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动态

香港艺人:玩微博才知道内地人不老土不古板

  如果说“微生活”现在还是一种时髦的话,那么香港人在这种时髦上恐怕比内地人领先了几个段位。早几年,FACEBOOK、推特早就让不少香港人领略到这种短小简约的沟通方式,喝到了“微生活”的头啖汤。但近年又发生转折,大批香港网友纷纷情投内地微博,仅以新浪为例,身为V字注册用户的香港名人就多达数百,而香港路人“微粉”则更是成千上万。


  香港人用内地微博,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形态?以往,见诸报端的微博报道大多是“内地微粉”唱主角,但对于香港人如何玩微博、玩出什么花样却鲜有谈论。那么,一大批香港资深FACEBOOK、推特玩家为何喜新厌旧地转投内地微博的怀抱?他们玩微博的技术含量跟内地玩家有得一拼吗?通过微博这一载体,香港人又怎样和内地人进行生活方式、文化观念上的PK和互动?


  港人在微博上约港星吃饭,成了


  “请问是茵茵吗?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大学同学啊。”


  “我记得,你最近点啊,大家好耐无聚啦,一齐出来食饭啦……”


  这样一段叙旧语气的对话,出现在香港影视明星朱茵微博上,楼主是以“朱茵校友”自居的香港经理人冯国权。“当时我在科艺学院,她在戏剧学院,毕业之后我们就很少联系了。”这样一条“套近乎”的微博,在点按发送键前,冯国权心里有些忐忑,他不确定,成名已久的小师妹是否还会记得他这个其貌不扬的学长。


  但这条试探性的微博很快博得关注,于是,一场久违的校友饭局成功实现了。“我以为明星都好大晒,好巴闭,可原来在微博上可以找她叙旧,还能约她一起出来吃饭倾计。”冯国权有些激动,因为他清楚娱乐圈的规矩———很多铁杆粉丝为了给偶像捎个话、送个花,都要遭到“助手”、“经纪人”、“演艺公司”的重重阻拦,而连冯国权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短短数十字的微博就把大牌明星邀约到自己的饭局中,这简直是比VIP还要隆重的待遇。


  跟朱茵还有个“校友”的由头可以沾亲带故,但想要把素不相识的名流、明星也纳入自己的交友圈子中,难度系数就要翻倍,也更加考验“微博追星”的道行和段位。或许有了前一次成功经验的鼓舞,冯国权对明星名人也不那么拘谨和慌张了。广州日之泉足球队外籍教练林浩阳,在中国足坛也算是元老级的响当当(微博)人物,冯国权就敢直接在微博上和他PK:“我对日之泉队的发展定位、球员使用方面有一些尖锐的个人见解,就直接@到林浩阳的微博上,他马上就作出了回应,好像找到了知音一样,连续数天和我在微博上长聊起来。”而90后小字辈球星、广州富力队守门员石笑天,经常上微博倒苦水,冯国权马上又变成了“知心大哥”,炮制N条励志微博给他当心灵鸡汤,很快,他们就成了铁杆之交。


  “以前,想见明星一面都难,有了微博之后,明星好像离我们更近了。”的确,如今,不少明星会在微博上毫不吝惜地跟网友分享他们的私人八卦,他们的小情小调,他们的素颜靓照,等等;而他们俏皮的谈吐方式,又跟在红地毯上官话连篇的正经八百的模样构成鲜明反差。公共场合,只有粉丝对偶像的追捧和拥戴,但在微博场合,明星有时也会卸下架子,反过来关注平民生活。冯国权的一张并无亮点的自拍像就被知名演员任达华关注到了。“画面中的我手持摄影镜头,正好对准毒辣的太阳———这条并不出彩的图文微博莫名其妙地被大量转载、评论,而有一天我惊讶地发现,任达华也在下面回了帖。他说,别这样,很伤镜头的。”这句善意的批评让冯国权颇有几分荣耀,因为这是冯国权“开博”以来明星留言的“处女帖”。“他不是以明星身份居高临下地训斥我,而是以一个摄影爱好者的身份给我善意的建议和问候,那一刻,我们的地位差异好像被消解了。”


