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卖头条”的总编

  检方指控:南阳市共13个县区中有11个向其行贿买党报头条,共计受贿近90次,涉及金额约15万元。此外,2004年至2009年,6年来,葛宏累计分得广告奖励47.8万元。


  国内报纸事业单位性质企业化管理的二元体系,一直是报业运营的困境所在,葛宏案所暴露出的采编经营不分,广告提成与奖励如何合法化,是解析这一体制困境的又一样本。


  祸起“小金库”


  2010年5月是葛宏近30年报业人生的一大转折点。


  据南阳日报社多名高层介绍,去年5月中旬,南阳市纪委突然对南阳日报广告部查账,并对相关账目予以封存。时任广告部主任在苏州出差,两天后返回即被纪委宣布“双规”,广告部库管兼会计也被纪委带走调查。


  南阳市纪委监察局一位丁姓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证实,这一轮对南阳日报的查处始于2009年河南省统一布置的对“小金库”的查办,其中南阳市抽查规划局和南阳日报,南阳日报此后的广告奖励问题以及葛宏的其他事情皆因此而被牵出。


  去年6月中旬,葛宏被免去党委书记、总编辑职务,改任调研员、党委委员,其职务由南阳市农办主任接任。自去年7月1日起,葛宏被要求到南阳市纪委谈话,每天上午8点到,晚上八九点左右回家,直至8月10日被刑事拘留。


  在被查之初,葛宏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大问题,对于纪委的调查,葛还宽慰妻子说,自己行将退休,接受调查相当于提前审计。在被拘前一周,葛宏还向妻子介绍称,纪委已无人找他谈话,他闲得靠背毛主席诗词解闷。


  家人的心态亦比较轻松,在被免去总编职务时,葛宏情绪一度低落,女儿葛音还给其发了一条短信:老爸,我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因为从今天开始,你的人生进入一个新阶段,不用那么操劳,真的可以享受正常人可以享受的生活乐趣。


  在持续多月的谈话中,对南阳日报相关情况的调查一直在深入,从逢年过节送给相关单位和个人的礼金和消费券,继而到广告奖励。


  葛妻称,迫于压力,葛宏退了广告奖金34万元。被要求退款的不仅是葛宏,南阳日报领到广告奖励的班子成员均被要求退款,不少退还总额均在30万元以上。退款后,除了葛宏,其他班子成员被免于追究刑责。


  在检察院反贪局的起诉意见书中,有一项罪名是私分国有资产,即指多年来对采编人员发放的稿酬、版费、夜班费等补贴。据南阳日报社员工反映,检察院方面称,报社作为事业单位已经发工资,发稿费应属私分国有资产。也许因该项涉及面广,到了葛宏案起诉书中,这项指控被删除。


  在检察院反贪局侦查时,对葛宏的调查增加了“卖头条”,检方为此调取南阳市11个县市区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的证言,整个南阳市只有葛宏案开庭所在的镇平县及宛城区没有涉及。有报社员工称,宛城区相关领导系镇平县调入,意即如果不是该案在镇平开庭审理这个因素,整个南阳市13个县市区应无一幸免。


  “四不总编”


  葛宏案的发生在南阳日报社引起极大的震动。7月12日上午9点,葛宏案在镇平县法院开庭审理,100多名来自南阳日报、南阳电视台及省内的媒体从业者等旁听,将镇平县法院最大的审判庭包括过道都挤得满满当当。葛宏案如何审理及判决,于这些媒体从业者无疑具有指向性意义。


  整个庭审气氛异常热烈,庭审六次被旁听者的掌声打断,审判法官以“你们都是公职人员,再鼓掌就出去”为警告,也未收到效果,一度葛宏起身向后伸出双手下压“你们别激动,不要吵”,示意旁听者安静才得以平息。


  在下午2点庭审结束后还押时,很多人围着葛宏长时间地鼓掌,葛宏只是抱拳答谢后登上警车,还有不少人跟着警车边拍车门边哭,有一个退休的老编辑还边哭边说:“这么好的人让他戴手铐,你们怎么忍心?”


