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SDK商业化进程悄然加速

  移动互联网的金矿正被打开,众多掘金者蜂拥而至。不过,有人掘金,就得有人提供掘金用的铲子。在众多创业者将目光投向应用程序开发时,有一批人却另辟蹊径,将自己的业务锁定在为这些开发者提供基于SDK(软件开发工具包)的各种第三方服务。

  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的SDK商业化进程一度十分缓慢。随着移动互联网产业的爆发,现在,越来越多的IT公司发布了不同的工具(如:软件开发包、游戏引擎、各种插件等),提供给第三方开发者,这些工具便于开发者开发移动终端软件应用,使应用程序更加丰富、完善。

  敏锐的风险投资商们也嗅到了其中的巨大商机,毫不吝啬地将资金投向这一全新的领地。其中,为游戏开发者提供基于SDK服务的社交游戏平台木瓜移动今年4月获得1800万美元融资;为应用程序开发者提供基于SDK的数据搜集和分析服务的友盟在今年7月底获得1000万美元融资。这两家企业都是其创始人走出大学校门不到5年就创办的。人们从中似乎看到,随着移动互联网革命的进行,新一代青年才俊的创富故事正在上演。

  木瓜移动:将Facebook搬到手机上

  一头利落的短发,一张总是挂着微笑的娃娃脸,你很难将这个漂亮开朗的女孩儿跟CEO这样的词联系在一起。不过没错,她就是那个创办了木瓜移动的沈思。

  很多大学毕业生在求职面试中面对“职业规划”这样的问题时,常常会感到迷茫。但沈思当年的回答却很干脆。7年前,从斯坦福大学毕业的她面对谷歌的面试官时,毫不犹豫地表示,在不久的将来要自己创业。

  像斯坦福大学的很多学子一样,沈思非常崇拜苹果创始人乔布斯。虽然从2004年进入谷歌时就已下定创业决心,但直到听了乔布斯在iPhone发布会上的演讲,沈思才真正确定,是时候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由于当时在谷歌负责移动方面的产品,沈思比其他人更敏锐地感觉到移动互联网带来的重大机遇,受日本市场做手机社区的启发并经过考察,沈思将焦点定在“手机社区游戏”上,并在2008年创立了木瓜移动。而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她想做一家像“苹果”这样的公司。

  公司创办初期,木瓜移动像其他应用程序开发者一样,将重点放在游戏开发上。第一款手机社区游戏PapayaFarm(木瓜农场)在苹果iOS平台上开发,发布后很快受到欧美用户欢迎。经过几年的发展,木瓜移动注册用户现已超过2300万,并实现盈利。但就在木瓜游戏顺利发展之时,沈思突然决定不再开发手机游戏,而转向为游戏开发商提供基于SDK的第三方服务。

  在这一“木瓜孵化器”战略布局下,木瓜移动开始致力于提供移动社交服务平台,而其此前游戏的成功成为这个平台优势和价值的最好体现,开发者由此可以看到,用木瓜的游戏引擎是可以开发出出色游戏的,而木瓜移动对开发者开放已有的用户群,也成为开发者们倾心此平台的最直接理由。

  游戏做得好好的,怎么又转移视线做平台呢?沈思告诉《中国计算机报》记者,实际上,她最初的创业目标就是做平台,只不过当时的游戏内容还很少,所以早期只能先靠自己开发游戏,积累用户。当开发环节进入成长期,木瓜移动便重新回到最初目标。

  这一发展路线已经被证明是踏实而有效的——Facebook也是在做好社交网络并积累一定量的用户量后,才开始步入平台发展之路。正是因为有了正确的发展方向,木瓜移动很快获得投资人认可,沈思的平台之梦有了更广阔的空间。

  木瓜移动产品经理王伟告诉记者,通过接入木瓜移动平台,开发者可以让自己开发的游戏社区化,木瓜移动做的事情就是将Facebook的玩法搬到手机上。而开发者从木瓜孵化器上得到的服务非常吸引人:免费办公环境、云计算服务、开发及策划培训、技术支持,营销、财务以及融资等创业所需要的各种指导。

