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微博

上海交警微博求妙招 收到2万多条回复评论

  上海城市交通状况和出行安全一直是市民热切关注的话题。上海市公安局今年初在全市交警中推出“我站岗,我发现,我建议”活动。截至目前,共提出交通管理类意见建议7021条,排除交通安全隐患780余处,修复调整损坏和设置不合理的交通标志、标线1040余处,成效显著。此外,“奔奔交警”等高人气交警个人微博发帖近6000条,收到各类网友回复评论2万多条,拓宽了收集问题的渠道。


  1 借助电子眼,快速处置小事故


  驾车一族很可能有过这般痛苦遭遇:突遇拥堵,随车流如蜗牛般缓行,然后看到一起交通事故——两辆车碰擦后停在路中,占了足足两根车道,事故双方在车旁激烈争论,任凭身后传出鸣笛声声。细看,两辆车都留下了凹坑和划痕,属于轻微损伤。


  闸北交警支队副支队长朱文勇不止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心里很着急,知道类似事故可自行快速撤离,双方驾驶员完全不需要原地等交警。”朱文勇说,“但双方不了解规定,不知如何操作,或由于赌气,互不相让,结果人为形成堵点,造成不必要的拥堵。”


  他介绍,2年前在全市推行的《上海市机动车物损交通事故当事人自撤现场、自行协商处理办法》规定,在本市道路或非道路上发生的无人伤、仅造成财物损失的机动车碰撞交通事故(酒驾、无号牌、无驾驶证、无检验合格标志、无保险凭证等情况除外),只要当事双方没争议且责任明确,必须快速撤离现场。


  “只要车能开,人没伤,就应快撤,但往往做不到。”“三我”活动开展后,朱文勇想到求助电子眼。“探头数量远多于交警,且几乎全面覆盖道路,为啥不充分利用高科技武器?”


  9月中旬,图像监控系统运作制度在闸北区运行。


  “以前区指挥中心接市局110处警任务,马上呼叫民警,5至10分钟赶到,和当事人沟通,填写告知书,等车辆撤离时,一般已堵了15分钟。”朱文勇说,在早晚高峰,电子眼帮忙处理两车物损事故,能节约一半时间。“指挥中心不用先呼叫民警,而是连接事故现场附近探头,截屏、取证,再打电话通知当事人迅速撤离,告知其到最近的理赔中心对车辆定损。”


  运行至今,电子眼快速处置交通事故560多起,许多事故完全无需动用警力到现场。以每起事故节省10分钟计算,两个月少堵近百小时。“既排了堵,又腾出警力,确保民警把更多精力放在路口管理。”朱文勇说。


  2 校服镶反光条,保障学生安全


  早晚高峰,俞皓晖会和许多孩子欢快的身影擦肩而过。他所在的静安交警支队四中队,辖区内有多所中小学。这些年,他多次处理交通事故,其中不乏年幼的受害者。“三我”活动中,如何保护学生安全,成为他的攻坚课题。


  “车祸已成为威胁中小学生的一大杀手。我常想,怎样让上学放学路更安全。”俞皓晖很快就想到了反光背心,交警和协管员的日常装备。“如果给每个学生发一件背心,成本高,且不够美观,不如在校服上贴反光条,操作方便,同样有效。”


  头脑里闪现出这个点子,只是第一步,围绕反光条究竟如何操作,俞皓晖做了很多工作。


  首先搜集资料。我国每年至少10万人死于交通事故,中小学生约占三成,其中80%是因为缺少交通安全知识和自我保护能力,车祸中15岁至18岁的男女生比例为3比1。


  然后分析原因。第一,顽皮、好动是孩子天性。尤其是小学生,喜欢爬隔离带,在路上嬉戏打闹,易引发交通事故。第二,中小学生缺乏交通安全意识。俞皓晖曾在一所小学随机做过测试,问“如果上学快迟到了,过马路正好赶上红灯,你会怎样”,6.2%的被访学生选“赶紧过马路”,9.6%选择“旁边有人过就跟着过”,27.4%选“车辆少,就小心地穿过马路”,三项都涉及闯红灯,累计高达43.2%。


  接着,他用数据说话,总结反光条的好处。当车速为每小时60公里时,司机可见距离达79.25米才可制动至停止。即使学生穿着醒目的黄色衣服,可见距离也只能达到86.6米。反光条能将司机发现前方障碍物的距离提高到152.4米。


  反光条贴在哪?俞皓晖建议,统一贴在校服前胸、衣领、袖口等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反光校服也要注重美观,可根据服装线条,搭配镶嵌反光条。”


