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上市/股票

降低准入门槛 创业板打新套利基础或消失

  深交所副总经理陈鸿桥3月27日表示,目前创业板中按第二套较低标准保荐上市的公司太少,第二套标准门槛很低,但几乎没有保荐机构愿意保荐这样的企业,未来深交所将加大力度,推动“小而新、生面孔”的企业上市,推进小微型企业的发展。


  根据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套较低标准”指盈利指标降至“最近1年盈利且净利润不少于500万元,”且最近1年营收不少于5000万元,最近两年营收增长率均不低于30%。


  考虑到深交所即将推出的创业板退市制度和2011年一些创业板公司业绩 “变脸”等问题,采用第二套标准的同时场外市场也在加速建立,这一系列动作对创业板到底有什么影响?有多大影响?


  北京市星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首席策略师杨玲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长期看,这是件好事,无论是丰富创业板的股票类型,还是积极建立多层次的场外市场,都是我国资本市场走入成熟化的必经之路。但从短期看,高成长、高风险的股票供给一下子加大了,对原有创业板,甚至整个二级市场股票的估值中枢必然产生冲击。


  同时,杨玲还特别强调,随着整个市场容量的扩大,二级市场将重新调整对股票尤其是成长股的估值,一、二级市场的定价差将缩小,打新股的套利基础将慢慢消失。


  聚焦“创业板第二套标准”


  3月27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陈鸿桥在“上市公司‘南山板块’跨越一百高端论坛”上提出,资本市场吸纳新兴业态和创新型企业面临新需求,特别呼吁符合创业板第二套较低标准的企业,以及互联网、服务业、创投动向等类别的公司积极上市。


  陈鸿桥特别强调,目前创业板发行上市采用标准较低的第二套标准的(公司)几乎没有,保荐机构对推荐“小而新、生面孔”的企业不积极,“而往往可能正是这样的企业,更能体现出创业板支持创业创新的特色”。


  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办法》,除“最近两年连续盈利,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少于1000万元,且持续增长”的第一套盈利标准外,“最近一年盈利,且净利润不少于500万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少于5000万元,最近两年营业收入增长率均不低于30%”这一较低的准入门槛,将为更多具备高成长潜力的企业提供上市融资的机会。


  据深交所统计,继裕兴股份(300305,收盘价35.36元)、远方光电(300306,收盘价43.15元)和慈星股份(300307,收盘价31.30元)3月29日挂牌上市之后,2009年10月30日“开板”的深圳创业板上市公司数量已经累计达到306家,但这些主要是按照第一套盈利标准实现上市的。


  同样来自深交所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2月29日,创业板291家公司2011年度累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19.35亿元,较2010年度同比增长26.62%;累计实现净利润215.51亿元,较2010年度同比增长13.88%,平均摊薄每股收益为0.53元。


  从统计数据来看,2011年度营业收入增长的创业板公司占全部291家公司的九成,其中增长率在30%以上的公司有125家,占43%,增长率在50%以上的公司有58家,6家公司增长率超过100%;2011年度净利润增长的创业板公司占全部291家公司的七成,其中,增长率在30%以上的创业板公司有93家,占全部291家公司的三成左右,增长率在50%以上的有41家,6家公司增长率超过100%。


  除此之外,创业板公司业绩增长趋势放缓。2011年度创业板公司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平均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26.62%、13.88%,均低于2010年度的38.02%、31.2%。同时,业绩分化趋势进一步显现。291家创业板公司中2011年度营业收入负增长的公司有30家,占比10%;而净利润负增长的公司达到了87家,占比三成左右,291家创业板公司年度净利润出现了“三、三、三”的结构分布,即业绩下滑、业绩增长率在30%以内、业绩增长率在30%以上的公司各占三成。


  值得一提的是,向日葵(300111,收盘价10.20元)等12家创业板公司去年第四季度出现了亏损,显示出部分创业板公司受行业变化的冲击较大。降低准入门槛之后,处于初创期、规模相对较小的企业抗风险能力将会更小,投资者无疑将面临更大的风险。


