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姜奇平:谁害了Myspace

  由于默多克的不明智,受害的不光有太阳(The SUN),还有空间(Myspace)。这个月,Myspace以3500万美元的低价,被卖给了数字媒体公司Specific Media。Myspace CEO麦克·琼斯(Mike Jones)证实,Myspace被收购后“将进行一系列重组,包括大幅裁员”,其本人也将在未来两个月后离职。至此,辉煌一时的Myspace曲终人散。


  大约半年前,《北大商业评论》的曹惺璧,曾专门问过我关于Myspace的问题。现在翻出来看,可以当作对Myspace的盖棺论定。


  曹惺璧找我主要是因我给《Facebook效应》做序而问Facebook方面的事,随便提到:“也说说Myspace。当Facebook在2004年2月成立时,万众瞩目的Myspace在美国已拥有超过100万名用户,很快在社交网络领域占据统治地位。而今,Facebook用户数已经超过5亿,代替Google成为美国访问量最大的网站,Myspace的访客数量则不断下降,2010年亏损逾一亿美元。新闻集团总裁默多克也后悔当初的收购,业界预言Myspace将面临再次被卖的风险。您非常了解两家企业的发展史,请您给我们分析一下造成它们差异的主要原因。什么造成了两大社交网站前后迥然不同的境遇?”


  我当时回答说:Myspace与Facebook有三个根本不同:


  第一,Facebook的理念是分享,发展的是熟人之间的关系,做的是礼品经济;Myspace的理念则是发现,发展的是生人之间的关系,做的社会化。Myspace把SNS误解为社会化,是主要死因。SNS的本质是社会资本,即关系加信任,相比较而言,二者都有关系,但Myspace缺信任,因此天然有残缺。只能做成社会化媒体,这已在2005年后过时了。


  第二,Facebook做的是平台,Myspace做的是应用。标志是Facebook有API,而Myspace没有,这是它第二位的死因。


  第三,Facebook是创业者一直做下来的,Myspace的创业者被新闻集团清洗了多遍,思路已经不连贯了。而新闻集团对互联网没感觉,是做传统媒体的,害了Myspace。


  曹惺璧接着又问:“中国的社交网站应该从Facebook和Myspace身上汲取什么样的经验和教训?”


  我当时回答说:


  中国的社交网站从Facebook和Myspace身上汲取的经验和教训,在我看来,第一,要学习Facebook做社会网络化(SNS),而不要只做网络社会化(像Myspace那样)。而社会网络、社会网络化服务(SNS)和网络社会化服务,是三个不同的东西,现在国内做的是串种的大杂绘。要象Facebook那样,聚焦到社会资本上做文章。另外,Facebook很复杂,远非一个SNS可概括,需要深入研究。特别要研究的是“人-人”计算理念(与谷歌“人-机”相反)和数据挖掘这些沉在SNS冰山下的海里的东西。


  我这次才注意到,半年前我提Myspace时,说了句它的“死因”。其实他那时还没有死。不过我潜意识里,觉得Myspace已经死了,或该死了。所以这话,现在说更加合适。当然,现在也不能说Myspace从法律的意义上已经死了,它只不过是被卖了而已。但是在我看来,其实琼斯上台前,Myspace就已死亡多时,主要是灵魂死了。Myspace出生就投错胎(选错了商业模式),但还算是有自己的基因;自默多克接手后,Myspace创始人Tom Anderson和Chris DeWolfe一走,是一个转折点,Myspace从企业基因的角度讲,就已经死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