  怎样做到简便易贴?俞皓晖还考虑到了操作问题。“用粘贴式,便于脱卸、洗涤,同时有利于保存荧光材料。还需教育部门与生产厂家配合,在校服出厂前稍作改装,提前缝上可粘贴条纹。”


  3 装太阳能闪光柱,事故不见了


  宝山区逸仙路4188号,毗邻吴淞大桥,曾有“单车事故百慕大”之称。路口南侧一条普通公交车专用道隔离带,如同有魔力的磁石,吸引车辆主动献上危险“一吻”。2010年至2011年上半年,“百慕大”发生20多起单车事故。


  几个月前,即“三我”活动开展之初,宝山交警支队勤务路政科民警夏瑞跃来到这里,决心消除“百慕大”。查阅事故材料,实地走访勘验,询问多名当事人,他发现了症结所在。


  “路口两侧机动车道不一一对应,隔离带正对北侧一根机动车道,不留神就会撞上。”夏瑞跃分析,多数事故发生在夜间,照明条件差,周边缺反光标识,司机下坡时车速较快,稍有操作不当,就容易“骑”上隔离带。


  “要么整体改建,重新规划道路,费时费力;要么增设明显标识,警示车辆减速慢行。”夏瑞跃选择第二个办法。“投入小,效果好,便于操作。”


  本以为问题即将迎刃而解,却不知麻烦才刚开始。为了找到合适的标识,夏瑞跃在路口开始了一个多月的反复实验。


  首先,他按常规思路安装悬挂式警告标志。“车辆在白天都能发现,但晚上照明条件差,根本看不到。”


  接着,他在隔离带附近装反光柱,仍未解决问题。“反光柱自身不发光,必须借助车灯。”夏瑞跃发现,下坡时,车灯照射并非与地面平行,由此产生视觉角度误差,达不到警告效果。


  “有没有这样一种标识,本身就发光,还能持续较长时间?”夏瑞跃主动上门联系多家企业,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新式武器”——太阳能闪光柱。


  夏瑞跃介绍,与传统被动反光标识不同,闪光柱主动释放光源,24小时不间断,并以红、白、蓝三色交替发光,在夜间能起到明显警示作用。他滔滔不绝地夸起了闪光柱:“由太阳能电池供电,不用铺电缆,安装方便;就算连续几天不出太阳,蓄电量也可持续360小时;投入使用后,可视距离达1200米以上……”


  最令夏瑞跃欣慰的是,自今年8月初安装闪光柱以来,外勤中队再也没有接过小客车“骑”上隔离带的交通事故警情。


  4 横道线“搬家”,路口不再混乱


  南奉公路是奉贤区东西走向的交通大动脉,奉贤区中心医院门口,堪称南奉公路最热闹路段,一度令奉贤交警支队南桥中队民警谢海波颇为头痛。每次巡逻经过时,他都要下车疏导交通。“院门西侧的红绿灯处最混乱。左转弯和调头的机动车常滞留路口,直行车辆无法正常通行,导致路口交通瘫痪,甚至影响整条南奉公路。”他补充说,混乱的秩序也使路口事故高发。


  为彻底改变现状,谢海波决心找出混乱背后的真正原因。在“三我”活动中,他通过长时间实地走访,总结认为:


  ■行人及转弯车辆多,双方都迫切希望快点过马路进医院,闯红灯情况较多。


  ■人行横道线、左转及调头车道设在同侧,左转、调头车辆常被行人阻断,滞留横道线后,挡住直行车辆和过路行人,形成恶性循环,加重道路隐患。


  ■行人等红灯时间较长,聚集在路口,交通更显拥堵。


  ■医院门诊位于门内东侧,行人在西侧过马路后,还要二次过街到对面看病。


  “想了多种解决方法,比如调整车道,操作性不强。附近几个路口都不能调头,左转去医院的车辆也比较多,所以不适合取消调头道和左转道。”谢海波还考虑过延长行人过马路的时间,尽快疏散人群,“民警在现场指挥时,试过人为延长绿灯时间,但效果不好,因为‘人车交通流冲突’这个根本问题没解决。”


  制止行人乱穿马路时,谢海波茅塞顿开——不少人喜欢绕开堵点,到路口东侧过马路。“那里没横道线,属于违章,但避开了左转和调头车辆,确实更快。”谢海波受到启发,想出了这道难题的简便解法:把人行横道线和红绿灯往东平移六七米。效果一箭三雕:缓解拥堵,减少事故,解放警力。“回头想想很简单,但这个点子从无到有,还真有点搞脑子。”谢海波笑言,“搬家”后,行人遵法率从75%提高到90%;每周事故从3起降为1起。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