  在葛宏案开庭之前,南阳日报社有300余名员工在一份呼吁信上按下手印,以表达对葛宏的支持。据参与签名按手印者介绍,该项签名在报社附近一辆小轿车内进行,持续两天后因签者众多,家属怕影响太大不敢再接受而告终止。


  南阳日报员工在庭审中的激烈情绪以及签名支持,更多缘于他们对葛宏的肯定性评价。


  今年60岁的葛宏近30年报业生涯与南阳日报共同成长。自1982年从郑州大学中文系毕业进入南阳日报伊始,除其中一年多任南阳电视台台长外,其余时间均在南阳日报,一步步从普通记者编辑,成长为报社中层,1997年担任南阳日报社党委书记、总编辑,直至2010年6月涉案之后,被免去总编职务任调研员。


  南阳日报真正意义上的跨越式发展是在葛宏任总编后的十余年间,1999年,南阳日报创办《社会早刊》,改革党报呆板的面目,以吸引商家订户和广告客户,发行量突破14万份,广告收入也由十年前的不足800万元,2009年达到4000多万元,固定资产由1000万元增至5000万元,同时跻身全国地市报50强,在河南地市报中也仅在郑州晚报和洛阳日报之后名列第三。


  随着报社的发展,员工的收入也逐步增加。据南阳日报中层干部介绍,报社采编的月收入在四五千元左右,比南阳普通公务员都多出千元,令员工们倍感自豪的是,时任南阳市长在考察南阳日报时对员工说:在葛总的带领下,南阳日报社的员工活得有尊严。


  虽然“家大业大”,南阳日报员工却多反映葛宏“很抠”,报社高层也介绍说,报社一年的招待费规定不超过10万元,葛宏本人又以“不喝酒,不吃饭,不洗脚,不打牌”的“四不”著称,相关县市区宣传部门负责人在自述给葛宏送钱时也称,因知晓葛宏不吃请不喝酒,才想到送钱。


  在葛宏被查后不久,其96岁高龄的老父亲过世,家人在整理遗物时发现,老人保留着自1998年以来自费订阅《南阳日报》的收据,其辩护律师李肖霖感叹道:作为一个报社总编,居然没有让老父亲享受一下免费阅报的“福利”。


  给员工解决困难,包括人员的调入,同样是不少人收钱的良机,但据该报社两名员工称,其亲属想调入报社,曾分别拿1万元和5000元拟给葛,但钱没有送出去,人调进来了。


  报社高层称,就是否查处葛宏的问题,南阳市委曾召开常委会讨论,在会上分歧较大。南阳市纪委还称,对于广告奖励是否违法,他们也把握不准,在向河南省纪委报告时,曾计划向河南日报了解相关制度以便于判断。


  这些分歧没能阻止葛宏开始被进入司法程序,南阳日报社有高层称,曾提醒葛宏要有思想准备,做好最坏的打算,葛宏还一度认为,自己没有事,不用担心,但在8月10日之前,葛宏对妻子讲到,自己开始预感,“他们要来狠的了”。


  在事发之前,葛还曾对妻子说,原来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有乐趣,每天充满新鲜感,也能为老百姓说点话,还希望自己将来退休后,能被别的报社聘请帮助把把文字关。但在形势严峻时,葛有些伤感,对妻子说,头一回觉得工作带来了痛苦,自己全身心扑在报社,现在被查很想不通。女儿葛音也说,此前父亲开始对她讲到一些坐过牢的名人,称他们都经历了牢狱之灾,出来还是好汉一条,她听了当时特别难受。


  “头条”的价值


  在对葛宏的指控中,外界反响最大的是党报总编“卖头条”。检方指称,葛宏先后收取11个县市区宣传部门等相关人员的贿赂后,为其在《南阳日报》头版头条发表稿件,受贿金额达12万余元。


  在“卖头条”一说公开后,舆论大哗,有跟帖者则称,葛宏显然是将头条“贱卖”,按其受贿金额及“卖”头条次数相除,每个头条的价值只在千元左右。


  根据葛宏的介绍,《南阳日报》的头版头条主要刊登国家及省市的重要工作和活动,也有少量为各县市区宣传部门所送,选择的标准是新闻价值比较大,导向正确,写作质量比较高的新闻稿件。


  据葛宏及南阳日报社几位高层的介绍,根据《南阳日报社稿件编审程序有关规定》的规定,头版头条通常由值班总编初选,签署意见后转给要闻部,要闻部集中一部分稿件后,再将稿件由葛宏审阅同意后方可发表。葛称,绝大部分都会维持值班总编的意见,少数也会作调整。