  二级市场短期受冲击


  实际上,除了监管层有意推动“创业板第二套较低标准”等准入门槛,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另一项目重点工作——场外市场(新三板)也出现了提速的迹象。


  3月27日,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和证监会主席郭树清考察了中关村非上市公司股份转让试点工作,并强调要加快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和组织制度创新,探索建设场外交易市场。


  由此看来,主要面向中小企业特别是创新型、成长型中小企业,准入门槛较低的场外市场进展也迅速升温,市场甚至还传出了新三板交易所人事已初定的消息。


  与此同时,根据深交所2月24日透露,预计今年一季度完成 《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的修订工作,经批准后,新的创业板退市制度将正式实施。


  受上述一系列消息刺激,创业板指数应声大跌。3月28日,经过断崖式杀跌后,创业板指数当日暴跌5.06%,次日再次大跌2.08%。


  对此,业界普遍认为,创业板降低准入门槛即意味着将“加速扩容”,这将使创业板整体估值水平将向下移动,加速新股、次新股的暴跌,而建立场外市场、推出退市制度等举措则更是为暴跌火上浇油。


  北京市星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首席策略师杨玲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对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来说,这些事件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股票供给量将大幅增加,尤其是准入门槛很低的场外市场建立对二级市场的影响更大。“如果资金面不太宽裕的话,市场又要大抽血,只有从中小板和创业板里面抽。”


  海通国际胡尧树向 《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当然,不排除创业板里面会出现极个别非常优秀的公司,但那真的是凤毛麟角。”


  深圳景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研究总监付羽也向记者表示,“这种影响肯定很大,但到底有多大也难以量化。”


  付羽认为,长期来看,创业板肯定要向十几倍PE进发,小企业投资标的多了,成长小企业就不再是稀缺资源。


  杨玲向记者分析指出,从长期看,这是件好事,无论是丰富创业板的股票类型,还是积极建立多层次的场外市场,都是我国资本市场走入成熟化的必经之路。但从短期看,高成长、高风险的股票供给一下子加大了,对原有的创业板,甚至整个二级市场股票的估值中枢必然产生冲击。


  打新股套利基础或消失


  在谈到要推动符合创业板第二套较低标准企业上市时,陈鸿桥也特别强调,此举将会给投资者带来更多的投资机会,也让创业板吸纳更多真正处于创业阶段的公司上市,不过其中的投资风险投资者也应该警惕。


  对于降低准入门槛等一系列冲击,二级市场早有反映,创业板整体估值水平已经较前期明显大幅回落。截至3月29日收盘,创业板平均市盈率30.77倍,较上一日回落1.89倍。其中,今年以来创业板平均市盈率曾在2月24日达到最高的39.23倍,目前较这一最高值回落21.57%。


  上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职业投资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4月起,对于创业板个股的参与要多个心眼。他拿出深交所对于“退市整理板”涨跌幅限制问题的答复来强调参与创业板的风险:“经测算,如果退市整理期的股票每天都以10%的跌停板价格报收,则第30个交易日其股票价格只有最初的4.2%,退市风险可以得到充分释放。”也就是说,一旦踩上“地雷”,无疑将血本无归。


  实际上,历来专注于绝对回报的星石投资也开始调整策略,重新审视打新股这一原本无风险套利模式。


  杨玲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于关注套利操作的我们来说,重要的影响莫过于:以前国内比较成熟的套利模式打新股,需要重新被审视了。随着整个市场容量的扩大,二级市场将重新调整对股票尤其是成长股的估值,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定价差也将缩小,打新股的套利基础将慢慢消失。”


  值得注意的是,3月29日在创业板挂牌的三只新股首日均告“破发”。其中裕兴股份当天跌幅最大,下跌16.5%;慈星股份和远方光电也分别下跌13.66%、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