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视频

王微为什么要卖土豆

  在面对即将失去的利益时,商务男通常想尽办法地拿到所属,丝毫不会认命。文艺男则在鄙视地看了一眼尘世后,便又回到自己的思想中去了。


  按照微博对精品男人的定义,王微绝对可以达到“高帅富”的标准,从女性角度看,他还多了一条浪漫文艺气质的致命诱惑。


  正因为此,“爱美人不爱江山”的王微让土豆网错过了最好的机会。2010年11月,就在土豆网酝酿多年准备赴美上市之际,王微前妻杨蕾半路杀出,要求分割土豆网38%的股权,最后,王微付出700万美元现金补偿才了结这桩离婚案。


  关键问题并不在钱上,离婚案期间,土豆将IPO时间一推再推,而这个时期正是美国资本市场的热潮期,2010年12月上市的优酷首日大涨161%,市值34亿美元。


  待这场持续半年的离婚官司落定后,美国资本市场遭遇前所未有的“寒流”,2011年8月,土豆流血上市的首日就下跌12%,市值仅为7.1亿美元,这也为其后来的多个“被收购”传闻制造了基础。


  古永锵生长在“一出生就得跟人抢资源”的香港。1980年14岁时一个人到澳大利亚留学,五年后去美国并待了十年,多年的国外生活让他的个性更加“理性客观”,甚至还有些固化呆板。


  古永锵的日程表上,生活和工作也界限分明。优酷员工说:“古总周一到周五上下班都很准时,但一到周末,你就别找他了,他不会出来。”


  除此,古永锵对数字非常敏感,守时概率甚至精确到秒。比如约见客户的时间是下午三点钟,那在二点五十分时是绝对见不着古永锵的,但到三点整时他就会突然出现。


  作为视频行业“财技”最高的CEO,古永锵曾把搜狐一手送进IPO,当时他正任搜狐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和王微不同的是,古永锵回忆自己创业时说:“我连跟家人去公园的时间都没有。”


  进入优酷后,古永锵的工作任务更加繁重,自2006年6月21日担任优酷CEO兼首席运营官直到2010年底优酷上市,古永锵成为工作狂,其精力多次被媒体感叹,“他甚至能在三天不睡觉的情况下,指出你任何一个关于优酷数据上的失误。”


  事实上,在这场并购案中,王微属于悲情的角色。虽然公开声明中显示,王微未来会进入新公司董事会,但许多互联网专家都认为,土豆作为刚上市就被卖掉的企业,是对员工和自己的不负责,更有甚者说出了“耻辱”二字。


  2006年第五期《收获》的主打作品是《等待夏天》。这是王微长篇处女作,当时《收获》副主编程永新解释:“这篇文章直到最终确认发稿与作者联系之前,我们对王微的身份一无所知。”这才是爱一项事物的最高表现。


  王微的话剧作品《大院》中有这样一段对白,女主角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数千年来,天子换了一朝又一朝,但系统的本质未变。我们都要顺应这个系统。而男主角却说:“我相信个人自由和权利,要跟系统对抗到底,想保留一份自己的小天地。”


  一个问题成为关键:“王微为什么要卖土豆”?首当其冲的便是资金压力。由于资本市场对土豆的估值太低,只有优酷的七分之一到八分之一,优酷的报价较土豆当前市值高出近150%,考虑到土豆股价在消息公布前疑因消息提前泄露,两天内猛涨22%,优酷给土豆的溢价令土豆的机构投资者难以拒绝。


  土豆网在上市之前共进行了五轮融资,融资额度高达1.5亿美元,但土豆上市后股价不断走低,且交易额低迷,导致包括纪源资本和IDG在内的大量风险投资机构被套牢。而这些风险投资机构投资土豆时间已经长达5年以上,通常一个风险投资基金的投资周期是7年左右,因此,土豆的风投们也急需完成交易实现现金回收。


  虽然王微在董事会上投了唯一的反对票,但已经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