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上市/股票

新股业绩“变脸” 会计师事务所乱象丛生

  随着年报大幕拉开,持续扩容的A股市场里,上市公司实力也逐渐显露出差距。2011年上市的282只新股中,截至3月8日,已公布业绩快报的有227只,其中有30家公司净利润下降20%以上。


  新股业绩“变脸”,作为审计机构的会计师事务所难辞其咎。本报统计分析这些会计师事务所审计项目发生“变脸”的比例与程度,这些中介机构们在新股市场的状况毕现。


  会计师事务所在公司上市、并购重组以及定期报告等信息披露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其所提供的审计报告为分析评价及投资决策提供参考和依据。但目前,市场上已然呈现出各种事关会计师事务所的乱象:审计对象上市时业绩光鲜、上市后业绩变脸;企业频繁更换审计机构;与券商、投行关系密切等等。而这背后充斥的是各种利益纠葛。


  在当前新股发审制向注册制转变的热议中,以及IPO万马蹄急的趋势下,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工作也显得愈发重要。服务于公司,还是服务于公众,对于会计师事务所而言,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变脸”频发


  记者利用WIND资讯进行统计发现,在2011年上市的282只新股中,截至3月8日,已经公布业绩快报的227家公司中,有67家净利润下滑,其中有30家净利润下降20%以上。


  这30家公司中,涉及18家审计机构,其中由大华会计师事务审计的公司最多,有5家公司,占其当年审计的16只新股的31%,净利润平均下滑32%;其次,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有4家,占其审计的42只新股的9.5%,净利润平均下滑29.7%;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有2家,占其审计的16只新股的12.5%,净利润平均下滑34.8%。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当年审计33只新股,总数上仅次于立信,但其只有一只新股业绩“变脸”。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安永华明在审计比亚迪的项目中净利润出现44.59%的下滑。东吴证券以净利润下滑59.9%为最,其审计机构为江苏公证天业会计师事务所。


  在此之前的2010年年报中,当年上市的公司有35只净利润下降20%以上。其中,大信会计师事务所有6家,占其审计的20只新股的20%;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有4家,占其审计的22只新股的18%;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43只新股中有4只净利润出现下滑,净利润下滑最高的科冕木业便是天健负责审计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39只新股中有3只净利润出现下滑,占比7.7%。四大中,安永和普华永道均榜上有名,但数量较少。


  从连续两年的年报中可见,大华和大信两家会计师事务所业绩“变脸”情况占比较高,而立信和天健则在审计数量上取胜,但亦不乏“变脸”公司。不过,立信和天健的相关负责人均以“年报审计期间较忙”为由,并没有对目前的上市公司业绩审计工作做出相应的解释;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相关负责人的电话则无人接听。


  曾经在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做过审计的一位人士告诉本报:“会计师事务所跟企业的关系很复杂,受雇于企业,又在审计和监督企业。企业在IPO过程中,为财务报表容易通过,会想尽办法让报表‘漂亮’。虽然事务所不会主动帮企业做遮掩,但是有些问题,企业如果能合理解释并且有相应的材料做证据就可以。企业成功上市以后,业绩上的问题逐渐显现,变脸也不足为奇。”


  去年3月,涉嫌虚增资产、虚增收入、虚增利润等多项违法违规行为的绿大地财务丑闻败露,负责审计绿大地的深圳鹏城会计师事务所和签字注册会计师遭到了严惩,保荐商华泰联合证券也深陷其中;同样发生在去年的紫鑫药业的财务造假泥潭,也使得审计机构中准会计师事务所陷入囹圄,保荐商东北证券当然也难辞其咎。而上市公司发生财务问题的并不仅仅是这两家。


  知名财税专家马靖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由于现行制度的缺陷,企业与审计机构直接联系,企业是审计机构的衣食父母,这使得事务所缺乏独立性,与企业存在强烈的依存关系。一般情况下,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都会先给企业的董事会过目,董事会满意,事务所才可以披露。”


  记者也注意到,审计机构的审计意见分5种:标准的无保留意见、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保留意见、否定意见、无法表示意见,其中后四种被统称为非标准审计意见。


  目前2011年年报披露尚未结束,但依然是标准的无保留意见占据绝大多数。而2010年年报的统计结果显示,2129家上市公司中,被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的有2020家,占比为94.88%;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的有109家,占比为5.12%。“否定意见一般只有在公司财务造假上升至法律案件时,才会有审计机构出具否定意见。比如绿大地等等。”马靖昊说。


  换所乱象


  由于会计师事务所受聘于企业的被动性,企业往往出于自身“需要”对审计机构调整,个别企业甚至屡次更换。


  近日,上海一家汽车设计公司“换”来了计划IPO后合作的第4家会计师事务所。


  该公司一位员工透露,2009年,该公司闯关IPO,当时负责该公司审计的是上海上会会计师事务所,“由于第一次闯关失败,这个事务所被换掉了”。而后,该公司筹划“二进宫”,聘请了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但不久天健被换,更换的理由是“公司的高管与事务所的审计人员发生恋情,为了保证审计报告的独立性,公司将审计机构换成了安永”。


