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动态

一人过年再引养老话题 “以房养老”难题不少

  “以房养老”也被称为“住房反向抵押贷款”或者“倒按揭”,是指老人将自己的产权房抵押或者出租出去,以定期取得一定数额养老金或者接受老年公寓服务的一种养老方式。然而,由于政策的不完备,不少渴望以此方式养老的老人眼下遇到的难题也不少。


  盼望改变一人过年现状


  春节前,记者在市家政网络服务中心了解到,每年过年期间的保姆荒现象在今年更加突出表现出来。在网络平台工作室,服务人员告诉记者,自从小年儿开始,通过网络平台寻求家政尤其是保姆的用户就一天天增多,尤其是家中老人生活不能自理的更希望尽快找到保姆,宁可多付报酬。“即便如此保姆还是供不应求。”家政网络服务中心办公室主任张燕指着电脑网页上数十个需求信息说。


  服务中心经理张作一告诉记者,春节前还有一个突出现象,就是独居老人寻求有人陪自己过年。家住新城区的一个老人身体不错,日常生活都能自理,只是每到过年时便觉得孤独。老人说,如果有人陪自己过年,自己供吃供住还给报酬。张作一说,服务中心多次接到独居老人希望帮助联系以房养老。这些老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房产,其中一部分老人退休金很少或者没有退休金,养老的唯一保障就是自己的房产。越是到过年的时候,他们的这种需求就越强烈。


  为此,服务中心也多方打听这种养老方式办理的程序,但不论银行还是保险公司目前都没有开办这个服务项目。随着社会老龄化日益严重,养老尤其是独居老人的养老已经成为社会不能回避的问题。“她老伴儿和她离婚多年,老家又是外省的,一个儿子几年前不幸去世,为此承受了很大的精神打击。每年过年前都得为她申请困难补助,还要到家里看看。”连山区北宁社区主任张素秋说起辖区一个居民的家境时内心透着同情。从这个居民家里出来,张素秋告诉记者,家里收拾的挺干净,也贴了对联,可说起过年时,这个居民脸上却看不到兴奋。一个人仅靠低保金生活,再过几年岁数大了,有个头疼脑热的身边都没个人。她也多次提出找个好一点的老年公寓,费用就指望现在的40多平方米住房。但是,谁也不知道咋用房子养老。


  以房养老难题还真不少


  解决部分困难独居老人“守着房子受穷”的现状,首选也是最现实的出路就是以房养老。然而,由于政策的不完备,这条道走起来并不顺利。按照北京等地“以房养老”模式,以一套价值70万元左右的房产为例,最多能从银行贷款42万,根据当前利率,五年期以上贷款基准利率是7.05%,以贷10年计算,每个月可以从银行领取约4887元,10年后与银行结算时,除了本金42万元外,还需要偿还166486元的利息。而在我市,即使房价折半计算,每月2000多元钱也足以使老人生活得很好。


  那么,以房养老眼下面临哪些难题?律师冯树仁说,2007年我国出台《物权法》,规定“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期间届满的自动续期”,但对于自动续期是否需要支付钱款以及需要支付多少则没有明确规定。到期后存在房产因支付较高续期费用而贬值的风险,这也是多数银行对以房养老持观望态度的主要原因。


  还有一个难题,就是按“以房养老”设想,应是逐月支付费用给老人直至去世,但人的寿命是不能预知的。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人的寿命是越来越长了。若保险公司预测老人寿命较长,每月支付金额会较少,一旦老人过快辞世,又会引发家属与保险公司对房屋剩余价值的争论。另外,房屋估值也是一个难题。一旦楼市发生变化,房价下跌时,保险公司手中的抵押物业贬值,可能会导致保险公司亏本;反之楼价大升时,不排除有部分早年抵押物业的老人悔约。


  《辽宁省老龄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中提出,我省将开展“以房养老”(住房反向抵押贷款)和农村以土地养老等新的保障制度试点工作,届时这些难题会逐一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