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动态

观望者百视通:IPTV播控平台对接悬疑

  核心提示:百视通在IPTV业务上仍面临着多种可能,但其此前与独立与电信运营商合作的“1 1”模式已经难以继续。


  对于去年12月30日才借壳上市的百视通来说,其上市伊始就面临着一场并不算小的危机:一方面,其主业IPTV播控平台正面临被CNTV主导的另一平台合并的风险;另一方面,各地电信运营商也可能会终止与其在很多城市IPTV业务上的合作。


  2011年12月29日,国务院三网融合工作小组专家成员傅峰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了多地电信计划在IPTV平台对接上转投CNTV,以及广电两大IPTV平台准备合并的消息。此后一天,三网融合第二批试点城市正式出台,有传闻称,广电总局和工信部的博弈以双方各让一步告一段落,而百视通成为这场博弈中的牺牲品。


  对此,百视通有关人士表示,“我们还没有接到广电总局任何关于合并平台的文件,对于外界的传闻不便评论。”


  其实,百视通从2011年开始就与国外电信运营商在海外市场拓展IPTV,同时也在互联网电视等领域取得很多突破,这些也是百视通规避政策风险的一种态势。对于2012年即将迎来爆发性增长的国内IPTV业务,百视通显然也不愿意放弃,与CNTV接下来的谈判将非常重要。


  百视通在IPTV业务上仍面临着多种可能,但其此前与独立与电信运营商合作的“1 1”模式已经难以继续。


  分成比例之变


  对于今天面临的局面,百视通方面其实一直有着心理准备,其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在10多个地区合作的“1 1”模式,已经成为广电系统内部的眼中钉,不仅受到IPTV冲击的各地有线运营商的反对,与2010年7月获得IPTV播控总平台建设权的CNTV也存在竞争。


  根据2010年7月公布的三网融合试点方案,电信运营商推出的IPTV的内容播控平台的建设权归属广电,而广电总局将内容播控总平台和各地分平台的建设权交给了CNTV,但是考虑到百视通2005年以来在IPTV上持续的投入,就保留了百视通在上海、厦门、哈尔滨和大连四地的IPTV播控平台。


  2010年9月CNTV投资建设的总平台完成建设,并在2010年底完成与北京、青岛等8个试点城市分平台的对接,但在与电信运营商回传网络的对接谈判中却遇到了问题。按照傅峰春的说法,谈判进行了多轮,电信方面在技术等多个方面提出多个理由拒绝对接,而同时其与百视通在全国范围内的IPTV用户却达到了近1500万。


  广电总局科技司有关人士表示,说到底电信运营商之所以拒绝与CNTV平台对接,主要是因为收入分成的问题,在与百视通的合作中,电信可以分到50%的收入,但是CNTV提出的是“1 1 1”的模式,就是将地方电视台的利益也考虑在内,这样电信运营商拿到的收入分成比例可能只有30%-40%。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电信运营商做出这样的选择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对于百视通来说,其在广电内部却面临着CNTV、各地电视台和各地网络公司的集体反对。在上述三方的集体要求下,广电总局去年10月开会通过了将CNTV与百视通的IPTV平台合并或对接的初步方案,对此百视通方面一直没有正面回应,其在2011年最后几个月一直在推动的是公司的A股借壳上市并在最后时刻完成。


  中广互联CEO曾会明表示,“对于完成上市的百视通来说,CNTV要整合他们的难度将大大增加,其实从市场的角度来看,百视通的市场运作能力更强,而且存在两个平台的竞争对于消费者来说也是好事。”


  IPTV播控平台对接悬疑


  对于电信运营商同意终结与百视通合作的消息,本报记者向百视通和深圳电信求证时都没有得到正面的回复。不过记者了解到,绵阳广电局等在12月底还在当地电视台发布公告称,绵阳地区获得内容传输许可资格的只有广电,其他任何形式的电视传输服务均为非法,将面临取缔的风险。


  显然在有些地区电信运营商与CNTV和当地电视台的对接谈判依然没有结果。百视通也一直在采取观望的态度。


  对此,流媒体有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其实这是两大部委在三网融合上博弈的结果,此前对于三网融合扩容持反对态度的广电总局,最终之所以同意新增42个试点城市的第二批试点方案,是因为电信运营商做出了与CNTV的播控平台对接的承诺。”


  如果该说法属实,百视通无疑就是博弈中的牺牲品。然而对此曾会明指出,“在第二批试点城市的问题上,广电和工信部的确有很多分歧和博弈,但是要说最终会细化到CNTV和百视通的问题上,这只是外界的猜测,其实双方的让步是因为十七届六中全会上通过的文化体制改革的大背景。”


  消息人士告诉记者,“这次第二批试点城市的出炉对于电信方面是重大利好,其IPTV有望获得爆发性增长,对于电信来说如果IPTV用户人数大增,即便分成比例下调也是其网络资源得到充分利用的好机会,而且其整体收入可能会继续增加。”


  不过广电更希望电信运营商能在宽带的网间结算费用降低、IDC和基础运营商资格方面做出让步。不过本报记者从广电总局了解到,到目前电信运营商依然没有在这方面对广电做出让步,这是广电接下来要继续争取的方面。


  谈判走向


  对于已经上市的百视通来说,此前其来自IPTV收入分成和广告收入,占其整体收入的70%以上。显然对于拥有1000多万IPTV用户的百视通来说,这块主营业务是其当前不可能放弃的业务。


  对此广电行业专家、视讯中国副总经理包冉表示,“对于CNTV来说,通过资本并购的方式来收购百视通的IPTV业务显然不可能,让电信运营商放弃与百视通的合作,也将面临着很多用户的售后服务的争议,而与百视通合作推广IPTV是最好的选择。”


  在他看来,CNTV和百视通都拥有丰富的节目资源,百视通拥有很强的市场运营能力和上下游战略合作伙伴,双方联手开拓IPTV业务既可以将现有的1500万IPTV用户完成平稳过渡,又可以在即将全面试点的第二批42个城市开拓更多的增量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CNTV打造的云南模式还将地方电视台的利益考虑进来,这样最终的IPTV模式就可能变成“1 1 1 1”的全新模式,就是将CNTV、百视通、地方电视台和电信运营商的利益全部捆绑在一起,共同就IPTV的市场进行开拓,并对IPTV内容和广告收入进行分成。


  这一模式看似是充分考虑四方利益的模式,然而却存在着分成比例的问题。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以前百视通模式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电信运营商可以获得更高的分成比例,如今分成方增加到4个,电信运营商分成比例可能下降到30%以下,对此电信运营商是否接受是个大问题。”


  同样,无论是CNTV、百视通还是地方电视台对于分成比例的下降都不满,即便四方达成分成协议,受到IPTV冲击的地方广电运营商会更加反对,不排除继续通过各种方式来抵制IPTV的可能性。


  在这样的情况下,CNTV与百视通以及电信运营商的谈判看来都不会很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