  然而,安永也未能将该公司顺利带到IPO的道路上,“最近,公司换了新董秘,又把安永换成了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董秘可能拿的回扣更多吧,这是圈里公开的秘密,找审计机构的人大多会有回扣。”上述员工颇感无奈地说。


  而这只是审计市场乱象的一隅。不仅IPO企业存在换审计机构的情况,已上市的公司频繁换审计机构也并非新鲜事。根据中国会计师注册协会目前公布的2011年年报审计情况显示,截至2月21日,共有290家上市公司变更了会计师事务所;2010年年报更换事务的公司为162家。


  此外,“重新招标”、“大股东委派”、“合并或分立”、“时间或地域原因”、“前任在工作时间和人员安排上无法满足公司的需要”、“后任担任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审计师”等等都出现在事务所变更的原因之中。


  除了事务所频繁遭遇变更,在IPO的过程中,承销商与会计师事务所的关系也饱受诟病。从证监会目前公布的预披露IPO企业名单中可见,中金公司、中信证券等大券商与四大同时出现的几率较高,而平安证券17个创业板项目和13个主板项目与立信同时出现4次;国信则多次与中瑞岳华同时出现。


  现已离职的中准律师事务所吉林分所一位会计师说:“会计师事务所与券商按规定是不应该相关的,但问题依然存在。原来中准的办公地点就是东北证券提供的,后来证监会和行业协会要求事务所要有独立性,所以中准搬到了新的办公地点。而且原来单位还有几位同事与东北证券的人结婚了。”


  紫鑫药业便是东北证券与中准会计师事务所的“合力之作”。


  马靖昊认为,现行的制度亟待变革,“未来,管理层可以考虑将上市公司审计费用交给民间审计署,由民间审计署来安排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以保证审计机构的独立性。”


  格局酿变


  会计师事务所的竞争格局正在酿变,这是本报采访的多位市场人士的观点。


  长期以来,德勤、毕马威、普华永道和安永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在行业中占据绝对优势。尤其是2001年银广夏、蓝田股份等事件后,当时市场对国内会计师事务所的信任度降到了最低点。


  去年下半年,《中国注册会计师行业发展规划》中指出,推进事务所做强做大和做精做专,推动强强联合,使10家左右大型事务所提高对境内外上市公司、特大型企业集团、重点产业龙头企业、重要行业和重点区域企业的专业服务供给水平。


  一位曾在“四大”之一任职的券商投行部经理告诉本报:“现在一方面国家鼓励国内事务所合并壮大;另一方面很多‘四大’的人才流向国内所,审计技术、方法、人才慢慢被国内所吸收学习,国内所也在发展壮大。”


  从目前中注协公布综合评价信息看,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一直稳居前四名的地位,但国内事务所的成长势头已经清晰可见。


  从目前可统计的数据看,国内事务所中,天健和立信成为佼佼者。记者利用WIND资讯进行统计,在IPO预披露企业的名单中,截至3月2日,229家主板公司中,立信负责审计37家,天健负责审计28家;208家创业板公司中,立信负责审计30家,天健负责审计21家。而从目前公布年报的情况看,立信审计31家公司,居第一位;天健审计25家公司,居第二位。在此之前的2010年年报和2009年年报居前两位的始终是天健和立信。


  3月7日,市场传出毕马威裁员的消息。国内会计师事务所竞争的硝烟正在弥漫。(实习生周张张对本文亦有贡献)


  近年重要财务造假丑闻


  2011年11月 胜景山河 中审国际会计师事务所


  证监会对胜景山河开罚单,招股说明书未按要求披露其与一主要客户间的关联方关系和关联交易以及三家直销客户的采购情况。


  2011年9月 紫鑫药业 中准会计师事务所


  证监会确认紫鑫药业造假,立案稽查尚未有定论。此前媒体报道,紫鑫药业从事的人参贸易存在严重的自买自卖嫌疑。


  2011年3月 绿大地 深圳鹏城会计师事务所


  证监会在2010年3月就因绿大地涉嫌信息披露违规立案稽查,发现公司存在涉嫌虚增资产、虚增收入、虚增利润等多项违法违规行为。


  2006年7月 科龙电器 德勤永华会计师事务所


  证监会对科龙处罚,认定其2002年-2004年编造虚假财务报告、虚增利润等,3年虚增利润3.87亿元。


  2002年5月 银广夏 深圳中天勤会计师事务所


  证监会认定银广夏自1998年-2001年累计虚增利润7.72亿元。


  1999年10月 蓝田股份 华伦会计师事务所


  证监会查明蓝田股份在申报材料中伪造证明虚增资产387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