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热点

47万吨遗留铬渣围攻天津千人小村

  云南曲靖铬渣污染事件轰动全国后,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前往天津北辰区调查已停产国企同生化工厂的遗留铬渣问题,发现堆存铬渣围墙外一处水洼的六价铬检测结果是752.9mg/L,超出国家五类水质六价铬标准的7529倍以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11月15日~17日赴天津现场查看和采访了解到,北辰区周庄村这个只有千余居民的村子30年来死于癌症的达200人,每年死去的人中70%以上是因罹患癌症。周庄村现在希望收回同生化工厂无偿使用的土地,并获得相应赔偿。


  来自天津环保局的消息是,准备采取焚烧的方式将铬渣中的六价铬还原成三价铬,再考虑利用的事宜。12月初已进行联动试车,待一些小问题解决完毕,12月25日将带料运行。


  环保组织:天津郊区铬污染超标7000倍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近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来的一份报告显示,天津北辰区的国企同生化工厂过去50多年里产生了40多万吨剧毒铬渣,给周边环境带来了严重危害,其西南墙外的一处采样点所采集到的水样,六价铬的检测结果是752.9mg/L,相比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V类水所规定的0.05~0.1mg/L的检出标准,已经超过了7529倍。


  资料显示,天津同生化工厂建于1958年,属天津市化工局下属企业,建厂后开始用土法试产铬盐,1998年停产前,主要产品为重铬酸钠,俗称红矾钠,工业生产中用途广泛,在制革工业中用作鞣革剂,在印染工业中用作氧化剂等,属剧毒物质,根据 《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受公安部门管制。


  生产重铬酸钠过程中容易产生含铬废渣。资料显示,每生产一吨重铬酸钠,就要产生2.5~3吨含铬废渣。天津市政府有关资料显示,天津同生化工厂的历史遗留铬渣47万吨。含铬废渣中的剧毒物六价铬易溶于水,易致癌。


  绿色和平于8月22日和25日走访了天津北辰区同生化工厂及周边区域,进行了访谈及取样工作,还走访厂区及附近居民区、工厂区、河流、养殖场等,询问当地环境污染状况(尤其是水环境状况)及居民健康状况。


  绿色和平的第一个采样点位于同生化工厂西南外墙的水洼地,该处“存有高浓度的六价铬废水,而这些含六价铬的高浓度废水完全没有被清理或有任何防护及警示措施,随意暴露在环境中”。第二个采样点是与同生化工厂西南区一路之隔的居民饮用井水,第三个采样点是同生化工厂西北边工厂区内的污水井。采样次日,绿色和平将样本送往第三方独立实验室进行检测,实验室所采用的检测方法为 《GB/T7467-1987水质六价铬的测定二苯碳酰二肼分光光度法》。由北京华测北方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三个采样点的六价铬检出量分 别 为 752.9mg/L、0.010mg/L和2.824mg/L。照片显示,第二个采样点所采的水为附近居民的自来水。


  根据 《地下水质量标准》GB/T14848-93标准,地下水中的V类水的六价铬检出量为>0.1mg/L,第三个采样点所采集的排污井里的水体六价铬浓度也高达标准的28倍;根据 《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标准,I类水六价铬的检出量为≤0.01mg/L,V类水六价铬的检出量为0.05~0.1mg/L,第三个采样点的水质符合I类水标准,第一个采样点所采集的水体六价铬检出值是地表V类水标准的7529倍。


  现场调查:铬渣堆围墙外满眼黄色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11月15日~17日,到天津同生化工厂铬渣堆周围进行了现场查看,发现该化工厂铬渣围墙外的黄色触目惊心。


  从天津市区驱车往北辰区,过了北仓镇政府,就是引河桥。从引河桥下的公路往西不到一公里,在一堵破败的砖混围墙内,就是同生化工厂厂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欲进入同生化工厂厂区,被保安阻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围墙上的墙砖已失去了原本鲜艳的颜色,一米以下的地方被铬渣侵蚀,满是黄色和白色的印迹,甚至长出黄白色的绒毛。


