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缔元信副总裁梅涛:职业操守关乎数据行业生死

  8月23日上午消息,缔元信副总裁梅涛今日在2011年中国互联网大会上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表示,职业操守问题一直困惑着数据行业,有的企业通过抽样方式制作PR数据,看似可能是比较做的好像挺科学,其实结论业内人一看就是骗子。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张楠:近两年SNS里有很多新的发展业务,包括新浪微博,包括您的轻博客业务。您觉得轻博客在互联网领域生存空间在哪?


  梅涛:我对轻博客了解不是很深入,因为是很新的领域。我印象中,半年前我曾经注册过点点网的账户,算做过一些试用。总体感觉轻博客作为完全独立的服务商存在的话,它应用领域可能相对狭窄。包括印象中点点网徐总也说过,像点点这样独立的轻博客服务商,会基于兴趣作为基本纬度划分人群覆盖一部分用户。


  同时看到包括新浪,原来主力在做微博的服务商也开始推出轻博客,是件有趣的事情。可以打个比喻,在我的理解中,新浪的泛SNS产品服务像舰队一样,舰队的旗舰现在毫无疑问是微博。类似一个航母战斗群一样,你这个旗舰是微博,实际上是需要一些其它的配属部队的。


  我想轻博客扮演的角色,类似于舰队中跟旗舰做搭配的角色。举个例子,我有时在新浪博客上去表达什么观点的时候,发现140个字真的不够,把它拆成几条,读者读起来比较费劲。这样客观上需要类似轻博客作为补充。


  但是我想它不会像微博那样的使用那样广泛,我对轻博客大致是这样的看法。


  主持人:我们知道缔元信是专注于数据服务的公司,随着SNS包括微博这样产品发展,对数据服务有了新的挑战。比如说之前门户网站关注的用户停留的时间,SNS产品对数据监测方面有哪些新的变化?


  梅涛:像您刚才说的,SNS其实是全新的互联网的组成模式。以前门户业务,实际上是以内容作为核心。SNS以用户,或者说以人作为核心。这样我们在衡量一个SNS类的网站,如果我们要确定一些数据指标。肯定要从用户作为核心纬度。包括比如说在微博这个领域,现在大家都在讲粉丝数,虽然这里面有要命的问题,怎么甄别真粉丝所谓僵尸粉的问题。这里涉及到定什么样的标准。


  在前不久,我们跟新浪微博同事做过这方面的探讨。包括在微博中,不同用户活跃度不同,不同活跃度代表的价值不一样。所以我想,接下来这段时间,随着微博的普及应用之后。我相信,首先是包括你们在内的微博或SNS的服务商,可能会很急切的会有需求,确定一整套数据标准衡量。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这样数据机构扮演两个角色,第一个角色,我们可能从行业专业角度,和服务上做一些探讨;第二,我相信SNS、微博,将来也同样需要第三方数据服务商的角色,进行最基础的数据统计和分析。包括在日后的微博营销过程之中,也同样需要第三方的数据来证明,某一个微博运营商的价值。


  主持人:比如说以SNS为例,像人人网这样的网站为例。您觉得什么样的数据是最重要的?这些数据在缔元信角度来说,这种数据怎么获取?怎么去分析这个数据?


  梅涛:我觉得简单讲,在所有SNS应用里面,最核心的或者说最有价值的数据指标,一定跟用户之间的互动有关。所有定义互动行为,判定互动高低程度、活跃程度,一整套这方面指标肯定是在泛SNS中最核心的。


  主持人:缔元信有没有相关的具体标准?


  梅涛:我们也在跟一些泛SNS类的服务商,包括跟新浪微博你们的一些同事,经常做一些业务交流。包括刚才提到的,因为现在不管像人人网站,包括新浪微博目前的情况。在数据层面开放是很有限的,这里面会牵扯到,刚才提到日后我们外部的第三方数据服务商,该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去获取相关的数据,这也是我们目前在进行探讨了的一个文化。


  主持人:另外一个领域,移动互联网,这个领域近两年发展非常火爆,有很多新的服务、新的形势推出。缔元信在移动互联网的数据统计这方面,有什么样新的产品推出?