  在提供这些服务的过程中,木瓜移动对开发者只是分成,并不占开发者的股份。反过来,木瓜孵化器对开发者的要求是:公司要有策划、工程师和设计师,但如果某个成员能力很强也可以身兼数职。而对于独立的工程师、设计师或者游戏策划者,木瓜移动则会通过面试,考察是否接纳他,这个环节甚至不需要开发者准备商业计划书,只需其有激情和学习创新能力,愿意全心投入游戏创业。

  现在,木瓜孵化器平台上已经拥有6支开发团队,有的团队已经盈利。

  友盟:创新工场孵出的金蛋

  与木瓜移动相比,创办仅1年多就获得风投青睐的友盟虽然更年轻,但也似乎更为幸运。这个从创新工场孵化出来的项目在今年7月底已经获得风险投资,融资额达1000万美元。

  与那些海归创业者相比,出生于1985年的蒋凡学历背景并无太多炫目之处。在创办友盟之前,从复旦大学本科毕业的他在谷歌工作过两年,再加上在大学期间的实习,这就是他创业之前全部的职业经历。

  但就是这个看上去还稚气未脱的小伙子,在极短时间内实现了自己的创业梦想,并为未来获得成功赢得了资金基础。他是怎样做到的呢?

  蒋凡向《中国计算机报》记者透露,2010年,在谷歌工作了两年的他开始感觉到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巨大创业机遇,并找准了方向——为应用程序商提供基于SDK的数据搜集和分析服务。带着这个想法,他来到创新工场进行洽谈,很快被后者认可并获得价值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成为创新工场一个重要的孵化项目。

  友盟接下来的发展十分顺利。蒋凡和他的团队不仅可以在创新工场提供的办公场所工作,而且有了“创新工场”这个标签,友盟得以借力其品牌效应,体现之一就是:在人才招聘方面,与其他初创公司相比,友盟的优势非常明显。

  现在,友盟团队已经由最初的几个人发展到60多人,其中,研发人员占到60%。友盟跟安卓系统上排名靠前的几家应用程序开发商都展开了合作。今年春天,成功孵化的友盟搬离了创新工场提供的办公地,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办公场所。

  SDK春天何时到来

  无论是公司还是创始人,木瓜移动和友盟都十分年轻。为什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成功获得投资商青睐?两位年轻的创始人有一个共同的回答,那就是:找对了方向。沈思向记者表示,木瓜能走到今天,跟先发优势有很大关系,抓住了机会,做了对的事情。开发者要获得成功,首先是需要好的产品,其次也需要好的平台,木瓜致力于提供这样的平台。

  在移动互联网大潮的带动下,SDK的商业化进程正在加快。

  对此,对移动互联网颇有研究的动点科技主编卢刚向《中国计算机报》记者表示,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进程的加快,SDK的服务方式正在发生明显变化。过去,SDK提供的仅仅是软件开发的增强工具,现在,SDK提供的功能明显增多,用途明显扩大。移动互联网催生了很多新的业务模式,这些新模式都是通过SDK来实现。除了做社交游戏平台的木瓜移动、做数据分析的友盟是基于SDK提供服务外,第三方广告平台也是这样。以前的SDK更像是提供单机版游戏,现在,SDK的平台色彩更浓。而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深入,还会有越来越多的SDK会出现。

  卢刚认为,SDK在未来的商业价值毋庸置疑。不过在中国,这个市场还远未成熟,这是由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阶段决定的。目前,中国移动互联网实际上还是“窝里热”,圈内炒得很火,实际应用却并未成熟。对于应用程序,中国用户付费习惯还未养成。

  正因如此,类似果合、友盟、魔讯这样的初创公司,现在对商业模式并未考虑太多。即便是获得融资的友盟也认为,自己目前所要做的仅仅是把自己的事情踏踏实实做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