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徐小平:投资近100个项目的“真天使”

  

徐小平


  徐小平


  不久前有一位上海的创业者,上飞机前给《创业邦》的记者打电话,他说:“这次去北京一定要找到徐小平老师,找不到就不回来了。”他最后没能找到徐小平,也没留在北京,而是回到上海继续创业。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的这位记者一共接到至少四个打听徐小平联系方式的电话,都是想找徐小平投钱的。


  在徐小平看来,鼓励青年人创业与所谓的“忽悠创业”完全是两回事。“创业是一种人生选择,也是一种思维方式,更是一种教育价值。创业教育,并不是仅仅向人们展示创业成功的辉煌,而是要让人们了解创业的理念、真相、方法和过程。这是非常重要的教育组成部分。创业是可以教的吗?——西方主流教育体系,越来越承认创业是一门可以传授的学科。哈佛商业院几年前才开始把创业设置为必修课,伦敦政经学院(LSE)也有专门的创业学教席(entrepreneurship),美国的Babson 学院,更是因培养创业者而越来越引起人们关注的学校。所以,结论是:中国的创业教育不是太多,而是太少。鼓励更多人关注创业、思考创业、学习创业、最终在时机成熟时投入创业,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之一。”


  在中国目前的职业天使投资人中,徐小平的“从业时间”不算长,他既没有雷军(微博)、薛蛮子、周鸿祎(微博)在北京TMT创业圈的多年耕耘,也不像何伯权、曾李青那样长期坚守南方市场。徐小平的优势是新东方出身。当年拥有一技之长的新东方学生不是成了海归,就是逐渐成为本土精英。当这两部分人群准备创业的时候,他们对徐小平有天生的好感也就不足为怪了。


  但这又不是徐小平强大号召力的全部,毕竟做投资与做老师是两码事。徐小平说,这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投资需要回报,而老师是不追求物质回报的。到目前为止,徐小平一共投出了100个左右的项目,其中包括世纪佳缘(微博)、兰亭集势、聚美优品、红黄蓝等知名公司。他一再告诫真格基金(徐小平今年刚刚成立的天使投资基金)的同事们,天使投资就是投人,如果说天使与老师之间有何共同之处,那就是“对创业者(学生)的爱和Compassion(激情同感)”。


  今年除了世纪佳缘,徐小平本来还有一个公司能够上市,但考虑到目前的资本市场环境,不得不推迟。“从明年开始,会陆续有公司上市的。”徐小平说。


  《创业邦》:最近你又去了一趟美国,见了很多准备创业的留学生,你觉得他们与国内的创业者在思维模式上有何不同?作为一个天使投资人,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学生?


  徐小平:留学生在创业思维上跟国内创业者区别不大。但有一个明显特征:留学生的机会成本更高,比如如果留学生回国创业,可能会失去美国的好工作、高工资、绿卡,有些甚至需要退学回国等等。机会成本更大,可能是留学生回国创业最明显的特点。


  去年下半年,有一个女生大学毕业,美国给她4.5万美元的工资,我知道她回国不可能挣这么多,但我坚决鼓励她回来,进入了我投资的一家创业公司没日没夜地奋斗,工资依然是四万五,只是从美元变成了人民币。但我和她都坚信,她的职业未来和金钱未来一定比留在美国工作好。所以,作为天使投资人,我最喜欢的创业者,是那种为了创业梦想而敢于放弃一切的人。而对那些三心二意、左顾右盼的人,我谈几句就会失去兴趣。


  创业,最终是人生一个重大选择,对于留学生,退学、辞职、放弃欧美回国,虽然依然是一个不容易的决定,但历史大潮已经告诉所有人,创业的热土在中国。而留学生从世界游历游学归来,他们在这里更容易获得历史性成功。


  《创业邦》:世纪佳缘是你多年前和钱老师他们投的一个学生项目,龚海燕的背景好像与你现在看中留学生背景的投资理念有所不同,这怎么理解?


  徐小平:我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一个浙江的土鳖,他不仅没有留过学,可能也不是正规名校毕业,但现在这个项目做得红红火火,妙笔生花。我投资的几个金额最大的项目,世纪佳缘、红黄蓝、多看、维棉,他们的创始人也都不是留学生。我早就说过,没有海龟和土鳖,只有中华鳖精。学历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真实能力。虽然李彦宏是留学生,但马化腾并不是啊!


