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行业网站

电商融资额普遍夸大成潜规则:风投明知不戳破

  核心提示:一位VC人士表示,融资额夸大集中出现在电商、团购等过去两年非常热门的领域,就是因为多家企业获得融资,所以才争相高报融资额。


  原题:电商融资“皇帝新衣”:谁在忽悠谁?


  潘沩 上海报道


  品聚网与盛大集团的一纸争端,脱下了电商企业融资额的“皇帝新衣”:电商企业普遍融资额夸大。


  事实上,不止品聚网,一些非常知名的电商企业,如凡客诚品、拉手网、窝窝团、走秀网等都有不同程度的融资额夸大。


  记者最近调查了多家电商企业的工商资料以及包括VIE结构在内的协议,发现不少“融资额夸大”的疑云。而电商业内和VC投资人士都告诉记者,电商企业融资额普遍夸大,这是业内“公开的秘密”,想“忽悠”的是电商企业的供应商和目标用户。


  “亩产万斤”之电商融资版


  2011年7月,原盛大金酷游戏CEO葛斌斌杀入电商江湖,成立了C2C电子商务网站“品聚网”。一开始,葛斌斌就对媒体宣称,盛大集团将联合其他两大投资方,投资20亿元人民币给品聚网。于是,品聚网冠上“盛大品聚网”的头衔。对此,盛大集团保持沉默,既未承认亦未否认。


  半年过去,正式运营仅3个月的品聚网走到了倒闭解散的边缘。当“盛大品聚网”即将倒闭在疯传时,盛大集团出面否认,声称从未投资过品聚网。随后,葛斌斌放出了与盛大集团董事长陈天桥的聊天记录。


  1月12日,盛大集团新闻发言人张瑾告诉记者:“盛大集团肯定没有跟品聚网签过投资协议;哪怕是框架协议都没有签过。以前品聚网宣称盛大集团投资时,我们没有专门发公告澄清过,但有人问起时,我们都明确告诉对方,盛大集团没有投资品聚网。现在要澄清,是因为‘盛大品聚网’倒闭的说法,对盛大的品牌是很大的伤害”。


  记者联系过葛斌斌,但截至发稿时,葛尚未回应。从双方各自的发言来看,葛斌斌仅跟陈天桥聊过,希望盛大集团投资1.8亿,且未获得陈首肯。


  无独有偶。最近酒仙网董事长郝鸿峰开始活跃在媒体,声称酒仙网在2011年5月和11月,分别获得投资2000万美元和5000万美元,11月这一轮投资者是红杉资本和东方富海。


  1月11日,郝鸿峰接受记者采访,确认了上述数据,并表示酒仙网第三轮融2亿美元,已经在跟一些很大的私募基金在密切接触。郝鸿峰告诉记者,酒仙网2010年销售额为1亿元人民币,2011年将是5亿元,这一数据比其他红酒网站加起来还多;


  酒仙网人士向记者确认,酒仙网的实体运营公司为北京酒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酒仙”),酒仙网的销售额、利润皆在北京酒仙名下。郝鸿峰虽另外拥有公司,但那家公司跟酒仙网的业务和财务独立,没有关联交易。


  北京工商局提供的资料显示,北京酒仙2011年3月以前,注册资本为200万元人民币,出资方为郝鸿峰和贺松春;2011年3月15日,北京酒仙注册资本变更为1000万元,除了原股东增资外,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粤强酒业”)货币增资150万元人民币。


  2011年11月,北京酒仙的注册资金变更为1225.8万元人民币,其中粤强酒业的出资额变更为197万,粤强酒业和郝鸿峰、贺松春的出资总额仍为1000万元。同时,天津红杉聚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认缴112.9万元人民币,东方富海(芜湖)股权投资基金、东方富海(芜湖)二号股权投资基金分别认缴76.8万和36.1万元人民币。


  此外,北京市工商局还提供了北京酒仙的“投资者注册资本缴付情况”、“章程修正案”和“交存入资资金报告单”等表格,皆显示,两家私募股权基金的实际出资就是100来万。


  一位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告诉记者,会计师事务所是以公司章程为基准来验资的,如果公司章程中写,投资人实际缴付的注册资本为100万元,那么就算投资人出资大于100万元,也不视为是股权投资,而会处理成“股东借款”。


  工商资料还显示,北京酒仙2010年的营业收入为145万元,是郝鸿峰声称的1亿元的几十分之一。


  而且,北京酒仙是纯内资公司;纵观其工商资料的内档,并无将股权质押给其他公司的现象,也就是说,北京酒仙没有VIE结构公司,它无法接受美元投资。此外,投中集团的数据资料显示,东方富海集团此前没有募集美元基金,2012年才开始进行募集,拟在年底募集完成,规模为1.5亿美元。


