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财经

热钱流出四大路径曝光 囤积香港等套利机会


热钱流出四大路径曝光 囤积香港等套利机会


 


        借道海外并购、银行“内存外贷”、虚假贸易及地下钱庄


 


  截至12月9日,人民币兑美元连续8连跌,为三年来首见。对于人民币汇率此番异动,外资出逃论等各种解读说法不一。


  “肯定有人坐庄投机,肯定有大批热钱流出,也肯定不是趋势逆转的拐点。”与一般金融玩家模棱两可的说话方式不同,“热钱先生”陈健明(应采访者要求,此处为化名)一开始就开宗明义,连用了三个肯定。


  在深圳蛇口一家工业区改建的写字楼里,记者接触到这位传说中的“热钱先生”。陈健明的名片很简单:某某资产管理公司总裁,紧接着是一个手机号码。但同行者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实际上陈健明有着五套名片,每套名片都对应着一个手机号码。有时候他是十几家进出口公司的股东,有时候他又是投资咨询公司的经纪人,有时候他也是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


  “管理着一大捆钱,然后让这些钱来回出没于国内市场以及全球市场,也就是所谓的热钱出没。”陈健明如此定位他的工作内容。在他从耶鲁大学毕业回国后,近十年的时间里他一直管理着一家或者几家有外资背景的对冲基金。


  借道海外并购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10月末,中国外汇占款余额为25.4869万亿元,10月份中国外汇占款负增长248.92亿元,这是2007年12月以来外汇占款首次下降。中金公司在最新策略周报中估计,10月热钱的流出规模约为1800亿元。分析称国际社会看空中国经济是热钱外流的主要原因。


  陈健明对这些数据不置可否,他认为现在国内流出的热钱,主要是短期套现资金,而且这些资金并没有远离国内市场,其管理下的全球对冲基金就是其中一例。


  “这就是我这两个月投资收益表。”12月7日,陈健明指着电脑里的报表告诉记者。报表显示,最近两个月,其控制的基金以及其他依赖其渠道进出的外资,总共约有10亿美元流出。


  “这样的流出是总量累计,存在资金多次往返。”陈健明说。其10月初就有一笔5000万元的资金从内地流入香港,但当月就再度回到内地,11月初再次流出。陈健明告诉记者,从10月1日至12月5日,其成功完成了35笔交易,每笔交易套利回报都接近5%以上。“现在还没有出现热钱大规模抛空国内的资产。”陈健明告诉记者,这些原本“沉没”在国内的热钱主要出没于国内的股市、债市、大宗商品市场,几乎没有进入不动产市场。在流入香港后,大部分都是用于汇市套利。


  陈健明告诉记者,其运作的大部分资金进出借助的一直是“合法”渠道,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近几年颇为流行的“海外并购”。这一渠道曾让其顺利“走出”了近5亿美元的资金。


  往年的海外并购往往面临诸多门槛,审批手续繁琐复杂。企业完成并购需要外管局、发改委、商务部的层层审批,所以有报道称,2010年前八成以上的海外并购的主体都是国有企业。


  但从今年年初开始,主管部门鼓励民营企业海外并购,审批手续逐步放宽。3月14日,国家发改委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对外投资项目新的核准权限,即从当月起,国家发改委对资源类境外投资重大项目需要审批的金额起点从3000万美元提升到3亿美元;非资源类境外投资重大项目需要审批的金额起点从1000万美元提升到1亿美元,央企限额以下均适用备案制,不需经过审批。


  另一方面,主管部门也鼓励民营企业进行海外并购,早在2010年9月商务部副部长王超就表示要鼓励民营企业走出去。这些都给了陈健明一些机会。“海外投资审批虽然依然需要通过外管局、商务部或者发改委,但相对往年快速多了。”陈表示。


  正常的审批程序是外管局——发改委、商务部——外管局,在寻求其他监管部门审批前,外管局会对拟使用外汇来源出具意见。陈健明说,“往年这会有诸多门槛,今年只要外汇来源手续齐全,无论是自有外汇或者以人民币购买的外汇都能顺利获得通过。”


  资料显示,早在2009年外管局就简化境外放款的核准和汇兑手续,不再限制境外放款只能用自有外汇资金,并且将审批权下放至各外管分局。在外管局获得外汇使用资格后,然后就是送达发改委或商务部审批,“这需要注意些门道,如果要国家发改委审批,那可能要拖上大半年,所以我们尽量把审批留在省一级部门。”陈健明表示,1亿美元以下额度就不需要北京审批。


  “我们最快一次并购,完成所有手续,只需要半个月。”陈健明表示,这个项目是花了近1亿美元购入了一个空壳公司,这家公司名义上拥有法国一家葡萄园,“实际上,这家葡萄园只存在地图上。”陈健明赌的就是主管部门无法实地考察,只要资质齐备,葡萄园的价格没有超出市场正常范围,就有很大可能获得通过。记者了解到,外管局通常对审批采取非现场核查,即核查各项数据资料,在发现情况有异常后再采取现场排查的方法。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国家外汇管理局,该局相关人士表示,将认真研究并核查相关问题。


