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政协发言人谈谷歌事件:回头马是聪明马

 政协发言人谈谷歌事件:回头马是聪明马 


发布会上,赵启正(左)与全国政协办公厅新闻局局长张敬安交流意见。  


       答问妙句


  中国民间有个谚语,“好马不吃回头草”,这句话有毛病,如果有好的草为什么放弃?好马要吃好草,所以回头的马是聪明马。


  如果就用“发言自由”来描写政协委员的活动就太弱了,他们视察自由,质询有关公务人员也自由。


  昨日下午3时,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举行新闻发布会,邀请大会发言人赵启正介绍会议有关情况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年已70岁的赵启正走进发布会现场时,立即吸引了数百名记者的目光。这名全国政协会议的发言人,去年就以幽默风趣博得了媒体和民间的一片赞扬。


  这一次,从政协工作、军费支出、官员落马与复出,到中美关系等问题,赵启正纵论内政外交,幽默依然不逊去年。


  发布会开始不久,美国之音的记者就提出了“尖锐”的问题,他想知道政协手中的话语权运用到实际讨论中时,会不会有讨论禁区。而且他表示,在社会上和国外,政协往往被认为只是“清谈官”。


  我们的政治民主是立体的


  对此,赵启正说,他本人就曾提过,政协是有强大话语权的,这不仅意味着政协有发言权,而且这种发言还有权威性,有效果。


  “随便聊天不是话语权,那是聊天权”,赵启正幽默地说,政协委员在会上的发言都是经过一年或者几个月,或者几个星期的调查研究提出的,并且他们的调查研究是得到支持和保护的。


  “这种调查的结果可以以书面形式向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正式提出意见或建议,并且保证可以得到一个严肃的答复。”赵启正表示。


  他形象地说,从横向看,政协在界别上是广泛的;从纵向看,他们对于上下的协商也是充分的,“所以不妨说我们的政治民主是立体的”。


  中美关系“春寒”责任在美方


  被问到当前多个敏感事件下的中美关系时,赵启正说,中美建交30多年,贸易额增加了100多倍。两国关系的发展对双方都是有利的。


  “但是奥巴马上任后,似乎对中美关系的思维有了新的进展”,赵启正说,今年年初,短短20天内就先后发生了美官方会见达赖喇嘛和对台销售武器两件事,中美关系似乎有点“春寒”的感觉。


  “这种两国关系倒退的责任是在美方,这就像打网球一样,发球的是美方,中国不过是一个back-hand,一个反手打回去”。


  赵启正比喻说,假如中美关系是一辆汽车,那么美国人应该明白,这辆车有两个驾驶者,中国也有一个方向盘、油门和刹车,两个人必须商量着,中美关系这辆车才走得正常,否则只会原地打转。


  中国军费支出只处世界中等水平


  发布会上,中国的军费支出一如既往地引起外媒关注。道琼斯通讯社记者问及了这一问题。


  赵启正说,近年来,中国国防开支大体上维持在占GDP的1.4%-1.5%左右,这在全世界来看处于中等程度。相比较而言,美国的军费支出占GDP超过4%,何况美国的GDP总量是中国的3倍以上。


  赵启正表示,中国幅员辽阔,海岸线有1.8万公里,陆地边境线是两万公里,周边有29个近国和邻国,所以理所当然有保卫国家的任务。


  “我请教过一些在部队的高级将领,他们说军费支出主要是三个方面:用于给军官和战士提高待遇,这就用了1/3;我们的军衣破了、设备旧了,打靶消耗的炮弹和子弹要补充,这大概也占了1/3;剩下的做点科研、添点新武器,这点钱估计还不够买一架美国B2轰炸机”,赵启正说。


  他介绍,中国于2007年正式加入了联合国军费透明制度,每年向联合国提交军事开支报告。中国有现代化的军事力量,但完全是为了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会对任何国家造成威胁。
  数据证明


       去年没有“国进民退”


  有记者说,不少言论称去年是“国进民退”的一年,国企的发展挤占了民企的生存空间。


  赵启正表示,这种说法并没有数据支撑,“该印象可能源于去年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时,我国有大量的兼并、重组和关闭一些不符合安全规定的厂矿引起的。”


  他举例说,山西省是一个大小煤矿很多的地方,这个省的煤矿去年由2600座减少到1053座,企业的主体由2200多家减少到130家。乍一看,很多人的印象里就觉得是“国进民退”了。


  但赵启正解释,这种印象并不可靠。数据表明,过去一年,私营企业无论在工业增加值、总资产、从业人数、主业务收入、利润等各个方面,其增长都远远超过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


  “我们是不是每年都要用‘国进’、‘民进’、‘国退’、‘民退’这样一个尺子来衡量经济,这种方式不能反映我们中国经济发展的状态。”赵启正说,“不同的行业在不同的年头可能会有不同的变化,但是我们希望它们比翼齐飞。”


  三省政协


  主席落马是咎由自取


  在答记者问中,赵启正还谈到了去年3个省政协主席落马和辞职官员复出的问题。他说,去年3个地方政协主席被免职,其中两个还进入了法律程序,谁都不希望发生这种事,但它确实发生了。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有很多发展的机会,在这过程中,法律的健全是逐步的,党内监督的严格也是逐步的。


  “但有些官员在其中找空白点,不可见人地做了一些违反党纪国法的事情,这只能由他们自己负责。”赵启正说,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就是总结了这些教训而制定的,这个准则是比较严密的,也会是有效的。


  李长江进全国政协大家都同意


  赵启正接着说,李长江的情况就与那些落马官员不同,李原来任国家质检总局局长,对全国几十万种产品质量都负有领导责任。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中,一些企业辜负了对它们的免检信任,弄虚作假,引起了事故,李长江负有领导责任,他是引咎辞职。


  但赵启正表示,李长江历任浙江省副省长、海关总署副署长、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工作经验丰富,也有相当多的贡献。他现任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专职副组长,也没有因为上次引咎辞职而失去工作热情。所以十一届政协第八次常委会任命他为十一届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这是大家都同意的。


  谷歌若退出百度未必会高兴


  人民日报记者问到了谷歌事件,想知道一个商业事件为何会被蒙上政治的阴影。


  赵启正说,2005年他任国新办主任时,谷歌就曾到中国考察互联网市场和投资环境,尤其是对法律环境,他们几乎是进行了逐字逐句的了解。谷歌2006年正式进入中国时,对这些法律都有过郑重的承诺。


  “但是现在他们说中国的黑客攻击了他们,影射是中国政府发起的攻击,这毫无根据、毫无道理。”他说。


  赵启正还提到,他本人的电脑也被黑客黑过屏,丢过东西,所以他自己对黑客也深恶痛绝。


  曾在上海分管过浦东开发的赵启正接触过大量外企。他表示,任何一家外企到中国来,不仅要适应这里的经济环境,还要适应中国的文化。


  谷歌事件中,有些媒体认为,如果谷歌退出中国,那么百度一定很高兴。赵启正表示,“百度未必会这么看。就比如王濛在跑道上滑冰,如果没有强劲的对手在旁边,她很难创造新的纪录。所以好的企业需要有对手一块跑。我倒想看看谷歌和百度竞赛。我想李彦宏也会很乐意的。”


  他风趣地说,中国有句谚语:“好马不吃回头草”,这句话有毛病。如果有好的草为什么放弃呢?好马要吃好草,所以回头的马是聪明马。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