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热点

良知不需争论 活熊取胆业可以休矣

  (速途网专栏 作者:沈志勇)这几天,媒体将注意力转向归真堂养熊基地开放日,各种关于活熊取胆的报道和言论很多。但令人不安的是,那些熊场里的熊却依然被日日不停的抽取胆汁,它们的命运又何曾因这些有过丝毫改变?


  在这场争论中,黑熊似乎被绑架了。“子非熊焉知熊之痛”、“黑熊造瘘引流类似人类穿耳洞”、“活熊取胆好比小孩吮母乳”、“活熊取胆就像人献血”,各种来自从业者和所谓专家的言论令人咋舌。这些说法看似有理实则无理,做一次造瘘是个小手术,但问题是这个瘘永久存在;抽一次胆汁像吮母乳,但是你可以想象一位母亲的乳头每日不停被吮吸一辈子吗?试想,一个人从每天被抽血两次,能受得了吗?更何况是将身体打开一个缺口,每日两次不间歇的用管子去抽取!稍有生活常识的人都能理解这是绝不可能没有痛苦的。所以疼不疼,痛苦与否,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无关医学技术发展。


  我们看到,某些机构指责某致力于保护黑熊的NGO组织目的不纯,是受西方利益集团指示,阴谋破坏破坏我国中药事业,并扶植西方人工熊胆制药企业。笔者以为,这“阴谋论”本身就是混淆是非,妄图转移舆论,毫无根据的“阴谋论”。我们的重点在于“事实”,至于是谁提出“事实”和提出“事实”的目的则是另一个范畴的问题。


  再看看归真堂、黑宝这样的活熊取胆企业,他们在国内开设了多家专卖店,读者有兴趣可以去浏览他们的官方网站,去留意一下他们的宣传口号:“熊胆粉养生送礼送健康,送礼新潮流”,“礼中黄金,天然健康礼品”,与其说他们是药企还不如说他们是更像是售卖保健品、高端礼品的企业。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活熊取胆企业所生产的熊胆原料中药也多为常见功能药品。尽管中药对熊胆的药效评价较高,但到目前为止,国际医学界与生物学界尚未发现熊胆与其他动物的胆囊有什么明显的不同,熊胆的功能难逃被夸大之嫌。将上述内容结合起来看,熊胆功效不过是另一个被夸大了的保健神话而已,而熊则刚好不幸成为牺牲品。


  中药协在此前的发布会上称,“熊胆中的熊去氧胆酸为特有的成分,又和其他几十种成分协同作用,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法定机关批准的替代品出现”。这里面有两层意思,一层是目前法定机关尚未批准替代品;另一层意思,是熊去氧胆酸与熊胆中的其他十几种成分协同作用,就算有“人工熊胆”,也不能完全取代。至于前一层意思,我国人工熊胆的研制工作已经开展了几十年,并早有成果,但是因为不为人知的原因,迟迟不能得到最终通过;后一层意思,对于熊胆而言熊去氧胆酸是其有效成分,其他成分为辅助作用,虽然重要但不能过份强调。据人工熊胆研制小组组长姜琦介绍,目前研发的人工熊胆中有效成分“熊去氧胆酸”的含量为35%至40%之间,比引流熊胆23%的有效成分含量高出了很多,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替代,而人工熊胆的技术也还可继续研发并非如中药协所说无法替代。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相继颁布法规,限制活熊取胆业的发展和熊胆的使用范围。


  有评论认为,拯救黑熊是归真堂与NGO的博弈,笔者并不十分认同。笔者认为,这不是利益之争,也不是观点之争,而是人类的良知与贪欲之争。熊胆并非拯救生命的必须药,只是由于部分人的利益而被过分夸大。野生熊的减少和政府对于杀戮野生熊的禁止,杀熊取胆的高成本等种种因素,致使这种朝鲜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明的“活熊取胆”残忍手段在中国大行其道,并在利益的驱动下被美化,冠以各种冠冕堂皇的说辞。


  任何辩解和语言在对待熊的残忍行为面前都无比苍白,我们不需要无休止的论战,我们需要的是拿出态度和行动:拒绝天然熊胆制品尤其是礼品;号召更多人发出声音;呼吁媒体将重点聚焦于改变黑熊的生存处境等而非利益方的辩词;呼吁立法禁止虐待野生动物并限制相关产业。


  康德说过:“世上最使我们震撼的是头顶的星空和我们心中的道德。”笔者不是动物保护组织的成员,但常识告诉我:虐待动物,违背良知。


  良知无需争论,“活熊取胆业”可以休矣!


  (本文作者沈志勇系资深公共关系顾问,北京安迪智信公关顾问有限公司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