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设计师的胡萝卜

  这就是我所说的设计的贡献力—把民众与政府聚合到一起,让个人可以参与。我希望博鳌能够提供这样一个平台。


  我最近被邀请在即将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发言。我觉得非常荣幸。不过扫一眼嘉宾名单,我还真有点吓住了—名单上的每个人都有着隆重的头衔,CEO啊,总裁啊,执行董事长啊—就除了我。我只是一个设计师。


  前一阵儿一家杂志因为准备博鳌专刊采访了我。他们问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我最为关注的:“作为唯一一位设计界精英,您对此次参会作何感想?”


  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因为它表达的是我的希望,不仅是关于当下中国的希望,也是关于整个世界的希望—但愿这听起来不是太夸张:我希望设计在当前的宏观对话中有一席之地。这些宏观对话关乎改变;关乎如何把难以解决的问题打碎成较小、较为可操作的局部;关乎如何把分散的团体聚拢到一起采取集体行动解决问题而不要陷入无休止的讨论和争议。


  举个例子,我们最近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一起着手解决一个纠结多年的问题—目前美国1/3的孩子体重超标或者患有肥胖症。CDC处理一些突发的全球性健康危机(比如流感)非常高效,但对一些隐藏于表象之下的“生活方式病”,其所做的努力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因此CDC发起了一个叫做“胡萝卜计划”的项目。这个项目针对美国的青少年,旨在探索如何更好地整合环境变化、健康政策和传播措施以缓解儿童肥胖问题。把范围再缩小一些,主要的重点是增加水果和蔬菜的摄入。


  CDC希望尝试一种新的方法。他们相信IDEO新的视角和创新手法可以帮助那些执行“胡萝卜计划”的成年人走进青少年的世界。


  我们就健康饮食走访了许多青少年和成年人,从沃尔玛超市的资深总监到小学校区的午餐管理员。这些访谈产生了一些重要的信息,包括:相对于是否吃蔬菜,父母更重视孩子在学校的安全和成绩;在官员们尝试了30多年却未有收效的情况下,公共健康部门目前已经基本抛弃了“社会传播”的做法;要把CDC所掌握的专业知识转化成政策制定者可用的语言很困难。


  IDEO首先和CDC分享了这些洞察,然后帮助CDC重新设置了“胡萝卜计划”的目标。最后创建了3个协同发挥作用的模型,通过推动环境、政策和社会转变减少饮食环境中的“毒素”。


  这就是我所说的设计的贡献力—把民众与政府聚合到一起,让个人可以参与。我希望博鳌能够提供一个平台,让我们思考如何进行这种类型的对话,让每个人在过程中都受益。


  另一个我认为设计可以发挥重大作用的领域是教育,也是IDEO发展最快、设计师们最有热情的业务之一。新一代亚洲领导者的成长是我们在亚洲各地非常关注的话题。我认为像博鳌这样的论坛非常适合讨论的一个话题是:这一代的领导者如何帮助下一代成长?


  近年来,全球社会的结构越发复杂并且相互隔绝,为个体化时代而设计的传统教育模式面临挑战。21世纪的成功需要超越这个模式,需要教会人们怎样学习、怎样建立联系、怎样创造。新的模式关乎如何持续创造知识,如何让个体获得参与、沟通和创新的能力。


  这是驱动IDEO开辟“学习设计(Designs for Learning)”业务的初衷。我们凭借以人为本的设计方法和跨专业的设计团队为教育领域带来了创新—无论是开发可以使学习体验更具吸引力的工具、环境、课程,还是解决影响整个教育体系的系统性问题。


  我去博鳌的目标之一是找到和我们一样对新型领导者的成长充满热情的人。可能他们本身就是设计师,是我们共同未来的设计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