  陈健明也承认,这只是一个特例,虽然现在审批手续减少,但审批时间还是无法准确估计。对于视“时机”为利润的套利热钱而言,这是最大的致命伤。为应对不可预知的审批时间,陈健明会提前报送审批。例如其10月转出的资金中,有些早在今年5月就开始走流程,在拿到并购许可后,看准市场机会再汇出资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市场有机会,但我只要拿到许可,就有3个月时间可以让我随时准备出手。”陈健明表示,大不了就是并购“失败”而已。


  陈健明自以为其最大的优势是管理的资金有海外背景,这些资金在海外的确拥有不少资产,因此一些所谓的海外并购或海外投资就很容易获得通过。


  银行“内存外贷”和虚假贸易


  陈健明也承认,虽然海外并购可以顺利转出大额资金,但风险也更大,只要并购标的伪装得不够专业,又或者外管局收紧审批手续,并购完成后加强监督审查,这一手法都会存在漏洞。因为在并购完成后,外管局还有继续监管的职能。除了注册后备案、增资与再投资需要外管局审批外,还要提交年度财务报告,外管局会定期抽查并购的资金流向,一旦发现资金投入不是开始所声明的方向,外管局会翻查旧账。虽然做账是我们的强项,但12月开始外管局加强管制,要想顺利流出已有一定难度。


  11月21日外管局副局长邓先宏以答记者问的形式向外公布,将严历打击跨境资金违规活动,在对热钱流入保持高压态势的同时,也开始进一步加大对异常资金流出的非现场检查力度。


  “所以如果不是需要汇出大笔资金,一般都不会用这一方法。”陈健明的常规方法有两种,其一是走银行渠道,其二是虚假贸易。


  “我比较喜欢走银行渠道。”陈健明所谓的银行渠道即利用跨境银行的一些特殊服务过境。比如“内保外贷”或者“内存外贷”。所谓内保外贷是指总部在国内的母公司,通过向内地的银行机构提供担保,让其在境外的分支机构从这所银行的境外分支机构中获取贷款。同样,所谓内存外贷也是在境内的银行存进一步款项,然后在境外获得贷款。这种方法只需要提交相关资料给银行。记者就这一问题询问了一家股份制银行广东分行的负责人,其也坦承,银行只会根据“表面证据”判断,假设对方提供的资料非常完整,银行也不会加以限制。


  “特别是一些在内地设有分支机构的外资银行。”陈健明表示,有些外资银行规定,在中国内地开启一个账户后,只要存入一定额度的资金,例如存入1000万元人民币,可以免费在香港该外资银行获得一个银行账户,两个账户的资金法律上虽然无法流转,但原则上可以通过贷款的方式互相流动。一家国有银行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种类型的业务国家并没开绿灯,也没有明令禁止。这种“擦边球”的确存在于一些外资银行中。截至发稿前,中国银监会尚未就相关政策接受记者采访。


  “问题是这种方法太好用了,到了今年10月,各银行的信用额度几乎都被占完了。”陈健明表示,特别是监管部门加强监管后,银行对于这些过境通道的看法变得暧昧,既希望继续开展这些业务,又担心被列入监管部门的黑名单。银行也对“外贷”的资金用途有着更严的监管,陈健明也不得不选择惯常使用的虚假贸易。


  11月,陈健明通过自己控制的进出口公司,把3亿美元分散在近400宗进口贸易当中。“其实这种模式最麻烦就是进口物品的选择。”陈健明表示,如果是常见物品,价格报送就不能与市场价相差太远,“如果300美元的IPHONE报成700美元,海关肯定会查。”陈健明表示,但如果选择的物品是有包装价值的类艺术品,例如红酒或者雕塑品,又面临高达10%~35%的进口关税。因此,“我们通常会选择一些国内鼓励进口,或者带有高新技术帽子的产品。”陈健明表示,往往这些较为罕见商品不仅能提高进口价格,甚至部分还能获得地方政府的进口补贴。“比如我要进口一批所谓先进的LED芯片光刻工艺的制造机,这不仅仅海关不清楚市场价格,就连照明行业从业者都不清楚,另外这也是政府鼓励进口的商品。”


  这些途径已经是陈健明所能运作的极限。万一还有更多的资金要求,那就走“地下钱庄的渠道,只是成本有些高而已。”陈健明表示。


  紧急、大额资本寻地下钱庄


  在陈健明看来,地下钱庄是大笔紧急资金非常可靠的转移通道。“11月底,我有一笔3000万元的资金要出去,由于很着急无法安排其他途径,就找了地下钱庄。”两天后这笔钱就顺利到达账上,佣金6万元。


  “最近的确有很多大笔资金要通过我们汇到境外。”郑世龙(化名)坦承,作为深圳一家业内小有名气的地下钱庄的操盘手,郑世龙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打钱”,为中港不同需求的资金进出汇通。但当中有多少是境外热钱,有多少是移民转移资产,他自己也分不清。花旗银行曾有数据分析称,国内私有信贷(地下钱庄)整体规模已达3万元~4万亿元人民币。