  微博刷新了港人的追女仔技术


  “喜欢他/她就@他/她”,这大抵是描述微博恋爱的最早宣言,但若是毫无营养的私信搭讪,只能跟QQ时代的线上恋爱段位相当。对于“微时代”的恋爱而言,讲究快速和高效,如何在140个字内让秋波和蜜意迅速抵达心仪对象;如何发挥微博的全媒体特色,把表白和示爱的样式玩到极致,是新生代情圣们面前的一道崭新课题。此前,大S和汪小菲、刚刚订婚的Selina、足坛花花公子C罗一度被称作“微博恋爱”的先驱和导师,但他们更多的是“微博秀爱”,并没有以微博为媒介,寻觅、追求心仪对象的高难度动作。而一些香港资深微粉,才算真正抓住了微博的性能,把微博恋爱的技艺水准玩出了高层次。


  香港律师Tommy自诩“微博情圣”,他的新招是“微博直播”———他的微博日记中,洋洋洒洒地记录了他的“泡妞”全程———从收集追女桥段、问询约会地点、第一次送花、热恋中的合影、婚纱照等,构成了一条充满浪漫意味的恋爱时间轴。“有毅力”、“情比金坚”、“痴情又靓仔”……网友的赞许声成了最给力的旁白注脚。求婚的瞬间,又是浪漫指数推向顶峰的时刻,两手空空的Tommy没有钻戒、没有鲜花,只是把女友牵到一张硕大的屏幕旁———只见,微博中的温馨时刻突然犹如放电影般跃然屏幕之上,经典爱情电影中的求爱片段也恰到好处地穿插其中,女友又惊又喜的表情成为最完美的Ending。“把‘微博爱情相册’当做结婚礼物送给女朋友,我是不是第一个这么干的?”Tommy露出得意的神情。


  还有人把微博当做写情书的“练手场”。香港大学生黄嘉力人靓仔,又不缺肱二头肌,但唯一的缺点就是情书太过冗长:“又想暧昧,又想浪漫,又要把爱意传达出去,这对于我来说,上千字才足够。”毫无疑问,情书拖泥带水的问题不解决,他就永远也摆脱不了“好人卡收集器”的倒霉命运。因此,“幸亏微博上有很多经典情诗,照住个样临摹两句,追女效果都几好。”他好像突然找到了窍门,开始恶补微博求爱桥段,并利用微博强大的人肉搜索功能寻觅情圣给自己当恋爱导师。此外,所有自我感觉良好的情书他都要放到微博里重新检验一次:“140字的微博篇幅,我就可以大致知道自己哪些话太啰嗦,互粉网友也可以及时给我建议,慢慢就能提升我写情书的质量水准。”


  与“搭讪、猎艳”这样的传统QQ追女仔模式所不同的是,微博独一无二的优势在于,图文可以和视频相结合,甜言蜜语之余又呈上《非诚勿扰》式的短片,可以让表白效果更进一层。热衷此道的香港传媒人士蓝正鸿便自行剪辑了一段“征婚”视频贴到微博上———“我不够帅,但我有靓车有事业;HOLD住一份真心……饿左,我会帮你煮碗面”,虽然,把凡客体、HOLD住体、TVB体糅为一体的自我介绍不免有些生硬勉强,但也颇有几分另类意味,跟帖回复已足以说明一切———满屏皆是“中意你啊”、“好有型”之类的仰慕字眼。


  部分港人也会攀比微博粉丝数量


  当然,香港人的微生活不是只有跟明星、异性搭讪,一些香港白领,开始把微博的娱乐功能升级为职业功能。


  香港白领Selina.W有个“微博控老板”。“老板现在‘发号施令’基本都用微博。”以前,她最害怕的是MSN上闪烁的绿色小人,现在,这种恐慌感被微博私信所取代。“微博私信就是老板发的工作List,我们还要逐个回复,汇报进度。”所以,每个工作日上午,她都得战战兢兢地点开微博,望着长长的私信条目发怔。这个“微博控”老板用自己卓越的创意,发明了一套全新版本的微博人力资源管理系统。


  令Selina.W稍感欣慰的是,当她完成了微博私信上繁琐的任务后,就可以在微博上搜索充电学习的视频教材了。“有网友经常转发一些鲜见而有趣的课程———心理课、道德课、哲学课,全部由外国著名心理医生、哲学家主讲。”在Selina.W的印象中,这类“课程”往往是一般搜索引擎难以涉及,又颇具人生哲理、启迪意义的经典课件,“以前我在内地听哲学讲座,要么是昏昏欲睡的大段理论堆砌,要么就是励志、人际关系、厚黑之类的功利学问,但微博上的哲学视频讲座,却常常是引人入胜的例子加上通俗易懂的道理阐释,毫无做作、晦涩之感,也更能触及哲学的本质。”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