  在同生化工厂区的南面围墙内,堆存着小山一样的黑色铬渣,尽管盖上了网状物,仍能从黑色的底色里,看到黄色特征非常明显的六价铬。而在西面和南面的围墙外泥土中,随处可见黄色的六价铬粉末,围墙西南角外的水洼里,水呈纯黄色。


  记者来到同生化工厂西边的周庄村,询问该村受污染情况。周庄村支书姓赵,查看了记者证以后,于11月16日上午,找来了村委会主任张志明、村委会农工商经理张志海、村民温国庆、苗金花等人向记者介绍情况。


  村委会向记者提供了一组照片,部分拍摄于2008年5月8日,当时铬渣堆所在地的西边和南边,均未见围墙,公路上的泥土中泛着黄色。另一些照片摄于雨天,铬渣堆外有不到一米高的围墙,黄色的污水流淌在周庄村坑坑洼洼的道路上,人车经过困难。


  “同生化工厂在我们村的上水方向,前几年没有围墙的时候,一下大雨黄水就流到村里。”11月16日,周庄村民委员会多位人士告诉记者,“到了雨季,田地里到处都是黄水,如果有外伤沾上黄水,要烂到骨头需要半年才能治愈。”“夏季村内的牲畜经常发生烂蹄现象,是因为同生化工厂的污水外溢所造成。”


  在村委会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在距离同生化工厂铬渣堆大约200米左右的周庄村村委会的地板上,多块瓷砖破裂,裂缝处浸出黄色的六价铬粉末,距离地面一米之内的砖墙外,也泛着黄白色痕迹。


  周庄村民:千人小村200人死于癌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接到的一份书面材料显示,有30名周庄村村民出具书面文件,怀疑其亲人患癌死亡的原因是铬渣污染,“村民中有许多患有鼻中隔糜烂、溃疡及穿孔,患气管炎、肺心病、肺癌、乳腺癌、子宫癌的发病率在天津市是高的。”


  43岁的张志海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的父亲、大哥、二哥和大嫂都死于癌症。他说,以前种水稻,品质好,但同生化工厂落户该村后,村民到政府交公粮被拒收,化验出大米含铬,只能拉回村里给村民吃。后来改种玉米和蔬菜,到市场上也没人要。他还说,过去天津一家公司在该村打井到300米深处,地下水仍然含铬。55岁的村民代表苗金花2004年养了近100只羊,不到一年,这些羊就陆续死掉。“开始我们还吃肉,后来就直接埋掉。”到2006年和2007年,发现羊死得太多,才全部处理掉了。


  村民温国庆说,“我们村小孩上学、大人上班都要走同生化工厂的墙角,旱天刮风粉末到处飞。”


  村党支部赵书记表示,周庄村赵支书说,周庄村是个小村,人口约1100人。该村最早死于癌症的人出现在上世纪60年代同生化工厂投产后,1980年代以来死去的人中有70%死于癌症,加起来有200多人了。


  周庄村委会提供的资料显示,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该村已经和同生化工厂交涉多次,一是协调该厂赔偿该村被多占的土地,二是协调该厂自1998年停产后的占地欠款赔偿等,三是向政府申请归还同生化工厂建厂时无偿占用的该村土地。


  2010年4月28日的一份文件显示,该村所主张的同生化工厂应付未付的各种欠款共计约1101万元,要求政府及与同生化工厂有关的单位赔偿。该村村委会主任张志明告诉记者,北仓镇政府答应解决169万元赔偿款,目前只到位119万元。


  政府治理:全部铬渣处理需两三年


  检索相关信息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来自中央的力量一直在推动该铬渣堆的治理,直到2010年天津市财政局会同市环保局下拨第一期资金5000万元,同生化工厂的遗留铬渣治理工作才正式启动。


