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SNS

纽约时报–Facebook正在利用你

  (速途网专栏 作者:最科技)前不久,社交网站Facebook发布了它即将上市的消息,据估计,Facebook的市值将至少达到750亿美元。但是,跟其他的大牌企业不同的是,Facebook没有发明代码包或者驱动程序,也不造车或者手机,它有的只是你和我的个人资料。

  Facebook主要靠买广告赚钱,在Facebook上做广告的企业的目标人群就是那些使用Facebook的用户。目前,Facebook在全球拥有8亿4千5百万用户。通过对诸如人际关系、所处地点、习惯、喜欢的书、目前的工作等关键词的识别,广告商把他们的产品和服务有针对性地呈现在目标顾客的面前。

  

纽约时报:Facebook正在利用你

  (最科技@Zuitech配图)

  比如,如果你喜欢杯形蛋糕,并且在Facebook上邀请朋友一起品尝,你附近糕点店的广告就会出现在你的Facebook主页上。我们每个人的信息都能在Facebook上得到体现,总的信息量是十分可观的,这也让广告商们十分动心。在欧洲,法律规定人们有权知道那些公司拥有他们的个人信息,但是在美国,却没有明确规定。

  去年,Facebook的广告受到达到32亿美元,占到其总收入的85%。不过,跟谷歌这样收入达到365亿美元的大企业相比,Facebook所拥有的信息量和收入还是小巫见大巫。但谷歌的赚钱路数跟Facebook却是大同小异,它也是通过你搜索的关键词来分析你的需要,从而针对你来做广告。例如,你用Gmail发的邮件中出现了“焦虑”这样的词汇,你的谷歌或许就会向你推荐减压药物或者心理咨询等等。

  出现在你电脑屏幕上的广告或许是有用的,但更多情况下,那是令人讨厌的。不仅如此,日常生活中,你上网留下的痕迹很容易成为你的麻烦来源。您的“互联网身份”可能关系到你能否获得一份工作、信贷或保险,而你可能永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被拒绝。

  网上的信息和材料已经在争夺孩子监护权和为自己辩护的司法案件中被使用了。LexisNexis(世界著名数据库,全球许多著名法学院、法律事务所、高科技公司的法务部门都在使用该数据库)开发了一个叫做Accurint的系统,该系统能提供给政府部门个人在网络上所作所为的信息,这对于司法调查很有帮助。该系统内的税收计算服务能根据逃税者的Facebook和Myspace的使用信息分析出他的收入水平等等。美国内政和移民部门能用这个系统通过比对个人的照片等,确定个人的家庭关系,注销假婚等等。公司有时会通过个人的网上信息决定雇用哪个人。有研究显示,有7成的美国人力资源部门都曾经根据个人的网上信息拒绝应聘者。有一个叫Spokeo的公司专门做起了为其他公司或个人收集个人网上信息的生意。这家公司甚至还能为女士们监视男朋友是否有外遇。

  刻板效应在信息收集中表现得很明显。你申请信用卡时通常因为你的网络个人信息而被拒绝,而不是因为你的财务和信用历史。例如,街头弹吉他的卖艺者和正在办理离婚手续的的夫妇往往不按时还清透支的信用卡,当你点开一个吉他广告,并且给离婚律师发邮件时,你的网络信息就会显示你的信用度降低了。

  即使,法律规定人们可以对个人信用的虚假信息提出上诉,但是尚无法律要求信息收集者公开对你的了解。假使我为朋友上网搜索“糖尿病”或者为自己的小说搜索“迷奸药”等关键词,信息收集者会认为我的健康出了问题,或者我有“迷奸”倾向。没有法律规定那些类型的信息不允许保存和收集。

  早在2007和2008年,NebuAd广告公司跟六家网络服务提供商达成协议,把他们的硬件植入到网络中,通过这个硬件,这家公司可以看到用户的网络使用习惯,并把这些信息用于他们的广告业务拓展上。在六个月的时间里,NebuAd公司几乎保存了网民的所有电子邮件,浏览记录和网上交易记录。其他的公司,例如健康网络等,都有他们私人服务器来收集用户的个人信息。他们把收集来的信息做成列表,并根据出现最多的关键词更新自己的服务列表。

  上个世纪70年代,西北大学传播学教授约翰·麦肯特推广了“划红线”这个词,“红线区”内,银行、保险公司和其他金融机构提供服务的成本会增加,面临失败的机会也更大。这个词源于银行家们会在地图上用红线圈出一个绝对不去投资的区域。后来这个词也被用在对人群的差别化服务商,比如银行很少向非洲裔的美国人提供房屋贷款,即使他家财万贯或者属于中产阶级。

  如今,能划红线的不局限在地图上,网络信息也能被划红线。“网络红线”这个词应运而生,它主要指通过人的“网络分身”就否定一个人。可能因为你在晚上搜索了关于健康的关键词,保险公司就会拒绝给你上健康保险。你的信用额度被降低,不是因为你的信用历史不佳,而是因为你的种族,性别,区号还有上网痕迹。

  数据汇总同样具有社会影响。当一个居住在较为贫困街区的年轻人每天受到贸易学校广告的“轰炸”时,比起其他年轻人来他会不会更容易放弃上大学的机会?一个每天满眼都是名人新闻而不是股市动态的女人,她会不会更难养成良好的理财习惯?广告正在划着新的红线,限制了人们在其他领域的发展。

  数据收集者的行为跟人们想要的是抵触的。2008年,“消费者报告”调查了2000人关于网络信息被使用的态度,93%的人认为网络公司在使用人们的个人信息之前应该得到信息主人的允许,72%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有权决定是否保留自己的上网痕迹。2009年,普林斯顿调查中心的随即访问了1000人,其中69%的人认为需要出台法律保护人们对自己被掌握的网络信息的知情权,正如保护私人电话号码不被打扰一样。现在不是担心自己的晚餐被电话推销者打搅的时代了,而是一个要提防是不是因为自己的上网痕迹而被划了红线的时代。

  Via NYtimes

  angelyi 翻译了本文。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