  综上可知,北京酒仙若不能提供其他相关实体获得融资的证据的话,那么,它在2011年两次融资时,获得的真实融资额,分别仅为197万元和225万元人民币,和郝鸿峰宣称的2000万美元和5000万美元相差甚远。


  电商行业的“集体浮夸”


  据记者了解,电商企业夸大融资额似乎已经成了行业的“潜规则”,电商企业和投资人各方,大家私下心知肚明,明面上却不戳破。


  记者在多位电商从业人士和VC人士处了解到,其他电商企业的夸大幅度还是以真实融资额为基础,在此之上“稍作润色”,但这一现象非常普遍。


  他们告诉记者,一般来说,一家电商企业,A轮融资往往为几百万美元,


  多也不会超过1000万美元;B轮涨到2000万美元;如果企业继续表现良好,C轮再涨到5000万美元或更多一些。京东商城在自主式B2C企业中一家独大,才有最近一轮十多亿美元的融资额。


  一位VC人士表示,融资额夸大集中出现在电商、团购等过去两年非常热门的领域,就是因为多家企业获得融资,所以才争相高报融资额。


  这位VC人士表示,作为投资人,他对各企业的融资额大多心里有数,“只要不要吹得太厉害”,并不介意企业家稍做修饰。他认为企业家夸大融资额,主要是想“忽悠”经销商和客户,让对方觉得自己实力强。


  从投中集团提供的2009年以来的电商融资表来看,单笔投资额大于4000万美元的有20多家,该表中所列数据均为电商企业宣布的融资规模。


  其中,拉手网宣称B轮和C轮分别融资5000万和1.11亿美元。拉手网去年末递交过上市申请,其招股书显示,拉手网B轮融资4120万,C轮融资如其宣称。


  凡客诚品宣称其D、E、F轮融资分别为5000万、1亿和2.3亿美元。而凡客诚品的关联VIE结构公司北京凡库的工商资料显示,在对应时间里,北京凡库的投资总额分别增加了3000万、5000万和1.91亿美元。接近凡客诚品人士亦指出,北京凡库投资总额数据的变动,与凡客诚品获得融资的数据颇为吻合。(参见本报1月2日报道《凡客真相:一年亏损6亿 利润率负20%》)


  所谓A公司的VIE结构公司B,往往是一家外商投资公司,外资基金将要投资给A的金额注入B公司,并占有B公司的部分股权;A公司的股东将A公司的所有股权质押给B公司,然后A、B公司之间有一个协议,由B公司通过此协议来控制A公司的运营。通过查阅B公司的融资情况,即可获知A公司的真实融资额。


  由此看来,拉手网和凡客诚品的融资额可能都会有一定的夸大,拉手网的夸大幅度很低,基本上反映了真实融资情况。


  此外,接近窝窝团人士告诉记者,窝窝团上一轮的估值为4亿美元左右,融资额为6000万美元,不到其宣称的2亿美元的1/3。


  除了上述融资额超高的企业,记者通过上海工商局,查阅了两家上海电商企业的工商资料,它们公开宣称的融资分别为:也买酒于2011年5月获得C轮融资4000万美元,加上A、B轮,融资总额为5300万美元;钻石小鸟2011年3月宣称获得融资5000万美元,加上A、B轮,融资总额为6200万美元。


  也买酒的实体运营公司为上海眸世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眸世贸易”),眸世贸易的股东将所有股权质押给也买(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也买商贸”)。也买商贸为眸世贸易的VIE结构公司。上海工商局网站显示,也买商贸的注册资本为2000万美元,实收资本为1120万美金。


  这一数额与也买酒宣称的5300万美元相差颇大。记者就此致电眸世贸易。对方表示,董事长袁疆在外出差无法接受采访,并回答“我们宣布的融资额都是真实的。”用以“融资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来解释两个数额的差距。


  记者进一步询问,眸世贸易是否以股东借款也充作融资。眸世贸易发言人默认了,并表示具体情形不便向记者公布。


  一位熟悉VIE结构的律师告诉记者,外资基金投资本土企业时,其股权投资主要以注册资本和资本公积出现。比如,外资基金以3000万美元认购1000万的注册资本,那么1000万作为注册资本,剩下2000万则进入资本公积;如果1000万美元认购1000万注册资本,则全部进注册资本。但如果以股东借款方式投入公司,则不是被投公司获得的股权融资。


  钻石小鸟的实体运营公司的VIE结构公司,是上海溯天珠宝贸易有限公司。公开信息显示,其注册资本为4175万美元,实收资本为3975万美元。与其宣称的6200万美元略有差距。1月12日,记者致电钻石小鸟就此询问,对方表示随后会给出答复。但截至发稿时,仍杳无音信。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