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安全

如何判定网络谣言的危害大小

  没有网络,甚至不通电话的村庄时代,有没有谣言?当然有。


  譬如二三十年之前,我的老家就出现过这样的谣言:某月某日,女婿要给丈母娘家送多少斤面,多少丈红布,如果不送,就会大难来临。谣言一出,还真有人信,只见村庄的大道小路上,一些丈夫携妻带儿,挑筐送礼络绎不绝。对于谣言人们将信将疑,最后呢,当然不了了之,谣言与一些人都成为笑谈。


  最严重的一次谣言,是关于儿童疫苗的,令我记忆深刻。一次放学回家,父亲严肃地对我说,你知道吗,凡是年初打天花疫苗的孩子,一个月之内都要死掉,你弟弟打了这种疫苗。父亲还说,外村的一些人家都在给孩子准备后事,还有给孩子杀猪杀鸡慰劳的。我当时吓得一哆嗦,简直是晴天霹雳。一个月之后呢,还是笑谈。


  我想说的是,村庄时代谣言也会满天飞,但辟谣机制完全没有,只能靠时间来检验。最终,它提升了人们对谣言的免疫力,人们对更多的谣言不再相信,谣言尽管对人们心理造成一定的影响,但它不必然造成社会不稳定或更为严重事态发生。


  前些天,中央电视台报道说,前不久,一则标题为“5000警官打造长沙最牛婚礼”的视频在国内各大视频网站迅速蹿红。视频画面显示,几台婚车停在路上,一排法院的警车陆陆续续地从旁边经过,还有数百名法警步行而过。视频声称结婚新人“背景强硬,有5000警察护卫,百辆警车开道,‘公车私用’帮婚礼充门面”。


  原来,两个网友将法警与市民结婚巧合的场面,做成了反映特权腐败案例的视频。看完这则视频,相信的人会想,这是什么背景啊,有五千警察来护卫婚礼?也有跟帖表示怀疑,认为视频是假的,不可信;批评的跟帖中,更多的是质疑特权行为,认为社会风气坏是这些国家工作人员造成的,竟然敢动用如此多的警力,为私人婚礼服务。随即,当地法院的网站上发布了辟谣声明,当地媒体也接着发布了相关消息。


  然而,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和《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湖南两位网友被行政拘留5日。


  这两位网友扰乱了公共秩序吗?通过央视记者采访画面,我们看到,这则恶作剧过后,并没有给当时过路的警官们造成不良影响,也没有给结婚的人家造成不良影响,人们都一笑置之,没有谁受到严重伤害;或许有人会认为,发布这些视频谣言,可能使社会不安,甚至会造成社会不稳定。但尚未发生的后果如何作为处罚依据呢?如果有人说,无害的谣言能够提高人们的免疫力,那是不是应该奖励这两位网友呢?最后的可能性就是,它可能有损司法部门的形象。


  不可否认,有的网络谣言曾经造成过很大社会危害。但在本案中,将一则并不高明的视频予以耸人听闻的标题,从而使之契合某种人们习见的社会风气,人们最大的可能,是借此抒发胸中疑虑或块垒,而在网络时代,这种恶搞很快就可以被化解,消弭于无形,危害有多大呢? (作者系北京学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