  2003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执法检查组到天津检查,认为天津铬渣处理进程缓慢。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盛华仁当年6月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上指出:“天津市同生化工厂产生的17.5万吨铬渣已堆积多年,对周围环境构成了严重威胁。”盛华仁的数据从何而来,不得而知,但天津市正式文件上的数据是47万吨。


  天津市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2006年7月13日提交至天津市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9次会议的一份书面报告显示,戴相龙召开市长办公会议,成立了铬渣治理领导小组,组织进行了2700吨铬渣的高温干法解毒工业化试验并取得成功,形成《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


  天津市有关资料显示,原国家环保总局2005年对天津进行创模验收时,要求天津对铬渣等3个重点问题进行整改。天津市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的报告显示,天津2006年已经落实治理资金1150万元,还有2000万元待落实。但天津市政府2008年11月26日发布的《2008~2010年天津生态市建设行动计划》显示,到该报告发布日,问题仍然没有完全解决,天津又向中央申请55%的资金支持,项目总投资1.4亿元。


  该项目正式启动是在2011年。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1月份,天津市才开始运输设备采购项目招标;2011年7月,国家发改委批复了天津市同生化工厂40万吨铬渣无害化处理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


  11月16日,天津市北辰区环保局污染防治科科长付云起和高工刘林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他们接到过绿色和平的调查报告,对报告里提到的西南围墙外六价铬超标7000倍的数据,他们不作任何评价和比较。


  付云起和刘林表示,同生化工厂铬渣污染的治理是历史遗留问题,该厂原是天津化工局下属企业,天津化工局现在改制为渤海化工集团。天津市对铬渣污染治理采取的政策是“谁的孩子谁抱”原则,责成渤海化工集团负责,但同生停产后没人没钱,环保部门能做的就是督促同生化工厂给裸露的铬渣堆盖上防护网,一周左右检查一两次。


  付云起和刘林介绍,目前的治理方案是天津市政府跟渤化集团交涉制定的,主要项目是建立两个年处理能力10万吨的回转窑,采取边喷火边下料燃烧的方式,将铬渣还原成三价铬,再进一步处理利用,两条生产线的总处理量是一年20万吨,总投资2.67亿元,设备投资1.51亿元,运行费用1.16亿元。


  刘林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该铬渣堆的处理设备安装完毕,但电力不够;11月底将联动试车,进行空车运转,所有设备要挨个试,一切都没有问题了,还要带料运行3个月,全部合格后进行环保验收,验收后投产,计划用两三年,将堆存的铬渣全部处理完。


  12月19日,记者再次致电付云起,对方称,铬渣处理设备的电力问题已经解决,12月初开始联动试车,发现了一些小问题,目前正在处理。现在正在等待12月25日开始的投料试运行。他说,目前项目企业还没有将报告交到环保局手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11月17日前往天津市环保局采访时,宣教处一名姓郝的处长查看了记者证件,指示新闻科长闫平善为记者 “走流程”。郝处长表示,他曾接到过绿色和平的报告,但对报告内容不作评论。


  记者当天还拜访了同生化工厂上级公司天津渤海化工集团。集团宣传部部长范同标让记者找其集团下属的化工公司,化工公司“总经理室”一女性工作人员与一名声称负责处理此事的王姓总经理联系,对方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记者再次找到集团安环处,一直到下班,始终无人回办公室,拨打电话也无人接听。


  现场


  同生化工厂的围墙上的砖已经失去了原本鲜艳的颜色,一米以下的地方已经被铬渣侵蚀,满是黄色和白色的印迹,甚至长出黄白色的绒毛。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黑色铬渣尽管盖上了网状物,仍能从黑色的底色里,看到黄色特征非常明显的六价铬。


  村民


  村民到政府交公粮被拒收,后来化验出大米含铬,只能拉回村里给村民吃。后来该村改种玉米和蔬菜,到市场上也没人要。天津一家公司在该村打井到300米深处,地下水仍然含铬。


  数字


  该村最早死于癌症的人出现在上世纪60年代同生化工厂投产后,80年代以来死去的人中有70%死于癌症,加起来有200多人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