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家电资讯

从通号院脱胎的世纪东方高管们

  众PE押注豪赌高铁


  作为拟上市高铁概念企业,世纪东方曾是PE争夺焦点。然而,高铁受到压抑后,或导致PE为其投资担忧。


  “早在2009年,一家成立仅三年,注册资本不过100万的公司,便敢于开出5倍市盈率的入股价,但今天来看,可谓捡了大便宜。”2011年“7·23”事故发生前,一位北京资深私募人士就斯时的高铁投资热向记者坦言。


  2008年高铁“大跃进”冲锋号吹响,中国每年新增铁路投资3000亿到7000亿元。2009年,铁道部更与31个省市自治区签订加快铁路建设的战略合作协议,据《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指出,到2012年,我国铁路营业里程将达11万公里以上,其中新建高铁达1.3万公里。这就意味着在巨大投资拉动下,从基建、装备,再到上游零部件,整个高铁产业链步入超长高景气周期。


  在此背景下,但凡涉及高铁有关产业的公司都将鸡犬升天。


  “正当大家还在为斯时某小公司那‘狮子大开口似’的5倍市盈率的入资价格议论纷纷时,对于高铁相关行业公司的PE入资价格却已猛蹿至8倍-10倍市盈率。”上述北京某私募人士告诉记者。


  2011年初,随着一系列铁路投资政策的成果凸现,高铁概念的热潮已铺天盖地席卷投资界,据当时中金公司名为《中国迎来高铁时代》的研究报告指出:“铁道部原中长期规划目标(2020年)正式提出将在十二五期间(2015年)提前实现,但我们认为,仍存在超预期的可能。”


  此时,对于高铁有关企业的投资价格则已从数月前的8-10倍市盈率跃升至12-15倍。


  2010年初,筹备上市的世纪东方成为各家PE眼中的香馍馍。


  2010年,实际控制人田秀华、田秀臣兄弟分别将合计930万股通过中关村交易报价系统,转让给自然人徐工、深圳红岭创投、苏州海竞信息科技集团、北京翔奥时达科技、江苏盛世国际投资集团、苏州工业园区润佳和创投、上海冠鹿投资管理、上海津昉信息技术、北京天平伟业投资。


  其中海竞信息、红岭创投分别受让300万股,占总股本的4.87%,其余数家风投则分别受让30万-70万股不等。


  交易记录显示,这些法人股东的持股成本均为5元/股。2009年度,世纪东方每股收益0.26元,上述PE入股价对应市盈率达19倍,即使2010年,世纪东方每股收益达0.54元,这些PE的入股价相对也超过9.25倍市盈率。


  “我们担心的是,接连发生的事件,将导致高铁概念冷遇维持长时间。而有关高铁投资政策发生紧缩,随着此后有关高铁发展的问题陆续暴露,又反过来作用政策调整。”“7·23”事故发生后,上述北京资深PE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八个月后,该人士的担忧似已成为现实。


  为何2011年7月26日,高铁投资的质疑不断发酵之际,世纪东方依然选择向证监会递交IPO申请?


  “申请递交日期早已经定了,‘7·23’事件后,一方面对其影响难以预计,另一方面也不想错过上市机会,经过考量后,决定如期进行。”上述接近世纪东方的人士坦言,公司斯时对受此影响后,有关高铁投资政策的变动过于乐观。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2011年8月初,世纪东方IPO申请获得证监会接受,能否过会目前不得而知。但2011年底,记者曾就有关高铁项目上市融资问题与监管层有关人士进行沟通,该人士明确表示,虽没有正式禁令,但敏感时期放行的可能性颇小。


  “PE的钱已投进去,世纪东方IPO等待上会,还未出结果,没有结果意味着依然有希望。”上述北京资深PE人士告诉记者。


  假若世纪东方IPO过会,那么参股PE将获得多大收益?


