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团购

王兴谈团购:技术驱动而非人海战术

  

王兴谈团购:技术驱动而非人海战术


  所有还没有被互联网改变的行业都即将被互联网改变——王兴


  王兴最近又添置了一部新手机,三星i9100,从左口袋里拿出来的频率比放在右口袋的iPhone 4还多。


  这并不意味着王兴对乔布斯的虔诚打了折扣。Walter Isaacson那本《Steve Jobs》英文原版著作,被王兴早早的买下,摆在Kindle最显著的位置上。


  王兴说,两周前红杉资本在桂林搞的那场投资者聚会,参会者无一例外,讨论的焦点都在乔布斯身上,连美国红杉资本资深合伙人Michael Moritz 也在场贡献了许多自己如何骗取乔布斯,要拿《Time》年度人物作筹码,以博取为乔布斯写自传的传奇经历。


  王兴,显然被在场的气氛感染了。但善于闹中取静的王兴并没有把思绪停留在表面的崇拜上。


  回来后,很少发微博的王兴,猛然的发了一条微博,“企业大了之后增长是多么困难啊!乔布斯这样神级的人物也只不过把苹果的年收入从1997年的71亿美元提升到2010年的652亿。13年增长不到10倍,年均18.6%,还不算通货膨胀。”


  从多多友到校内,到饭否再到海内,最后到美团网,连环创业的经历也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王兴内心最偏执的一面。


  美团后,“王兴变随和了,也变胖了”,一路跟着王兴创业走过来的朋友说道。如今,在王兴的工位上,你总能看到那个醒目的用来做俯卧撑的器械,“创业是酸甜苦辣的,再坚强的人,也得有需要器械缓和一下的时候。”


  在外人看来,王兴也的确变了。一名媒体朋友称,“在饭否的时候,你很少能看见王兴能对你笑,对媒体笑,你打电话过去,要么不接,要么是很干脆的几句话,也许还没等你音落,那头的电话就挂掉了。那个时候的王兴,认为你们都看不懂他,都不理解他。”


  而现在的王兴是,看到你脸熟,他会对你主动微笑,你问了让他尴尬,或者他认为是无厘头的问题,他会以一种幽默的方式回应,而不是拒绝,或者把你关在门外,把自己锁起来。


  一个问题是,“有一家团购网站收购了很多的小团购网站,想试图把这些小帆板捆绑成一个航空母舰来上市,您(王兴)的看法是什么?你们什么时候上市?”


  王兴答,“我觉得你的描述已经非常形象了,你说‘小帆板能捆成航空母舰吗?’这个比喻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我非常同意这个比喻,我也非常同意这个比喻所代表的含义。”


  然而不变的是,王兴一直对有品质感、科技感、创造力的事物保持着不会拐弯抹角的发烧热情。一名美团网员工称,王兴从大学起就喜欢玩LeatherMan多功能工具刀、钳组合,还有很多spider折叠刀。这些都是一种将科技、工程与艺术的整合。


  不变的还包括,对认准的东西不会妥协。据谢文(微博)说,王兴几年前曾找过自己,问怎么看twitter这类产品,并邀其一起做,但谢文认为twitter在中国没有模式,很难落地,可后来王兴决然坚持,自己做了个饭否。


  现在在美团,王兴依然坚持技术为主要驱动力。这一度让团队中某些同事感到疑惑,商务能力往往决定着团购在先期能走多远,这个技术痴狂者会否轻视线下运营的作用,将公司带入歧途?毕竟,这是在野蛮生长的中国。


  然而,在美团成立一年后,结果已经站在了王兴一边。当其它团购网站,大举融资,向四五级城市扩张的时候,王兴不为所动,保持自己的速率挺进。在其它团购网站开始50%、70%裁员的时候,美团网准备启动规模性的校园招聘计划。


  据官方透露,美团网每天交易已达10万单,70%用户靠口碑,9月份的交易额突破1.5亿元,每月交易保持20%的增长,而增长点不单是靠增加城市数量或是开分站,而是自发性的。


  王兴称,美团早在今年4月就完成了城市布局,目前开拓城市99座,未来一段时间内没有继续开拓的计划。王兴认为,在中国有潜力开拓团购的城市不超过100座。


  100座?怎么算的?


  在美团网办公室内,每个办公间都挂有硕大的一张中国地图。每个会议室都以开拓的城市命名。王兴称,全中国省级城市33座,地级城市289个,县级城市3000多个。王兴的老家在福建龙岩。这个城市在福建省排行第四,在全国城市排名100名左右。


  此外,王兴还去找淘宝联系,花钱买“淘宝魔方”数据,然后拿这些买家数据(注意不是卖家数据)去和较大的城市一一对比。


  根据这些实地的判断,王兴认为,100座,应该是个节点。


  在人员控制上,美团网并没有采取大跃进的主张。目前美团网的人数2000名左右,这个数据在国内团购排第4位。王兴称,美誉度、交易额第一、二,员工规模第四,这恰好说明了美团网的人员效率高。


  为什么能取得今天的成绩?


  四页灰底的PPT,将谜底昭然若揭。PPT上,两个斗大的黑体英文单词,简约而醒目。一个是,First;一个是,Different。


  身着牛仔裤的王兴阐述着,创业的关键,首先是要“做得早”。


  以美团为例,它是第一家上线的国内团购,2010年3月4号上线,当天交易额突破3000元。这个“第一”还包括,美团网是第一家用户消费后的评价系统;第一家建立大型呼叫中心;第一家团购券到期短信提醒(多发一个短信可要多一毛钱的成本);第一家推出过期包退(从成立之初截止3月31日超过1000万人民币的退款);第一家向公众开放后台数据。


  其次,是要做到“不同”。


  与拉手等团购网站不同,美团网实物单比例小于10%,精耕服务领域。在营销方面,美团网坚决不打线下广告。在扩张方面,美团网在今年夏天就提出了“过冬论”,四五月就完成了城市的扩张,现在人数稳定在2000人。


  对于人事,王兴认为,挖人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解决人力资源的办法。“外来的人比原有团队成员工资高几倍,后来挖进来的人又比先前挖进来的人工资又高好几倍,难道后来的人就一定比原有班底厉害多少吗?这很容易导致内部团队的氛围不好。”


  王兴称,团购就一定要找有耐心的人,没有经验不要紧,只要他相信这个行业。


  在王兴心里,耐心是比资本更稀缺的东西,“如果是比资本的话,大公司永远比你有钱,苹果也就800亿美金,但世界更有钱的地方却没再生产出一个苹果。”


  而现在,“用科技来做服务业的时机到了。”


  就美团网来讲,王兴坚信应该施行“技术驱动而不是人海战术”,“你看我们这一年半在网站前台没什么变化,但后台却做了很多工作。”比如,设置自动付款,解决商家资金链的后端需求等。


  目前,美团网用户平均每年在美团上消费2.8次,在美团网32000个合作商家中,70%的合作商家与美团合作过两次及两次以上。


  对于团购的未来,王兴坚信不移。团购还是一个O2O,不是B2C的宅男宅女经济,把线上的用户引入广袤的线下市场中,前景是远大的。


  “中国平均每年人均收入3万多,而只有1000多元花在网上,另外的3万多花在哪了?能不能再转化些?”王兴正带着这些问题不停的思索着。


  在王兴PPT的最后一页,留着一句话:“所有还没有被互联网改变的行业都即将被互联网改变。”报纸、电视、电视机都已被或正被互联网改变着,那么,下一个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