行为最终得以置身法外,一部分原因或许是调查机构的官僚习气和腐败,但这也反映了新闻集团内部应对该类事件的有效策略。克拉克7月12日在英国下院国内事务委员会作证时说,他们在接受警方早期调查的时候“完全不予合作”并且“撒谎”。“他们是一家有强力法律支援的集团公司,故意阻挠警方的刑事调查。我确信他们一定刻意隐瞒了一些信息。”


  默多克自始至终都认为警方对于自身新闻操作手法的指控是没有根据的。他说,自己商业上的竞争对手和一些政客正在试图制造一个虚假命题。“我们是遇到了一些这样的指控,但警察以往调查取证过程中也会遇到相关的指控。”默多克去年10月15日在新闻集团的年度会议上回应一位股东关于“窃听事件”的疑问时说。默多克挑衅地补充说:“指控是要讲证据的,但是没有人能够提交足够的证据。”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证据就摆在面前,而且此事对股东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自7月4日《卫报》刊登报道称《世界新闻报》记者通过窃听被谋杀女孩米莉·道勒的手机来获取新闻线索一事以来,新闻集团的市值已经缩水50亿美元之多。8天之后,新闻集团不得不宣布将动用股份回购计划来阻止股价的进一步下跌,新的计划较此前预计的高了三倍有余,达到50亿美元之巨。


  默多克和新闻集团的高管早先就此事断然否定的态度,以及在事态尚未恶化的早期拒绝开展充分而且公开的调查并非源于策略上的失误。根据默多克传记作者迈克尔·沃尔夫在2008年出版的《拥有新闻的人》书中所披露,这种态度早已经是渗透到执行层面的公司策略。“这是新闻集团理念的一部分,如果受到外界攻击,大家都会一致对外。他们倾向于将双方对立起来,而且自己永远都是对的,对手永远都是错的。”


  迄今为止,伦敦警方已经就此案至少逮捕了8名嫌犯,包括此前所说的被首相卡梅伦雇佣的安迪·库尔森。他一直拒绝认罪,并强调在他领导《世界新闻报》期间对卷入窃听事件的记者行为并不知情。在2007年到2009年间举行的听证会上,前《世界新闻报》主席莱斯·汉丁也表示尚没有证据显示有更多的记者介入到电话窃听案件当中。不过,在7月7日默多克的儿子詹姆斯在给内部员工的邮件中承认公司高管以往的证词存在误导英国下院的嫌疑。


  当2003年丽贝卡·布鲁克斯接受议会问询《太阳报》是否曾经贿赂警方时,布鲁克斯的回答是“有”。随后她表示无法回忆任何贿赂的具体细节。一些英国政客以及新闻集团的雇员最近开始要求布鲁克斯主动辞职。不过,当默多克7月10日抵达伦敦处理窃听丑闻的时候,曾经和布鲁克斯一起外出散步,并且很明显给予了她必要的鼓励和支持。


  如何渡过难关?


  这种反复不定只会加重外界对新闻集团的批评———其中就有前英国首相布朗———他指控默多克旗下的另外一些报纸,包括《太阳报》和伦敦的《星期日时报》采用非法手段收集他和家人的私人信息。有经验的观察家已经开始建议默多克退出报业,至少退出英国市场的报纸。“警方的调查将会持续数个星期,同时监管和政治环境也会发生改变。”纽约传媒行业分析师理查德·格林菲尔德说。“新闻集团最好是在一年内就退出英国的报纸行业。报纸对于新闻集团的盈利贡献微乎其微,但却成为麻烦不断的烫手山芋。如果退出这些产业,对于新闻集团的股票而言是利好。”


  更坏的情况却是,新闻集团在伦敦惹下的麻烦已经越过大西洋波及到美国市场。两位共和党参议员7月13日已经要求美国司法部、证券交易管理委员会对新闻集团展开调查。“新闻集团目前所面临的指控是非常严重的问题,这显示其曾经开展一系列非法活动,或许涉及数千名潜在的受害者。因此确保其不得违法美国法律,而且没有美国公民在此事件中蒙受损失将至关重要。”这两位参议员在写给有关机构的信件中如是强调。新闻集团在美国拥有27个电视广播牌照,这块业务的监管部门是联邦通讯委员会。美国法律要求持牌的广播机构具备“良好品行”,尽管监管部门很少动用上述条款吊销持牌机构的营业执照。


  尽管美国立法机构是否传唤新闻集团尚为不确定事宜,但默多克7月19日即将在英国下院面对的听证会却被视为新闻集团和英国政府态度的直接碰撞。“这些询问和刑事调查即便不需要经年累月,也可能将持续数月。这把卡梅伦拉下了水。”萨塞克斯大学政治学教授保勒说,“每当安迪·库尔森和布鲁克斯出现在媒体视野内,人们就会不由自主地质问:‘为什么卡梅伦会聘请这样一个人作为顾问?为什么他会和这些人走到一起?’”


  默多克一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懂得投桃报李。即便卡梅伦催促布鲁克斯引咎辞职,但默多克将一直支持她以及被卷入其中的其他高管成员。尽管忠诚在成功之路上是奢侈的。但在面对外界对新闻集团影响力和信条产生普遍质疑的情况下,或许忠诚才是稳定局面的最好办法。


  文:PaulM. Barrett,FelixGillette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