  葛介绍说,作为报社分管负责人,少量县市区宣传部门比较急的稿件,希望上头版头条,也会直接找到葛本人,经葛审阅同意后签署意见,再将稿件交要闻部安排刊发。


  在接受调查时,葛宏并不否认曾帮县市区相关单位签发过头版头条稿件,称县市区绝大多数没有带过礼品,个别时候带过少量土特产,从没有收过现金。


  其辩护律师李肖霖指称,《南阳日报》10年累计发出头条近6000条,但只有80多个头条涉案,显然不合逻辑。报社多位中高层在获知检方指控葛宏“卖”头条,称“是对葛宏的人格侮辱”。


  对于检方罗列的相关证据,自称送钱者均表示,在送钱后采取变通发票的方式报账,其中包括酱牛肉、咸蛋,烟酒等。李肖霖认为,变通发票无法证明送钱给葛宏,有些负责人还对送的钱数语焉不详,具体送钱参与者甚至互相否认,还有人虚报数额用于个人消费,有些发票及证言中数额均进行涂改,证明效力显然不足。


  检方在指控葛宏“卖头条”受贿时,列举的西峡县新闻科的证言称,每次都“把钱放在葛宏办公桌一张报纸下面”,李肖霖当庭反讽:“看来我的当事人的办公桌上永远放着一张报纸便于他们递钱。”


  相关证言中有些无法建立起“卖头条”的交易关系。如内乡县委宣传部在证言中称,该县很少随稿送钱,一般是到了春节利用慰问的机会,一次性拿5000元,以“取得对内乡新闻全年的支持”。


  有意思的是,邓州市宣传部门负责人提供证言称,2010年6月,还曾因想上头版头条找过葛宏帮忙,在单位支出1000元之后,500元给葛宏买了购衣卡,另500元用于自己坐车吃饭。李肖霖称,葛宏在此阶段已经在接受纪委调查,因而不可能还能帮其签发头条,指其证言作假。


  合作互利


  葛宏是否“卖”头条,目前法院未有判决,因而暂无定论。但据南都记者调查,因南阳日报的发行和广告均不同程度依赖于县市区宣传部门,这种单位利益上的互相支持,“头条”已成为双方合作关系的重要媒介。


  根据南阳日报高层的介绍,《南阳日报》14万份的发行量中,有七成属于公费订阅,每年南阳市委宣传部会召开报纸征订会议,将中央、省、市各级党报的征订任务分解到各县市区及市直部门,由这些部门的宣传部负责完成,甚至为了鼓励完成任务,南阳日报也会奖励相应广告版面。另在南阳日报4000余万的广告收入中,其中有两成以上来自于各县市区及市直相关单位的形象广告。


  头条对县市区宣传部门的价值同样重大。据报社一位曾在宣传部任职的高层介绍,每年南阳市委宣传部在对各县市区宣传部门的考核排名中,在中央、省市各级媒体发表稿件的数量和质量是重要考核标准,而南阳日报只有头版头条列入考核体系,以往还会将年终的排名发送至市委相关领导及县市区主要领导处。


  虽然在南阳市的街头看不到几份南阳日报在报摊出售,但据这些宣传部门负责人反映,其所在的县市区领导对在南阳日报稿件发放情况非常重视。方城县宣传方面负责人也称,在2006年以前,因领导不太重视,也无须到南阳日报做工作,但在2006年换了领导后,对宣传工作重视起来,他们才开始加强与南阳日报的交往。


  县市区领导重视的另一原因在于南阳日报作为南阳市委机关报,他们的工作成绩能够通过报纸为南阳市领导看到。报社高层称,南阳市领导对日报颇为重视,经常做出批示。就在7月18日出版的《南阳日报》报眼,就是一篇南阳市委书记李文慧对一篇河南打桩建房的报道批示,“请市防汛指挥部和苑城区政府政府派人了解,采取措施,严加整治”。


  另一个现实利益是,头版头条在考核中打分较高,不少县市区对发头版头条亦直接有现金奖励。邓州市委宣传部相关人员在接受检方调查时,还出具了一份2006年的领取奖励清单,其中《南阳日报》头版头条的奖励标准为每条800元。该市新闻科长在证言中称,为了在《南阳日报》发头条,送给葛宏的1000元中,其中800元就是从头条奖励中出,另外自己还自掏200元腰包。当检察人员问及为何如此时,该新闻科长称,一是有奖金,另外也是想让领导看到自己有工作能力。


