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创业运营

LinkedIn雷德·霍夫曼创业史

  11月7日消息,《纽约时报》日前发表了一篇关于商业社交网络LinkedIn创始人雷德·霍夫曼创业史的文章。


  硅谷创业者的咨询顾问


  有人找他,是为了得到他的投资;有人找他,是为了听取他的建议;有人找他,是为了获取他的人脉关系。但更多时候,硅谷的创业者希望有机会与他面谈,希望从他对科技业界深邃的远见卓识中获得启发。


  雷德·霍夫曼发迹成名是因为他是商业社交网站LinkedIn的联合创始人,这家社交网站与5个月前面向公众推出。他还是互联网企业家在梦想成为下一个成功的雷德·霍夫曼时经常去拜访的创业顾问,它也是风险投资机构Greylock的合伙人,还是包括社交游戏网站Zynga、Mozilla在内的8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并且参与了3家非营利组织。


  

Reid Hoffman


  Reid Hoffman LinkedIn创始人雷德·霍夫曼


  想对新技术有着独特的创意想法吗?想建立一家新创企业吗?想成为拥有百万甚至是十亿资产的硅谷富豪吗?霍夫曼都是值得拜访的创业咨询顾问。即使他无法提供帮助,他也知道究竟谁会为创业者提供咨询意见。


  7月份的一个特殊的日子,一位名叫布赖恩·切斯基的新兴企业家来拜访雷德·霍夫曼,切斯基是旅行房屋租赁社区Airbnb的联合创始人,向咨询关于将Airbnb的旅游房屋租赁业务向中国市场拓展方面的建议。霍夫曼建议Airbnb在中国组建一支团队,一个强劲的中文平台,网络过滤器来满足中国互联网审查的标准,除此之外还需要聘请一位合资公司的合伙人,他还就此列举了几位可供参考的人选。


  这是霍夫曼今天计划的与9位创业咨询者会面中的第3次,他还经常像这样接见慕名而来的互联网创业者。他每天都会收到多达400封电子邮件,通过Facebook、Twitter和LinkedIn收到的内容更是不计其数,LinkedIn上一次统计时共有2536位人脉。


  在所有的会议信、信息和Twitter留言中,霍夫曼必须说服华尔街的投资者和市场分析师相信LinkedIn将持续繁荣,对它极高的市场估值并不是互联网产业泡沫的又一迹象。


  一位知名科技投资人大卫·斯米诺夫说:“霍夫曼是每一笔热门交易的第一站。”


  互联网新创企业Ning和Mightybell的创始人吉娜 ·比安切尼表示:“他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深邃的远见卓识,他是硅谷即将发生的伟大事件的早期预言者。”


  由Greylock投资的移动购物应用Shopkick创始人塞里克· 罗丁说:“我的重大举动和决策,无一不是向霍夫曼咨询获得的。”


  霍夫曼将哲学运用在技术中。当霍夫曼谈到互联网的“规模效应”时,他经常援引古希腊伟大数学家、发明家阿基米德的“杠杆原理。”在互联网产业中,有足够多的用户使用互联网从而使得网络真正发挥作用,这就是互联网的“规模效应。”阿基米德关于“杠杆原理”的解释是:“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翘起地球。”霍夫曼也鼓励创业者们找到自己的“杠杆”和设备,让用户采用自己的技术。他认为创业者们往往把太多时间花费在产品的创建上,很少思考如何让用户使用他们创建出的产品和技术。霍夫曼表示:“一旦你理解了牛顿的物理学原理,杠杆原理从精准的物理学角度并非完全正确,但用在互联网的规模效应和产品技术与用户青睐度之间的关系时,却是一个准确恰当的比喻。”正确利用杠杆原理,创建扎实可靠地产品,就能解决大问题。


  童年时代沉迷于电子游戏 12岁挣得第一笔工资


  霍夫曼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长大,童年时代的霍夫曼沉迷于电子游戏。他在伯克利长大,尽管才智超群智力过人,但中学时在学校里的成绩通常是B或C。他的父亲威廉姆 ·霍夫曼是一名房地产律师,在回忆霍夫曼的童年时表示,他的儿子经常表现出惊人的专注力。比如,他5岁时喜欢在睡前听父亲讲《指环王》里的故事,而每次听完都觉得不够过瘾,在父亲还没有讲述时就自己继续往前读,父亲每次翻开书,都看到书签已经放到后面的书页里了。