  记者获得的世纪东方融资计划文件显示,公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090万股,计划募资1.84亿元。按此计算,其发行价约8.8元/股。


  以此衡量,上述参股世纪东方的数家PE将获得76%的账面收益。参股最多的海竞信息和红岭创投,1500万元的投资在发行后市值或达2640万元。


  此时,对于高铁有关企业的投资价格则已从数月前的8-10倍市盈率跃升至12-15倍。


  2010年初,筹备上市的世纪东方成为各家PE眼中的香馍馍。


  2010年,实际控制人田秀华、田秀臣兄弟分别将合计930万股通过中关村交易报价系统,转让给自然人徐工、深圳红岭创投、苏州海竞信息科技集团、北京翔奥时达科技、江苏盛世国际投资集团、苏州工业园区润佳和创投、上海冠鹿投资管理、上海津昉信息技术、北京天平伟业投资。


  其中海竞信息、红岭创投分别受让300万股,占总股本的4.87%,其余数家风投则分别受让30万-70万股不等。


  交易记录显示,这些法人股东的持股成本均为5元/股。2009年度,世纪东方每股收益0.26元,上述PE入股价对应市盈率达19倍,即使2010年,世纪东方每股收益达0.54元,这些PE的入股价相对也超过9.25倍市盈率。


  “我们担心的是,接连发生的事件,将导致高铁概念冷遇维持长时间。而有关高铁投资政策发生紧缩,随着此后有关高铁发展的问题陆续暴露,又反过来作用政策调整。”“7·23”事故发生后,上述北京资深PE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八个月后,该人士的担忧似已成为现实。


  为何2011年7月26日,高铁投资的质疑不断发酵之际,世纪东方依然选择向证监会递交IPO申请?


  “申请递交日期早已经定了,‘7·23’事件后,一方面对其影响难以预计,另一方面也不想错过上市机会,经过考量后,决定如期进行。”上述接近世纪东方的人士坦言,公司斯时对受此影响后,有关高铁投资政策的变动过于乐观。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2011年8月初,世纪东方IPO申请获得证监会接受,能否过会目前不得而知。但2011年底,记者曾就有关高铁项目上市融资问题与监管层有关人士进行沟通,该人士明确表示,虽没有正式禁令,但敏感时期放行的可能性颇小。


  “PE的钱已投进去,世纪东方IPO等待上会,还未出结果,没有结果意味着依然有希望。”上述北京资深PE人士告诉记者。


  假若世纪东方IPO过会,那么参股PE将获得多大收益?


  记者获得的世纪东方融资计划文件显示,公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090万股,计划募资1.84亿元。按此计算,其发行价约8.8元/股。


  以此衡量,上述参股世纪东方的数家PE将获得76%的账面收益。参股最多的海竞信息和红岭创投,1500万元的投资在发行后市值或达2640万元。


  从通号院脱胎的世纪东方高管们


  世纪东方创始人田秀臣是前任通号院研究所所长,公司高管及核心技术人员几乎都来自通号院。


  “7·23”高铁事故不仅让“高铁投资”成为众矢之的,同样也让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下称通号院)这家本不为人知的央企控股公司一夜成为口诛笔伐的焦点。


  斯时,通号院上级主管单位通号集团正欲拉开A股IPO序幕,通号院所有资产纳入上市范畴,但这一切,或许已被搁置。而此刻,另一家名为北京世纪东方国铁电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世纪东方,430043)的涉“高铁”企业已率先拉开冲击A股的序幕。


  世纪东方和通号院,因为一群高管形成联系。


  公开资料显示,世纪东方成立于2002年12月17日,由北京二十一世纪智能系统技术有限公司联同29名自然人出资设立,成立时注册资本300万元,法定代表人田秀臣。


  2004年5月、2005年8月、2006年11月,经过数次增资及股权转让后,截至2009年初挂牌新三板时,田秀臣和田秀华兄弟直接持股64.15%,法人股东强臣网络持股24.37%,自然人葛鹰龙、赵横根、陈磊分别持有剩余的约11.48%股权。


  实际上,世纪东方创始人田秀臣是前任通号院研究所所长,公司高管及核心技术人员几乎都来自通号院。


  田秀臣,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专业,1988年起,便在通号院工作。


  葛鹰龙,世纪东方董事、副总裁,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通信专业,2001-2005年,历任通号院高级工程师、无线通信研究设计所研发室主任。


  熊道权,原世纪东方技术总监,现任世纪东方董事、副总裁,200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材料加工工程专业,后进入通号院,历任研发工程师、研发主任直到2005年。


  高如阳,现任世纪东方董秘、副总裁,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专业,1995-2005年,历任通号院助理工程师、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研究室主任。


  李富超,现任世纪东方技术副总监,计算机系统集成项目经理,2003-2005年,任通号院研发工程师。


  冷盛翔,曾任世纪东方监事会监事、生产总监,现任副总裁,2001-2005年,历任通号院工程师、高级工程师。


  现任世纪东方监事会主席赵横根,来自通号院母公司通号集团总公司,2002年前任计划处副处长、科协秘书长;监事刘燕妮,2001-2005年,任通号院研发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