  就如同律师所列举,并非每个县市区发头条都需要做工作。据南阳日报高层介绍,因在发行和广告上对县市区有一定的依赖,报社内部也形成一个“规矩”,对各县市区头版头条的发表时间进行排序,轮着发头版头条以平衡各县市区关系。


  另据淅川县宣传部门负责人向检方提供的证言,2009年,因该县境内南水北调移民工程进入高潮,各级媒体主动要求到该县采访的较多,有时甚至南阳日报都主动找该县要稿件,因而这一年中都没有主动找过南阳日报要求发头版头条。


  奖金分配被究


  葛宏所涉的另一项贪污罪名,是指其六年所得的广告奖励47.8万元。


  南阳日报的广告主要由广告人员组织,但并没有实行严格的采编和经营分离,采编人员也可参与组织广告,而南阳日报社长和总编都由葛宏一人担任,因而采编和经营两条线都不能少了葛宏,尤其是决定报社“钱袋子”的广告收入。在南阳日报社,葛宏还被封“大广告部主任”。


  根据南阳日报的相关制度,广告人员拉来广告后,可得到13%(后改为15%)的广告提成,但这一提成并不惠及领导班子成员。7月13日,葛宏在看守所又写下一份详细的陈述称,尽管领导班子成员个人平时对广告工作也做了许多贡献,但他却作出规定,严禁班子成员从中提取任何“组稿费”,主要是为了防止“与民争利”。基于班子成员平时的贡献和未提过“组稿费”的现实,年终广告奖金分配领导班子成员拿得多了些,这种分配办法和结果是否合理以及合理到何种程度,则是一个有待完善机制和改进办法的问题。


  多位班子成员证实,自2004以来,南阳日报通过领导班子集体同意,在每年的目标责任完成的奖励中,拿出部分发放给领导班子成员。根据广告部的一份2009年分配表,葛宏作为总编,2009年拿到9.6万元,分管经营副总拿到7.6万元,其他领导班子成员为2.5万元,编委一级为3000元。


  葛宏在接受检方调查时也确认,该项分配是经过班子集体讨论后决定,每年在广告部上报分配方案后,他做的最大一项修改是将自己的部分减少。“如果因此认定我有贪污、受贿行为的话,那么是否意味着,报社其他历任班子成员、全体编委委员以及大部分中层正职,都程度不同地涉嫌贪污、受贿了呢?既然属于同一性质的问题,那为什么单单追究我一个人的刑事责任呢?”葛宏在书面陈述中反问。


  在被调查这部分收入时,葛宏曾有些想不通,他还专门把自己自2004年以来亲自策划的拉广告的活动列出一张清单,并就此向学法律的女儿葛音咨询:如果按报社职工一样拿13%-15%提成,拉的广告算下来可以拿上百万,但自己只能领年终绩效,算不算合法所得?为什么算受贿?葛音告诉葛宏,这是完全合法的劳动所得。


  南阳日报社一名高层也介绍说,报社有句话说“葛总给南阳日报掖了一兜子钱”(意即赚了很多钱),特别是2008年因金融危机导致广告下滑,葛宏非常着急,策划了十个领域的十佳评选,甚至亲自给一些县领导和市直领导打电话拉广告,该项活动最后给报社进账600万元。


  在葛宏被查之后,南阳日报社领到广告奖励的班子成员均被要求退出该部分所得。一位高层颇为不解:南阳日报社是事业性质企业化管理,在没有一分钱行政拨款的情况下,每年上缴利税500万元,但报社连发奖金的自主经营权都没有。不仅如此,在葛宏案之后,今年5月上旬,南阳市财政局在清理巩固小金库成果通知中,也将新闻单位的广告收入列入国有资源(国有资产),使用须经市财政,扣除费用后,再按比率返还。在这位高层看来,这也意味着所有广告提成都成为私分国有资产,报社经营的手脚完全被捆住。


  虽然私分国有资产的罪名没有出现在葛宏的起诉书中,但这项调查对南阳日报影响至深,据报社高层介绍,除基本工资外,原先发放的奖金已经被全部停发,每名员工因而减少收入几百至几千元不等。


  在葛宏案开庭之时,河南多家地市报同仁也来旁听,对于广告奖励部分被控罪,一位地市报同仁大摇其头,在他看来,这是媒体行业的通常做法,如果照此去查“估计查一家倒一家”。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