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动态

年关近企业不停招工补缺位

  农历新年将至,今年的岁末返乡潮和用工荒也较往年提前。除了家政行业薪酬节节高升,各大企业也正在用低标准和高工资保证自身的用工需求。


  再过一个月就将迎来农历新年,记者岁末走访多个人力资源市场和企业发现,今年用工情况也受此影响更为严峻。虽然有企业把工资提高了10%,但是照样留不住“潇洒走一回”的“80后”。而需求近年不断增加的家政行业薪酬水准更节节高,有不少普通保姆期望工资升至3000~3500元/月,足足比一年前涨了近1000元。


  找工人员打瞌睡


  连日来,记者走访市内多个人力资源市场后发现,尽管临近年底,一些企业和行业都纷纷进入一年中的用工高峰,但绝大多数市场都门可罗雀,鲜有求职者前来咨询。许多务工人员都想早些回家过年,对企业伸出的橄榄枝颇有些意兴阑珊。


  记者来到广州人力资源市场中心市场,发现偌大的大厅内,仅有几位工作人员在柜台前值班。由于几乎无人前来咨询,悬挂在厅内的数十幅招聘启事更映衬出招工情况的冷清。


  记者看到,除了某些企业对熟练技术工人的待遇提到6000元外,其余大部分岗位待遇都在2000~3000元之间。所不同的是,南航明珠、百佳、碧桂园等知名企业在招聘启事中明确写出将为员工提供医疗保险、养老保险、住房公积金等福利,交通补贴、加班费、过节费等项目也“一个都不能少”。不少公司为了在春天前后留住人,声称在12月、1月、2月每月多加500元奖金和100元年终奖,工资还可递增。尽管如此,半小时内也仅有4个人来大厅内晃了分钟后便离去,还有一个人直接坐在椅子上打瞌睡。


  家政行业:


  保姆待岗等高薪


  在同样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家政业,用工难则以另一种方式呈现。“有的阿姨宁愿待岗,也要达到心理预期的薪酬才肯上班。”广州市家庭服务业协会秘书长莫小英告诉记者,最为普通的保姆目前每个月的期望薪酬不少人也从一年前的2500元左右提升到3000~3500元,有的雇主为了留住阿姨,唯有提高工资。


  “关键是家政行业总给人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有的从业人员觉得低人一等,有别的工作都不愿意来做。”莫小英说,另一方面,雇主的要求比较个性化,部分从业人员的心态和技能达不到雇主的要求,雇主也自然不愿意出这个钱。


  记者了解到,早在2007年广东省家政行业协会曾经公布过一次行业指导价,当时最高的母婴护理员即月嫂指导价不过为2900元以上/月,住家保姆为800元以上/月,事隔四年,家政行业实际工资已经远远抛离这一指导价。


  出口企业:


  只要识字就聘用


  作为过去消化劳动力最多的出口行业,近年来在订单下降的情况下还是继续感受到用工难的压力。“今年上半年开始就感受到招工难的压力,工人的期望值至少涨了10%。”广东新人类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吴金存说出不少企业的心声。


  记者从广东省外经贸部门了解到,数据显示仅今年上半年广东省外贸企业从业人员劳动报酬就同比增长19.8%;今年初以来外贸企业的实际用工成本普遍上升15%~20%。企业缺工情况依然存在,78.7%的企业反映不同程度缺工,且员工流动性较大,普遍达到7%~8%。


  “有些洗发水企业招负责混兑的工人都降低了条件,只要识字就可以了。不过有些产品是英文包装,工人也会搞错。”广州开发区一家世界500强企业负责人力资源的副总经理向记者透露,目前其公司外省工占比达到80%,随着春节的临近,提前返乡或者跳槽的现象增多,企业唯有不停招人弥补新增的缺口。这位负责人表示,现在求职者随便辞工后,很容易又再上岗。对于其所在的企业来说,给普通线路板工人开出的工资最高已经达到差不多3000元/月,但是企业已经感受到巨大成本压力,很难再增加下去。


  专家分析:


  用工形势“两头缺”


  广州市人力资源中心市场主任张宝颖告诉记者,今年市场岗位与求职者的比例为1.27:1,比上半年企业提供的岗位数降低了6%,但求职者人数更降低8%,预计全年下降的幅度都将达两位数。由于目前返乡的比例还需要统计,所以明年一季度的用工形势还不能确定。


  不过,全球人力资源机构万宝盛华集团日前发布了关于明年一季度的雇佣前景调查报告:明年第一季度,中国大陆的净雇佣前景指数为17%。其中,与2011年第一季度相比,华南区降幅为24个百分点,广州地区降幅为23个百分点。


  华南农业大学经济学教授罗忠明分析,在当前人口结构改变、产业转移和区域经济均衡发展的背景下,部分地区用工相对紧缺的趋势将难以改变。“目前用工的形势是‘两头缺’,缺乏高端的专项技术工人,低端干脏、累、差活的工种也缺人。”罗忠明表示,一方面企业要通过技术改造更新产业升级的方式解决高端缺工的问题,另一方面则要通过改善工作环境,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来减少低端工种的需求,以解决目前用工结构供需错配的问题。


  找工故事一:


  家政不爱“住家工”


  “一到年底,我们就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不过有钱赚,辛苦也觉得值。”昨日中午,钟点工张大姐一边啃着冷馒头,一边前往中山大道西某小区给人家做清洁。张大姐告诉记者,自己在小区已经干了10年,每年的收入都在增加。“我每天早晨6点起床,先去一户人家做早餐、买菜,帮忙带孩子,中午过后再去另一家打扫卫生,下午接送完孩子后,晚上又去第三家做保洁,晚上9、10点钟才到家。有人给我开出3000元一个月,但我不乐意,因为只做一家的话很不自由,还不如自己辛苦点打多几份工。”


  找工故事二:


  普工不愿“签合同”


  “现在生活成本不断上升,吃饭都比以前贵了很多啊,工资里每月多出的几百块,很快就被支出抵消了,所以一旦遇到待遇更好的工作,我还是会跳槽的。”来自四川达州的小袁曾经当过普工,他表示自己一般不愿签合同,因为希望拿到手里的现金更多一些,“没有合同的制约,跳槽更方便。”对于人才市场招聘栏里提供的各种岗位信息,小袁表示自己过来只是转一圈:“工资两三千元的工作在哪都能找到,做起来很辛苦,又没什么挑战性,我来看看有没有设计创意方面的工作,想换一个领域从头学起。”


  找工故事三:


  90后不想“留下来”


  “身高1米7以上,年龄35岁以下,学历高中以上,这是我们以前招保安的标准,现在这个标准也只能放宽,1米6以上也可以当保安了。”说起当前的招人难,粤华公司的总经理助理杨达明深有感触,他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项目对保安的薪酬水准已经提升到最高两班倒2800元/月,而且包吃包住,但还是留不住人,不少保安觉得职业无前途,得不到社会认同,临近春节,更有几名“90后”提前辞职不干,留也留不住。“就是要提前回家,怎么留也留不住,我说先放个15天的长假再说行不行,还是不肯。”杨达明无奈地说。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