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SNS

施欧文·彼西弗:Facebook 5年超越谷歌

  本报记者 张子宇 实习生 张愉


  随着Facebook和Twitter在全球的风靡,社交网络已经成为了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新动力之源。而网络巨头谷歌在经历了Orkut、Google Buzz和Google Wave的三次挫败之后,也气势十足地携新锐的“Google ”卷土重来。在中国,校内网和微博的前景也被广泛看好。


  10月13日,受美国广州领事馆和广州市科协的邀请,美国著名天使投资人、社交游戏网络(SGN)的创始人兼执行总裁施欧文·彼西弗(Shervin Pishvar)来到羊城参加互联网产业的论坛活动。施欧文是奥巴马总统的技术政策制定团队的成员,是美国最成功的IT企业家和工程师之一,曾被英国《金融时报》称为“比尔·盖茨最大的噩梦”。时代周报与其对话,畅谈互联网产业的前景和创新问题


  时代周报:毫无疑问社交网络已成为一种热门的产业模式,但是其商业模式还饱受争议,除了Facebook外,很多热门的社交网络网站在盈利上还有困难。那么对社交网络网站来说,理想的商业模式应该是如何的?


  施欧文·彼西弗:不可否认,不管是移动产品还是网络产品,社交网络及其服务给互联网产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比如你在网上看到一个人,如果有头像照片的话比单纯的文字说明带来的链接率会高很多。因为人本身是一种社会动物,通过头像照片,大家可以和别人保持一种现实性的社会交往,我们的网络功能也就往社交型转变,这便是Facebook成功的关键。然后所有的网络产品都需要往这个方向转。比如我提到的Zynga这家公司,它是社交游戏的研发公司,在商业上取得了高度成功。还有音乐社交网络SellABand,也在商业上非常成功。同时社交游戏、社交搜索、社交商务也都取得了很好的发展。所有这些都佐证了社交属性给网络产品带来的转变。其实人类的购买行为本身就是一个社会行为,我看到其他人买了这个东西,所以我想买。比如说我买的一辆车,我的朋友赞不绝口,再次地肯定了我的这个购买决策是正确的,我就会告诉其他的人,然后通过口碑传播进行产品的销售,所有的产品都已经是社会性的产品。


  时代周报:在中国,往往游戏构成了社交网络网站的核心。比如两个拷贝自美国的游戏“朋友买卖”和“抢车位”让开心网一度非常火热。那么社交网络和游戏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呢?


  施欧文·彼西弗:社交网络的蓬勃发展及Facebook和苹果等公司的创新,给游戏业提供了一个全新的环境,比如苹果的iPhone。这种环境促使我创办了SGN。游戏将成为这些开放平台当中最有趣和最吸引顾客的一块内容。另外,游戏本身也都是社会性的,比如在Facebook上的游戏都是社会性的游戏,因为人们玩游戏也是希望有人跟他互动,这比一个人在电脑前傻傻地玩要有趣得多,这种使用行为的变化在过去五年是一个根本性转折。游戏变成了社会性游戏,而社交网络提供平台,这就是它们之间的关系。


  时代周报:您反复提到了Zynga这家游戏公司,我最近读了一篇对其批评的报道。这家公司研发的一款很重要的游戏叫做“冒险世界”(Adventure World)。但是一些客户批评其收费模式,认为“只有每月付30美元的人才能享受到游戏乐趣,而没有付费的人是享受不到游戏乐趣的”。其实这还是一个关于网络游戏公司盈利模式的问题,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施欧文·彼西弗:首先我想讲一讲这种游戏的意义,对这种游戏的意义可能有些人会持否定的观点,会有很多争论,但是我总认为游戏和娱乐最重要的是把人与人联系在一起。我在儿时和大家一样,有很多小伙伴。不管我们是在游乐场里玩,还是玩当时很风行的任天堂游戏机,都在玩耍的过程中留下了最美好的记忆。所以大家想想,自己童年最美好的经历往往就是和朋友一起去找乐子,这样的一个社交过程才是最好的。所以我一直强调游戏和娱乐在这一方面的积极作用。至于付费问题,我觉得都是可以接受的。比如说让1%到2%的玩家付费,让他们和其他免费使用者一起来享受这样一个过程。我们有一款关于宠物的游戏,有一个用户在上面花了3万美元,但是他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游戏成果,能作为一个付费玩家邀请大家一起享受这个游戏带来的乐趣。在美国也会有这样的一些用户,他们愿意支付上千美元的费用来做这个游戏的主人或者出资人,然后让大家一起享受这个游戏。


  时代周报:那么您心目中电子游戏的核心价值应该是什么呢?


  施欧文·彼西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时代周报:谷歌最近在这方面有很多动作,他们现在推出了Google ,你怎么看他们在社交网络方面的前景?


  施欧文·彼西弗:谷歌其实是搞砸了的,它犯了错误,谷歌自己也承认这点。谷歌太晚意识到网络已经变成社会性的网络,产品变成了社会性的产品,谷歌在这点上觉醒得太迟了。比如我刚才提到社会搜索,为什么Facebook、Twitter现在这么成功?因为它们的搜索是建立在社交的基础上的。谷歌原来最大的一个优势是它有自己的一套算法来搜索页码链接的排序,通过某一个网页,打开以后再链接到其他的网页,然后得出一个算法当中的加权值,通过这样一个加权值来实现在搜索当中的排序,这构成了谷歌开始最大的一个竞争优势。但是谷歌没有认识到现在人已经成为虚拟链接的关键因素,所以我觉得社会搜索的排序应当是一种人的排序,而不是网页的排序。


  时代周报:那对谷歌整体的前景呢?


  施欧文·彼西弗:现在Facebook已经是一个10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而且我可以大胆地去预测,在未来的五年它会比谷歌更有价值,它会比谷歌发展得更大更强。我个人对自己的这个预测是很有信心的,五年之后如果我们大家有缘再相见,如果我的预言实现了,大家就请我吃饭吧。


  时代周报:那么谷歌要翻身应该怎么做呢?


  施欧文·彼西弗:用几十亿美元收购Twitter!这是目前能想出的最好的办法!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