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安全

中国计算机报:“红客”回归(组图)

  关于骇客、黑客、红客这三个词的词义纠结,笔者在探秘2011信息安全论坛之前有必要澄清。黑客(Hacker)一词在中国已经变了味儿,俨然成为国际上骇客(Cracker)的代名词。其实,根据开放原始码计划创始人Eric Raymond 的解释,Hacker与Cracker 是分属两个不同世界的族群, Hacker 是有建设性的,而Cracker 则专门搞破坏。


  具有正义感的计算机安全技术高手和技术爱好者,这些符合国际黑客原本定义的人,在中国则被泛称为红客。这样,国际通用的“骇客”与“黑客”在中国则对应着“黑客”与“红客”,在普通公众看来,这样的约定俗成虽然容易对黑客一词产生混淆,但黑红两色则更鲜明地定义了两者之间的差别,即同是自由的计算机安全技术高手,黑色代表反派,红色代表正义。


  在此次探秘之行中,尽管中国的红客们仍期望按照国际通用方法称自己为黑客,推出的公约也按照国际惯例称作《黑客自律公约》,但是笔者要说:“当下就随了中国公众的意愿,让红客回归吧。”


  9月22日,笔者参加了COG(Change own Group)2011信息安全论坛,中国红客界近350人出席该论坛。由此,本土红客首度在媒体面前揭开了他们的神秘面纱。而本届论坛的重头戏却并非安全技术的交锋,一份《COG黑客自律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成为大会的焦点。中国红客界的核心人物纷纷在论坛上发起倡议,号召中国的安全技术高手重塑精神家园,不要被利益驱使去做黑客。


  那么,本土红客生存及发展的现状如何?《公约》能够对中国的黑客产生影响力和约束力吗?迷茫中的年轻计算机技术高手能否成为红客?


  

中国计算机报:“红客”回归(组图)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