  世纪佳缘是新东方最年轻的创始人之一钱永强在天使阶段投资的。我只是在A轮时跟投了一部分,所以世纪佳缘不能算是我的天使项目,而是永强的杰作。不过,如果当时我有机会,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投龚海燕。海燕对于自己从事的事业充满了执着、热爱、信仰、决心,这是创业者最了不起的素质。海燕有问题经常找我,我和她交流沟通的时间,超过我和所有创始人。


  《创业邦》:你一直都关心教育,乔布斯去世之后,很多人反思说中国之所以出不了乔布斯,根子还在教育。但短期内这是很难改变的,在你看来,“没有办法的办法”应该是什么?


  徐小平:在于每一个个人的努力。举例说,教育不好是一个大环境,就像空气不好也是个环境问题。但你与其抱怨空气不好,还不如自己跑到郊区去,或买一个空气净化器。你呼吸的空气就会好起来,你抱怨得越凶,呼吸的坏空气越多。


  以个人选择和努力来改变世界,这可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是所有办法中最好的办法。试看Facebook的第二创始人Eduardo Saverin,就在Mark选择退学去加州创业时,他选择了去纽约实习,走了哈佛高材生去纽约投行的老路。结果,众所周知,他不得不通过打官司,夺回了一点自己本来应该拥有更多的股份。这可是在哈佛、美国这样崇尚自由选择的地方。


  所以,我再次鼓励所有有志向创业的青年人,听从你内心的声音,假如创业是你的梦,大胆勇猛地去追求它!“你会死去”,所以更加要为自己的创业梦想活着,而不要为环境、为他人(常常是家人)的稳妥美梦活着。


  《创业邦》:很多创业者都说,徐老师与一般的投资人不一样,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称呼你老师。在你自己看来,作为天使投资人的徐小平和作为老师的徐小平有何不同?


  徐小平:先说不同的地方吧:投资需要回报,投资与慈善不同。我在慈善公益领域投入不少,但就投资而言,我追求的更高的资金回报,最好是百倍、千倍的回报——虽然这很难,而且常常是负数。但追求高额回报是一个永恒的梦,所有投资人的梦,我也有这些梦,只会比其他投资人更狂野。而新东方的徐小平,和学生谈完就完了,我会分享学生成功的喜悦,但不会期待从他的成功中得到任何金钱和物质回报。投资与回报,这是作为投资人的我和作为老师的我的惟一和根本不同。


  下面允许我吹一吹两个徐小平相同的地方:对创业者的爱和Compassion(激情同感)。我的爱来自于我自己人生奋斗的艰苦和漫长。我是22岁才上大学、32岁才出国、40岁才回国创业、50岁才算成功的。所以,我比很多人都更加知道奋斗的艰难、等待的痛苦,以及成功的压力。我曾经讲过一个故事:一个我认为绝对不会成功的创业者找我要钱,我出于同情,最后送给他一笔钱。这样的事情,我虽然不能天天做,但我做得不少。帮助他们,如同在圆我自己年轻时未曾实现的苦涩的梦。


  还有一个非常相同的地方是:我在新东方是做学生咨询的,那时候我带着激情给他们求学、求职,偶尔还有求爱的具体建议;而现在,虽然我在投资,但说到底我面对的还是同一群青年人,他们追求的无非还是奋斗与成功。我过去帮学生求学求职,现在帮助青年创新创业,都是帮助年轻人的事业,本质是一样的。


  《创业邦》:现在感觉中国的创业门槛越来越低,但创业成功率其实是越来越低的,很多时候创业拼的是人脉、资源,草根创业似乎越来越难,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徐小平:一个社会是否文明、进步、有希望,就看其草根,看每个最弱势、最没有社会关系的人,能不能凭自己的努力登上社会高层、获得奋斗成功。所以,你说的创业门槛越来越低是非常好的事情。同时我呼吁创业者,要谨慎进入那种需要政府特批、官方敏感的项目,而大力投入政府鼓励提倡的产业。至于人脉、资源,除了腐败和垄断中国比较普遍以外,在全球都是必须的事情。


  所以,草根创业更要注重团队、合作、协力。新东方创业史,我可以非常自豪地说,最主要靠的是团队的力量,而决没有任何政府的特殊照顾。


  《创业邦》:你去年接受我们采访时说过,公司可以失败、项目可以失败,但人不能失败。到目前为止,最让你印象深刻的一个创业者是谁?为什么?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