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B2C

速途专栏:网络购票替“春运”隔靴搔痒?

  

速途专栏:网络购票替“春运”隔靴搔痒?


  (速途网专栏 作者:康斯坦丁)春运来了,中国人民沸腾了,每年的春运的客流量大约25亿左右,绝对是地表人口最大移动。与任何有利于GDP虚高的工程相似,中国铁路的发展不可谓不快,西藏通铁、火车提速、动车组,还有2012年的网上购票,各种威武的里程碑事件标志着中国铁路局进入了发达国家行列,更难能可贵的是,我们又是用2年的时间完成了发达国家20年才完成的任务,当然,我们也出了一些发达国家100年也出不了一次的事故,然而,一片威武始终无法掩盖一票难求的尴尬,看到农民工兄弟扛着行李夜以继日地坚守在售票大厅门外的景象,我不禁感叹: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个回不去的家!


  目前,中国铁路总长度超过86000公里,运输系统的规模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这个数字《新闻联播》估计早就严肃地播出过了,可老百姓的麻烦在于生的太多,谈总量的时候还耀武扬威牛逼哄哄的,一谈人均立刻痿得抬不起头来,事实上,中国人均的铁路长度仅有约6公分,还不如一根香烟的长度,你说坐着香烟千里迢迢回家过年,能舒服吗?


  这就是中国百姓的现状:住的地方不如屎大,能消费得起的交通工具还不如香烟长。当然,我们也应该相信一个能办好奥运的民族必然也能搞定春运,事实上,铁道部的领导每年都会跑出来做煽情的演讲,他们分别承诺要在2005,2007,2011,2015年解决一票难求的问题, 火车站贴满了“打击黄牛”的红色条幅,接着施行实名制购票,这些手段甭管有没有效果,领导站出来讲话了,百姓们就该高呼万岁:和谐,和谐!更何况,传统而保守的铁路局今年又玩起了高科技,隆重推出:网络购票,领导想的这么周到,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还在那怨声载道,着实给国家和人民添了不好麻烦。


  网络订票:隔着靴子替春运瘙痒?


  今年春运,铁路首次施行互联网购票,号称能极大的缓解过年回家群众的购票压力,但事实上,朴素的12306网站之于春运来说,只不过是隔着靴子替春运挠痒痒,越挠越痒,越痒越挠,直到系统和精神一起崩溃!


  承载着中国广大群众回家过年的重任,12306网站一夜爆红,从1月5日起,12306网站的日均点击数量超过10亿人次,同时在线的独立用户高达250 万人,单日交易量高峰达188万笔,上线一周内网站访问用户占全球互联网用户的0.9%…这样的成就虽然赶不上腾讯,谷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但流量能直接秒杀一些团购、视频网站,真可谓互联网的一支奇葩。可幸福来得太快,让12306网站有些猝不及防,带宽不足让网站瞬间呈现拥堵现象,“当前访问用户过多,请稍后重试”成为12306出现频率最高的提示语,而这种拥堵现象,在每天8点、10点、12点、15点的放票时间,更是会达到规律性高潮。


  守候在电脑前,狂点鼠标,拼命刷新,接着银行卡里的数字有节奏的减少,却不见订票成功(据统计,付款成功,未见订单的情况每日占交易比例的1.36%),成为回家族们新的生活状态,难怪有网友戏称,12306网站只不过是把火车站里的焦虑转移到了电脑显示器前,缓解的只是春运期间火车站治安管理的压力,其实,大多数的人在春运期间路过火车站都是要绕行的,一方面可能真不需要买票,另一方面可能是真看不了售票大厅前的悲催场景,从这个角度上讲,网络售票替春运隔靴搔痒之外所带来的附加值还是非常可观的!


  压力测试:同国际接轨?


  中国领导的思路总是圆滑地经典: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谈法制,你和他谈法制,他和你述国情,你和他讲国情,他就微微一笑:同你谈接轨……网友质疑购票系统上线前是否做过压力测试时,领导经典地回答:做过,而且是按照国际标准进行了测试!


  据某铁路局工程师介绍,12306 网站的设计目标是参照国际网络购票经验,法国、德国等互联网售票比例约占总量的10%~20% ,折算到中国的情况就是每日能满足销售交易100万笔,而且系统上线前,铁路部门还花大价钱委托惠普公司利用SAAS测试机制,从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多个测试站点模拟并发访问,就系统性能是否满足设计指标,最大处理能力,以及稳定性进行了测评,当然,领导对外发布的报告中,一定是合格和没有问题的,网站出现过多无法访问的情况,只是局部现象,最高峰值不小心达到了单日166万笔也是不可预知的异常情况,而且,铁路局发现上述情况后,肯定也是采取了有效措施,例如将互联网接入带宽至1.5G, 邀请一些或真或假或者台词都背不熟的电子商务专家当参谋,同时优化订票流程,减少支付偏差,最后,在网民一片烦躁中,领导又淡定地笑了!


  笔者相信只要网站购票并不存在技术上的难题,系统忙不过来的主因也绝不是带宽或者电子商务专家能解决的,更重要的是,把解决春运难题的希望寄托在互联网购票系统上实在是一件很娱乐的事情。


  望票兴叹,压缩在火车里的生存弹性


  截止到2012年,铁道部已经有火车站排队、电话订票和互联网订票三种方式售票,手段不可谓不丰富,只是老百姓关心的是:我们何时能顺利买到票,并且能体面的回到家里?在正式抱怨春运的苦逼之前,先讲两个比较火的段子:


  A.学生:到莫尔道嘎的卧铺还有吗?售票员:没了。学生:硬座呢?售票员:也没了。学生:站票还有吗?售票员:有,但不售学生票。学生:为什么?售票员:铁道部说了,今年不让一个学生站着回家!


  B.两个同在外地工作的老同学家乡会面之后,相互诉说着回家的艰辛,甲说:老兄,太不幸了,春运火车上我老婆被挤得流产了;乙说:你够幸运了,我老婆竟然被挤得怀孕了!


  韩寒曾经说过:对于一个喝的下三聚氰胺奶,吃得下地沟油,看的下中超联赛的民族,你还能指望他们有什么更高级的要求吗,外国人都很难想象这个民族对生活质量的要求有多低……没错,我等屁民对生活的质量要求并不高,事实上,已经被压缩的很低了,还好,我们明白生存弹性的道理!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们枪毙爱情阉割理想,尽最大可能收敛欲望,小时候童言无忌,那时候我每天换理想,把神马作家、科学家、艺术家、画家通通当了一遍,现在面对春运的时候,我的理想就是能变成一本挂历,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挤不上车或者无立锥之地了,我可以被挂在墙上,不用担心上不了厕所的问题……


  其实,春运面前,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回不了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