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业界

中国网络文学二十年:始终面临是否还是文学拷问

  自1991年4月,中国留美网络作家少君在网络上发表第一篇小说《奋斗与平等》,中国网络文学已经走过了整整19个年头。网络渐成青年作家创作的主要阵地。从惊叹、赞美,到质疑、非议,不断自我调整的网络文学焕发着勃勃生机,也始终面临“是否还是文学”的拷问。


  “互联网时代的文学深刻改变了文学的存在方式。它打破垄断,让更多人参与写作。赞美它,是因为它解放了书写。”从网络文学作家转型,如今已成为著名出版人的路金波更喜欢“互联网时代的文学”这个定义。在他看来,早先的网络作家都很看中传统,最后往往回归传统的书籍出版方式。


  如1998年“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这是第一部最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中文网络小说。当年,这个由网络萌芽的恋情,进入现实最终却以女主角“轻舞飞扬”不期然的离世告终的故事,在网络上一再被转载,使得小说像一股热浪在网络上延烧开来,达到无国界之境。


  但从03年开始,网络文学发生了巨变,作家渐渐不再看重传统的认可。郭敬明的成功,使商业化的脚步一步步向文学逼近。评价文学高低贵贱的指标,开始向能否市场倾斜。


  网络文学巨头盛大文学有限公司的加盟,使这一态势愈演愈烈。如今,几乎中国所有的网络文学论坛都归于其麾下。他们参考网友点击率,论字数收购作家作品,这种纯市场的运作让超百万字的“大部头”小说层出不穷,为利益写作成为天经地义。


  “60、70万字的小说,在我们看来只是中短篇。”网络文学红人“骷髅精灵”如是说。虽然在路金波看来,流行的穿越、盗墓、玄幻小说仍然不出传统的言情、武侠、恐怖小说题材,但这些出现在单调生活中漫无边际的想象,仍然得以作用于青少年稀缺的情感需求,让尚无文学鉴赏力的“90后”读者沉溺其中。


  与生俱来的网络,让“90后”从发言、交友到人格养成都与其正负效应息息相关。另一方面,点击率与收益的挂钩,刺激着写手们一窝蜂瞄准最受欢迎的小说题材,不断机械重复、语言精粹不足、美感下降……在评家看来,网络写手把对读者承担的责任抛诸脑后,不断重复本身也是在自掘坟墓。


  从网络文学兴起之初就不断关注,因而被尊为“网路文学教父”的上海作家陈村,在此间的“网络文学青年作家论坛”上口出惊人之语:小说将要毁灭!悲愤的神情与观点,不禁令人想到当年梁启超对“新小说”几被“鸳鸯蝴蝶派”所取代时恶狠狠的诅咒——“其什九则诲盗与诲淫而已,或则尖酸轻薄、毫无取义之游戏文也。”


  然而在路金波眼里,“小说之死”或许过虑。“网络文学的发展是一个不断被自由重新书写的历程。我不相信随着读者的成长,他们还会为打发时间,不断看这些低廉的东西。届时网络作者需要自行调整。”路金波说,如今,一夜间成为百万富翁的网络写手不在少数。当作家不受经济困扰,网络创作便成为一个道德问题。“我希望作家不要浪费了自己的天赋。文字是需要打磨和修饰的,不要让市场吞噬了自己的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