  12岁那年,霍夫曼不经意地走进了1978年开发的角色扮演游戏RuneQuest的游戏制作商Chaosium的办公室,它将一本用红笔标注自己建议的手册扔进一位游戏开发者手中。那周一开始霍夫曼就开始为那家游戏开发商工作,几周之后,他赚到127美元,这是他生平第一次领导的工资。


  霍夫曼回忆到:“这件事使我父亲对我所做的事情转变了想法,他意识到我能以此为生,靠这项技术赚钱生活。”


  霍夫曼依然沉醉于对游戏的迷恋中,他对多人游戏机制和社交体系的聚合方式颇为感兴趣。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一个问题是:是什么将人们聚合在一起?


  从斯坦福到牛津 洞悉社交媒体前景


  1985年霍夫曼进入斯坦福大学学习,主修符号系统学,研究计算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他很快结识了PayPal的创始人彼得 ·泰尔。泰尔是一位自由主义者,经常将霍夫曼描述成在政治光谱中和他处于对立面的社会主义者,总是对于创建社会团体感兴趣。两人成为亲密的朋友,经常长时间在一起探讨政治、经济和哲学。


  1990年霍夫曼作为马歇尔学者前往牛津大学攻读哲学硕士学位。此时他似乎致力于从事学术研究工作。“我的理想是作为一名公共知识分子参与到社会活动中去”,他的研究课题是探索人类思想实验的局限性。但到冬季学期里,霍夫曼意识到作为教授的学者生涯在诸多方面都会受限,他的理想抱负很难得以施展。


  又一次,这还是关于规模的问题。


  “当你写一篇学术著述,只有很少的人会理解它,而且只能发表一次,”“但如果你创建一种惠及普罗大众的服务,你就能直接影响到上百万甚至上亿人。”


  投身社交媒体 LinkedIn成社交网络届里程碑


  1995年,互联网行业发生了一件具有标志性的大事——网景公司上市了。霍夫曼和泰尔见证了这一切。霍夫曼敏锐地觉察到,社交媒体前景广阔,同样大有前途的,还有那些基因里带有社交媒体元素的社交游戏公司。


  他的觉察和判断没错,但它第一次进入社交媒体的创业尝试却以失败告终。 1997年夏天,霍夫曼创办了第一家社交媒体网络公司SocialNet,提供的服务主要是在线约会和帮助用户寻找有着相似兴趣爱好的人,比如高尔夫爱好者想在附近邻居中寻找打球的伙伴。为了吸引用户,SocialNet与亚利桑那州的一家报纸合作,但是在第一个月里只收获了2位客户。


  这次失败让霍夫曼意识到,要想让一种产品或者服务在用户中迅速获得推广,业绩迅猛增长,就必须在产品和服务的运作方式上下功夫。


  1999年,霍夫曼放弃SocialNet转而加入了老朋友泰尔的PayPal。


  当时PayPal面临诸多挑战,Visa和MasterCard都不知道该将其视为朋友还是敌人。作为PayPal的执行副总裁,霍夫曼负责处理公司的外部关系,泰尔将他称为PayPal的“首席消防员”,霍夫曼还以公司的人脉关系沟通连接者和高层战略决策者的面貌出现,他的日程表排满了各种各样的会议,忙于吸引信用卡公司以及摆平监管机构。


  PayPal最终生存下来,并且在2002年上市。霍夫曼和他的很多同事都成了百万富翁。


  泰尔不惜重金购买了一辆法拉利跑车,但霍夫曼却把本想用来买辆奥迪车的钱投资到硅谷首批太阳能电路板公司之一Nanosolar。只买了一辆讴歌汽车。“我开始思考钱的价值。我想如果我只有7.5万美元,我应该买一辆奢华的汽车还是为改变世界做出点事情呢?”