  郑世龙说最近每月经他手进出的资金不下5亿元。“我们这行开展业务都是通过朋友介绍。”郑世龙表示,他的客户中最重要的有两类,一类是中介机构,这包括各种各样的移民中介以及投资中介;另一类是各种规模的企业,这些企业不仅有年营业额百万元左右的中小公司,还有一些国有企业。


  “老板以前是潮汕人,现在是香港人。”郑世龙说他们的汇通生意借助的就是老板的两地身份。据了解,郑世龙所在公司在香港开了几家很普通的兑换店,当内地的客户有大额资金流出的需求时,他们会要求客户将资金存入一个指定账户,然后同一时间他们在香港的公司会把资金存入客户指定的账户。


  在郑世龙口中,所谓大额是指1000万元以上的资金。“客户最快可以在内地存入指定账户后1小时内在香港拿到钱。”老郑不无自豪地表示,如果是第一次合作的客户,他会先让公司把资金打入香港的账户,在客户看到资金后,再向内地的银行存入款项及佣金。


  地下钱庄之所以可以采用类银行的操作手法,凭借的正是往来资金的庞大,地下钱庄所充当的角色是为进、出资金找到平衡点。据郑世龙介绍,在其业务最繁忙的时候,平均每5分钟就能完成一笔交易。


  “今年9月底10月初的时候,公司忽然接到一大笔资金流出的单子,要求在一周内将2亿美元的资金转移到香港。”郑世龙说,当时他的老板在香港向同行拆借了部分资金才完成这一交易。


  “做这一行关键是安全,不仅为自身考虑,也是为客户的资金安全着想。”郑表示,例如上述2亿美元的资金量,无论怎么运作都会惊动监管部门。所以一定需要拆分成非常小的份额,例如这2亿美元就被他们拆分进入近500个账户。“而且这些账户必须是企业账户。”郑世龙向记者介绍,如果个人账户一周内有超过20万人民币外汇的进出,就会触动监管部门的检查线,监管部门会抽查这些账户的运作情况。


  囤积香港等套利


  通过各种渠道出境的大笔热钱,都在做什么?在陈健明眼里,热钱回流至美国所获得的收益,远不能与在香港套利相比。最近人民币的连跌就是最好的套利时机。


  “说穿了非常简单,”陈健明表示,“不外乎在内地买美元,在香港高价卖出,在兑换成人民币后,再度进入内地,形成一个循环套取利差。”


  目前人民币市场采取了双轨汇率制度。一者为在岸市场人民币牌价(简称CNY);一者是离岸市场(可以简单理解为交易地点不在中国本土的人民币市场)人民币牌价(简称CNH).CNY汇率价格由内地资本管控,向来比较稳定;CNH汇率价格由离岸市场供求而定价,更反应市场实际需求,是离岸人民币需求的参考指标。


  其实在12月连跌以前,热钱冲击人民币离岸市场早在今年9月就已初见端倪。9月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发生后,人民币忽然成为抛售的对象。9月22日当天CNH的买卖价格大跌1.2%,9月23日再跌0.8%,跌至1美元兑6.512元人民币,相对于全球股灾之前的6.378,两交易日累计大跌超过2%。霎时间市场对于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大增,香港离岸市场出现了大量沽盘。


  其后人民币重拾升势,但情况到了11月底又进入下跌通道。11月30日至12月7日,央行公布的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从6.3482上升到6.3342。但同期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连续六个交易日都触及跌停,跌停价从6.3799一路下行到6.3659。陈健明表示,其间他每次的资金跨境流动都能获得起码5%的收益。


  “人民币的贬值与热钱外流更接近于鸡与蛋的命题。”陈健明说,热钱最重要的特点是投机,人民币有下跌势头,流动性强的热钱肯定会兑换为美元,一方面锁定利润另一方面方便套利。“这些资金反而不会主动选择回到美国,因为现在的市场状况中港两地有更多的空间。”


  陈健明表示,自己会选择集中在中国市场周边,择机而动。“当然,如果全球经济状况继续恶化,海外投资者大面积收回资金除外。”


  “以中长期为投资目标的资金,例如购入不动产的资金暂时还不会动。”陈健明认为,因为一方面中国经济基本面还没变,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也让中国很难被做空。另一方面中国是有资本管制的国度。


  其实外界对于未来经济的走势还没有一个共同的认识,高盛一周内的“变脸”就是最好的例子。11月下旬,高盛分析师向主要客户发送电子邮件,建议停止对香港上市大陆公司股票的继续投资,其认为“中国经济前景正面临巨大挑战”;一周之后在香港发布的高盛2012年亚太区投资展望发布会上,高盛中国的首席策略师朱悦又看多中国股市,认为香港的恒生国企指数还有20%~30%的上涨空间。


  “大家都没有统一看法,这种波动市反而最适合投机套利的热钱。”陈健明表示,连跌后他认为人民币短期内有重新走强的态势,为此他们又做好资金回流的铺垫。


来源:热钱流出四大路径曝光 囤积香港等套利机会 _ 财经频道 _ 中国财经交互网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