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财经

股权投资活跃:券商投行转战中西部

  想一想,什么原因可以将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目光吸引到中西部市场,并让它对中西部满怀期待?


  答案是股权投资。


  2011年6月9日,内部年会性质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里程碑2011:中国高成长企业上市论坛”在中国中部城市长沙启动,而继北京、南京、福州、香港等东部城市,8月25日,该论坛又移师中部城市武汉,而此前的7月7日,该论坛的举办地为西部城市西安。


  这也是安永会计师事务所首次将IPO业务视线投向内地城市。无独有偶,招商银行、兴业银行、海通证券、国泰君安、申银万国等投融资机构,亦相继在武汉等中西部中心城市举办上市后备企业投融资对接会。


  “对比2008年创业板准备与开通期以前,券商、创投基金与风投机构在湖北的活跃程度劲增了10多倍。”湖北省上市办常务副主任陈忠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湖北已聚集各类创投和股权投资机构200多家,注册资本超过200亿元,已完成投资近80亿元。而近来新增的15家上市公司中,13家有股权投资机构参股,入驻率超过九成。


  安永大中华区战略性高增长市场和上市服务主管合伙人何兆烽则分析认为,从资本市场发展经验看,股权投资越活跃,上市企业和上市后备企业的实力越强。


  事实上,不仅仅是湖北省,河南、安徽、湖南等内地多个省份也将推进企业上市并将它上升为各省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战略性举措,中部各省之间更是掀起企业上市和融资的竞赛。


  融资地区失衡与引凤筑巢


  尽管研究表明,作为直接融资的场所和一种更具市场化特征的金融交易制度,资本市场的建立和发展对于推进一国(或区域)的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影响。但从区域来考量,因经济发展程度不一,中国东中西部融资规模并不平衡。


  银河证券研究报告显示,无论是从上市公司数量还是从上市公司市值总量及从证券市场募集到的资金量来看,我国四大经济区域都存在明显差距,东部地区遥遥领先于其他地区。


  从上市公司数量来看,东部10省市共有1516家上市公司,中部6省市共347家,东北3省共133家,西部12省市348家。而A股市场上市公司市值比例更是相差悬殊:东部省份是西部省份的8.62倍,是东北省份的8.26倍,是中部省份的4.57倍。此外,募集资金总量方面,东部10省市占比88%,中西部各占5%,东北占比更是低至2%。


  正因为如此,推进企业上市已上升为湖北等中西部省市促进经济快速发展、实现“弯道超越”的战略性举措。


  对于湖北省,在本土中介机构和创投机构、券商、保荐机构均十分稀缺的现实背景下,鼓励和吸引各类金融机构在湖北设立总部或分支机构则成为该省加速发展资本市场的重中之重。


  “要以优于其他省市的政策和措施吸引有实力的机构和资本来湖北省落地。”湖北省政府金融办副主任刘美频在今年早些时候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为吸引创投机构来湖北发展,该省早在2009年设立了省级创业投资引导基金,1亿元的启动资金规模发展到当前已扩容至5.5亿元,预计到2013年基金规模将超过10亿元。


  今年7月初,武汉市工商局更出台了《关于开展股权投资基金企业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企业登记管理的实施意见》,首次允许企业在名称中可以表述为“股权投资基金”、“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字样,私募资本在武汉开始步入阳光地带。


  “股权投资可以固化本地资本、牵引外来资本、吸引银行资本。股权投资越活跃,银行融资就越容易,后备企业的实力也会越强,资本市场将越来越活跃。”刘美频透露。


  在一系列的鼓励扶持引导政策的推动下,如今,深圳创新投、硅谷天堂、达晨、九鼎等知名创投已陆续在武汉设立办事处,并与湖北省政府合作设立产业基金。


  国开基金则与湖北联发投共同组建总规模为200亿元的国开湖北产业发展基金,与东湖高新区共同组建总规模为100亿元的东湖产业发展基金,中科招商与湖北共同组建总规模200亿元的中科黄鹤产业发展基金……目前,湖北境内已聚集各类创投和股权投资机构200多家,注册资本超过200亿元,已完成投资近80亿元。