  Nanosolar如今已是一家资产价值数十亿的公司。


  如今霍夫曼创办的商业社交网站LinkedIn已经成为社交网络领域的新兴巨头,社交网络发展里程中的一座丰碑。LinkedIn于2002年建立,现在公司已经拥有超过1700名员工,注册用户达到超过1.35亿,遍及全球200个国家。前7个季度有6个季度实现了盈利。


  霍夫曼作为一代互联网企业的创业领军者,正着手帮助他的朋友找到创业成功的道路。他是Groupon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梅森的咨询顾问,还是社交游戏巨头Zynga的董事会成员。Groupon上周上市,股价正在上涨,市场估价达到将近170亿美元。而Zynga预计于年底上市。


  不过,LinkedIn也曾经历过前途未卜的艰难时刻,创建之初面对当时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络Friendster,LinkedIn一度显得前途黯淡。霍夫曼也曾经怀疑过自己当初所做的选择,脑海中一直萦绕着一个念头:“如果我们放弃了会怎么样?我们怎样才能死得优雅一些?”


  LinkedIn用了5年时间才首先实现盈利。2003年,谷歌的早期投资者红杉资本向LinkedIn投资470万美元,并派其中一位合伙人马克·科瓦姆入驻LinkedIn董事会。


  据消息人士透露,这一举动也给LinkedIn带来了不少麻烦,霍夫曼一度和这位新董事关系紧张,两人时常产生不和。知名科技投资者斯米诺夫表示:“霍夫曼并不擅长业务运营。他喜欢脱掉鞋天马行空地畅想世界,而不担忧公司的资金支出状况和利润率。”


  2008年由于金融危机全球经济恶化之时,越来越多的人由于看中他不错的职位和招聘服务而加入LinkedIn。此时短暂离职的霍夫曼重新出任董事长,并且计划在几个月之内找到新任CEO,很快曾就职于雅虎的资深高管杰夫·温纳成为LinkedIn的新任CEO。霍夫曼作为董事长,精力集中于他的强项:产品与高层战略。这也使他有额外的时间担任Greylock的合伙人。


  今天,霍夫曼在Greylock位于加州Menlo Park沙丘路的办公总部和LinkedIn位于加州山景城的总部之间来回往返。除此之外,霍夫曼还预感到一场新的互联网变革正在悄然酝酿,就像社交媒体给互联网带来的巨大变革一样,他看到另一场重大变革正蓄势待发,并且认为新一轮变革将由数据推动。他已经投资了一些在数据方面有优势的公司,例如专注于零从事售的Shopkick和Groupon,它们都积累了有关用户消费习惯的大量信息。LinkedIn也在尝试利用网页上的数据优化搜索结果。


  在硅谷经常流行这样一种说法:创始人是什么样的,新创企业就是什么样的。在霍夫曼的朋友们眼中,他就是LinkedIn活生生的象征版本—专注于数据、直截了当、于他人有益。在某些方面,霍夫曼和他的公司面临相似的挑战。


  LinkedIn自上市以来股价一直飙升,但运营业绩遭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尽管在过去7年里它的注册会员数量几乎每年翻一番,还是有很多人怀疑公司能否继续维持这样强劲的发展势头。LinkedIn无法承受业绩不佳的季度表现,分析师指出,任何一次失败都有可能让公司股价遭受打击,并且让最优秀的工程师跳槽到下一家互联网热点企业。


  与霍夫曼结识多年老朋友、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管伊藤穣一表示:“问题是,大多数人和霍夫曼并不一样,他们都在浪费时间,所以当很多人不那么关注工作效率时,一个以工作为导向的网站还能受到人们的广泛青睐吗?”霍夫曼本人也感受到了压力,但他尝试着不去特别关注市场表现,他表示自从LinkedIn今年5月份上市以来自己只查看过6次股价状况。 霍夫曼表示:“我所关注的目标是把LinkedIn做成具有规模效应、收效甚好的网站,战略视野放眼至3到5年。”


  但市场没有霍夫曼那么有耐心。此外,他还必须对Greylock的投资者作出令他们放心的回应。他的声望既是一种优势,同时也是一份坚实的责任。今天8月份,他去了趟澳大利亚,这是他自2002年创建LinkedI年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休假。


  离开之前,精力充沛的霍夫曼表示他将利用这一短暂的休息时间来调整自己的状态。“我现在只用了60%的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