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热点

胡泳:网络问政是否只是问问而已

  网络问政是否只能问问而已,这要看问政之后有几件事情得到解决,关键的是能否制度化


  网络问政提出了一系列尖锐问题:“谁来问政?向谁问?是否可以问出结果?”如果不能回答这些问题,网络只能成为走秀的“T型”台。


  网络问政是否只能问问而已,我们要看问政之后有几件事情得到解决,关键的是能否制度化。上海市委书记在上海钓鱼事件后曾说过,制度性的事件要用制度完善解决。


  网络问政对中国的政治生活而言是一件好事,但更重要的是在现实生活中发力,依靠制度推进民主实践。有一位网友对网络问政进行了反问,他说“在现实生活中维权都有难度,虚拟空间如何问政”,这是尖锐的问题。


  最终,从民众的角度来讲,最需要是有关自身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实际解决;从广大的社会层面来讲,网络无法全部解决社会政治问题,如果一切都靠网络舆论将中国的事情改变的话,整个社会不会是健康发展的社会。(作者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