  不单是湖北,湖南、河南等省亦成为创投市场的新聚点。据ChinaVenture投中集团发布的《2011年第二季度中国创业投资市场统计分析报告》,创投市场投资案例前十名中,湖北与浙江并列第五,湖南、河南亦挤入十强;投资金额前十名中,湖北甚至超过浙江位列第五,湖南亦超过福建。


  急功近利竞争激烈


  湖北省上市办在推进企业上市工作过程中发现,中介机构、创投与风投等投资机构虽然在当地的业务量逐渐增多,但由于缺乏本地常规服务中介机构,后备企业的选择余地较少,以至于更换券商较频繁;而会计师、律师承担了过多的业务,执业不规范也影响了企业的上市进程;而创投、风投机构过多、过滥,缺乏规范约束也致企业对引进创投资本心生顾虑。


  “感觉他们(投资机构)比较急功近利,都想去投一个即将在明年或后年上市的企业。”湖北省一家省属国企负责人向本报记者透露。


  当创投机构在湖北省后备上市企业名录上发现上述国企负责人所在企业名字的时候,有近20家创投机构蜂拥而至,但当得知该企业目前仍处股改期的时候,有八成创投机构随即撤退。


  “投资机构急功近利的心理主要有两方面的表现:一是对绝对利润额的追求,即放弃预期收益低于心理额度的项目;二是投资回报期的心理预期过短,即放弃投资期限过长的项目。”湖北省上市办常务副主任陈忠坦承,股权投资基金大都只关注直接利润在3000万元以上的项目或者围抢拟上市公司项目。


  据介绍,湖北今年甄选出来的394家上市后备企业中,有124家企业的税后净利润在3000元以上,这些企业常常遭遇数十家投资机构的围抢;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51家净利润在1000万元以下的企业几乎无人问津。


  武汉一家计划在3年内登陆创业板的家居装修行业后备上市企业负责人在与多家投资机构打过一番交道后对本报记者这样感慨:“感觉他们(股权投资机构)太功利了,恨不得(企业上市)时间越短越好,这种短期行为已经不是投资而是投机行为了。”


  上述负责人透露,近半年来已接触了不下40家创投机构,其中只有两家机构表示愿意与企业一起成长,甚至推动企业向主板进发;其余机构则开头便问“最快何时能上会”。


  企业上市热情不如东部


  一边是企业抱怨投资机构“急功近利”,另一边则是投资机构埋怨中西部地区的企业对上市存在畏难情绪,推进企业上市的热情远不如东部地区。


  担心上市不成反遭税局“追债”,受累历史遗留问题、改制不果断引发上市障碍,“不差钱”民企老板拒上市分享财富……这是安永武汉分所审计服务合伙人梁 宇与武汉及其周边地区的企业负责人打交道时的主要感受。


  “尤其是一些民营企业的经营者,他们担心因上市规范而曝光问题,失去一些眼前利益或上市后难以驾驭企业,甚至担心因规范财务而提升企业的运营成本。”梁 宇说。


  相比那些“送钱”的投资机构,审计、会计机构更不被中西部企业所容易接受,“这与东部地区的企业经营者形成鲜明的反差。在东部,经营者巴不得我们进场规范企业财务,提高企业运营效率;但在中西部地区,经营者甚至不敢交一份真实的财务报表给我们看,拿不到最真实的财务数据,专业的财务规范工作就无法正常开展。”梁 宇表示。


  与此同时,就连送钱的投资机构也常常被一些本土企业的“小富即安”思想所拒。据介绍,一些民营企业尤其是个人独大或家族式企业,在经历了艰苦创业取得一定成绩后趋于保守,自认为不缺钱了,也不愿意别人分享他的企业,因此不愿意上市。


  “湖北有一批民营企业都是老板个人独大的作风,我们一直在接触的湖北省内一家知名民企,老板能力很强、做事效率高,公司虽然也安排了副总和中层管理人员,可是一接触就发现,那些副总和中层管理人员几乎都是摆设,因为公司的大事小事都是董事长一个人说了算,哪怕是采购点小原料亦是如此。”一家证券公司投行部负责人对本报记者透露。


  事实上,促使这家企业挺进资本市场的真正原因是,国内同行、竞争对手纷纷上市,且对该企业产品市场占有率构成了威胁。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