  梅涛:这点真的有点遗憾,我们到目前为止没有特别成型的针对移动终端,和移动网络终端的产品推出。像我们现在做的业务,基于页面的。移动终端可能会更复杂一些,它本身终端的构成比较复杂,从手机开始,手机里有操作系统。还有现在新涌现出来的以iPad为代表的,各家做各种各样的Pad,各家技术细节有区别。


  里面有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说,我们如果说采用我们称为全样本的方式做,我们如何把固化的软硬件相关的东西,怎么能嵌入到用户终端里。更重要的是用户接受我们的理由是什么?这个其实是目前对这个行业的一些困惑。


  主持人:您觉得从数据服务整体行业情况看,数据服务更多应用于哪些方面?业界对数据服务的认知有哪些不足?


  梅涛:像我们第三方数据服务商数据使用角度,两个方面,或者说两个半。第一个是网站内部运营需求,包括我们给新浪做了四年的信息数据服务,我们每个月会给新浪门户那部分的阅读分析报告,比较上个月和这种同比环比比数据的变化,然后尽可能的挖掘一些问题。


  包括在碰到特殊的大事件的过程中,像奥运会,包括最近虽然不是特别火爆的大运会,也算是一个热点。在大事件过程中,各家网站会做专题做的怎么样,类似这样的分析数据。


  第二方面是,第三方服务数据商,扮演特殊的角色,帮助网络媒体向你们的客户,主要是广告主和广告公司,通过数据去证明你们的媒介价值和广告价值。这方面也是有相关一系列的服务。


  最后,我说半个是什么呢?实际上我们称之为行业研究。无论我们还是同行,掌握数据基础上,站在行业角度会做一些终端宏观的研究。


  现在刚才提到,行业内应用互联网数据过程中,我们的感受总体上现在的意识不是特别强,但是在不断增强的。应用水平不是特别高,但是在不断提高的。


  主持人:从过去互联网十年发展中,您觉得互联网行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哪一点给您最深刻的印象?


  梅涛:我今天跟您交流一个概念,这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一个最近讨论的问题,我们把它称为“互联网教”。类似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核心的团队从业者,我们都可以把自己,我相信您可能也是,称之为互联网教的教徒。什么标志呢?首先你会深信一件事情,互联网会改变你和你生活的世界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对于我们这样的服务商来说,我们坚信整个互联网发展过程中,数据像灵魂的东西,没有哪一个人类的发明,像互联网几乎百分之百的数字化,可以把所有细节数字化,这样都能变成可记录的数据。我们认为数据是互联网的灵魂,或者说是互联网发展过程中很重要的关键点。


  第三点,我们认为,不管我们这样的机构,还是属于一线互联网从业公司,掌握数据,或者说得数据者得天下,这是我这些年从事互联网,也在网站工作过,到互联网数据公司,我个人的最大体会。


  主持人:数据这方面,最为关键的问题是职业操守的问题。有时大家想到某些数据,中间会掺杂某些商业因素。缔元信怎么保证数据的公正、客观,怎么防范数据当中可能掺杂商业的因素?


  梅涛:您这个问题提的特别好。整个互联网数据行业,目前的阶段,的确存在您说的,由于职业操守,甚至于我们在圈内都把一部分数据称为“PR”数据,可能就是为了包装某一个网站,生做出来的数据,当然做的可能看似有些道理。比方说尤其通过抽样方式,抽样方式其实有很多可控的因素,看似可能是比较做的好像挺科学,其实结论业内人一看就是骗子。


  这方面没有特别好的办法,这里面第一就是说,包括我们在内的所有的数据行业的从业者,我们自己要去恪守我们的职业操守。就像我们这个社会,现在虽然道德水准很高,大家还要强调道德的重要性。


  第二,我们这么一家公司,和同行不太一样。其实我们公司的存在、发展或者说生死,跟我们的信誉百分之百相关。就像我们公司叫“缔元信”,缔造元始信用,挖掘数据价值。而且元不是原始社会的原,而是元旦的元,我们感到这个行业信息数据缺失的情况下,我们给自己起这个名字,是起名励志。


  比较自豪的讲,我们公司成立四年多以来,在行业内,我们真的对数据,我们是很尊重的,甚至于把它当作很神圣的东西。在我们的手上,没有出现过完全违背数据真实情况的数据结果或者数据报告,我们公司成立四年多以来,这点是我们比较欣慰的一件事。


  主持人:感谢您光临新浪科技的访谈间。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