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业界

“凤姐”推手携贾永清珠海推婚恋网

“凤姐”推手携贾永清珠海推婚恋网

  “网络推手是熟悉网络操作规则,熟谙大众接受心理,手握八方可用资源的一类人。我不仅要赚钱,还要通过网络来影响社会的价值观。我喜欢做共赢的事情,一个炒作要百姓赢,企业赢,政府也要赢,我个人也要赢。”

  ———程贵斌

  “关于犀利哥,我骗了采访我的媒体,相片源头的确不是在我这里。自己也去做哗众取宠的事情,是因为一个草根,什么都没有,草根不惧声名裂,往返无极本无名。”

  “晋惠帝曾经问灾民,没有饭为什么不吃肉呢?对于草根创业者来说,也是这么一回事。我们一没有给红人抹黑,二没有影响他们正常的生活。炒别人的作,让人无作可炒。掏别人的粪,让人无粪可掏。”

  “我并不认识凤姐,但是我觉得凤姐语录,是对现代文明的讽刺,可以作为口头文学,不要把什么东西都看得很优雅,凤姐是不是雅俗共赏我不知道,但是存在就有原因,存在就不会什么价值都没有。如果谁封杀凤姐,谁跟这么一个有点想法不想屈服于别人的目光,想追求事业成功的弱女子过不去,我草根程龙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我会去给凤姐提包也未尝没有可能。”

  本报讯 “草根程龙”在珠海的首次亮相似乎选错了地点:4月25日,斗门区井岸镇步行街黄福荣基金会的成立仪式上,尽管他上台讲演时语气急促、动作夸张,尽管主持人专门介绍了他的来头,台下的行人依旧步履匆匆,少有人停留驻足。或许是跟台下的漠视较上了劲,这个瘦削单薄的80后大男孩抓住仅有的几分钟时间大讲特讲黄福荣的义举,并将钱包里仅有的几百元钱抖到了捐款箱内。

  记者随后通过搜索引擎才得知,他就是先后捧热了“犀利哥”、“凤姐”,自誉“策神”的“草根程龙”核心成员程贵斌。玉树震后,“草根程龙”从山东坐火车南下一路募捐来到珠海,在斗门筹备成立“黄福荣基金会”期间遇到“作秀大王”贾永清,二人目前正在洽谈合作事宜。

  经营 炒作要有民意基础

  “草根程龙”团队共有四个人,程贵斌、韩彪、王毅和陈洪晗。程贵斌对自己的搭档们有着不同的描述。用程的话说,程序员韩彪文笔也一般,但忠厚老实,干事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是最早的搭档。另一个JA V A程序员王毅,铺帖子“一顶仨”。高中学历的陈洪晗是唯一的山东本地人,不久前找到程贵斌学习D IV C SS,进而加入团队。

  对于没有资金、没有关系、没有势力、没有学历,“没有背景只有背影”的大部分80后创业者,“草根程龙”建议说,“要借鸡生蛋,生了的蛋,可不能煎荷包蛋吃掉,要蛋生蛋。”他说,没有民意基础的炒作,所产生的广告效应无论对于企业还是个人来说都是品牌的自残。对于网络创业而言,最好的就是捕捉新闻热点。有了火种的东西再去推,更有把握,成本也更低,反正是各取所需,一个事件出来的,每个人看到的机会都不一样。“质疑是正常的,好像我打劫别人一样,别人怎么会高兴呢。但是只是表面现象,其实如果我是没有自己思想内涵的人,我相信也没有那么多人愿意支持我。”在程贵斌看来,任何有一定影响力的人,都应该去分析他背后的付出。他专门拿出一个典故来为自己佐证,“晋惠帝曾经问灾民,没有饭为什么不吃肉呢?对于草根创业者来说,也是这么一回事。我们一没有给红人抹黑,二没有影响他们正常的生活。炒别人的作,让人无作可炒。掏别人的粪,让人无粪可掏。”

  定位 为百姓炒作,给草根策划

  在操作完“章萌芊、许愿门、冯Y妍、破C门、徐浩嘉”等各种噱头十足的“门”后,“草根程龙”打算走宣扬正统和仁爱的路线,“西南最美烤鱼嫂”农家嫂子刘俊、“棺材爷爷”等,以及准备打造的深圳老人刘玉池,这些底层小人物相对于凤姐等,就显得更为正统。

  程贵斌说,他目前给“草根程龙”的定位是:为百姓炒作,给草根策划。他自称热爱国家,热爱人民。传达民意,广做慈善,是已经建立起名气的“草根程龙”接下来的努力方向。

  “现在我的银行账户大概还有十几元,昨天全部捐出去了。我抢尽捐款的风头,但是我是用心去捐的。我不担心明天没饭吃,实在没饭吃了,就领着我的团队从南到北去乞讨。”

  这几天,“草根程龙”从山东临沂出发一路向南募捐到珠海。全国哀悼日期间,他们在列车上发起为玉树签名加油的活动,得到数千人的支持。由于没有带本子,程贵斌拿出随身携带的《平凡的世界》供大家签名。

  “帮助感人至深的小人物,也是我们接下来的工作。”“棺材爷爷”的事情见报后,“草根程龙”第一时间捕捉到了这个人物,并疯狂转帖,他们的努力已经得到高层的重视。“资助一个黄德保我一个人也能做到,但是天下有多少黄德保,有多少等死的老人,我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公益组织,并准备发动大学生来做义工,捐不起钱,可以捐时间,我和他们一起做义工家教,帮助老人和城市农民工的孩子。”

  推手内幕

  疯狂顶帖转载 捧红“凤姐”

  百度知道上关于“草根程龙”的解释是这样的:由于高考撞车,2000年程龙大哥被调剂到江西一所211工程大学。2002年在自己所就读的重点大学创办了N U BA(篮球协会),并担任首届会长。从拉赞助开始,而后,程龙大哥通过“忽悠”的方式(白手起家,据程龙大哥说他当时休学创业的时候,全部创业资金只有自己做家教弄来的几百元)聚集了一批80后策划界和网络界的精英。并由此开始自己的休学创业生涯。他是如何“忽悠”出凤姐和犀利哥的呢?

  “凤姐要整容,我不喜欢”

  据媒体报道,去年10月下旬,当“玉凤姐”还在上海陆家嘴发传单征婚时,程贵斌便和同伴“捕捉”到她。而当“玉凤姐”参与江苏卫视的访谈节目后,他们便马上抢注了“玉凤姐”的网络域名,并在各大论坛上疯狂转载“玉凤姐”语录。为了使帖子不沉寂下去,他们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混入不少于200个Q Q群和论坛,轮流刷屏。

  为借“玉凤姐”这股东风“吹”旺自己网站的人气,提高点击率,程贵斌很快就抢注了中文域名“玉凤姐婚爱网”,并作为他的婚恋网站网址。随后,他们网站的点击率也迅速激增,现在每天的点击率都在1000次左右。

  “凤姐”的操作,用“草根程龙”的话来说,既是“亡羊补牢”,又是“画蛇添足”。“节目播出后凤姐就很轰动了,我们上网发现‘凤姐’的域名已经被抢注,只好注册了‘玉凤姐’的域名。只要有‘凤姐’的新闻,我就改成‘玉凤姐’的新闻,然后扩散她。”程贵斌说,虽说没有见过,但他一直在为“凤姐”出谋划策,他现在提出的“带玉凤姐去西南征婚”、“去西南捐款”、“给棺材爷爷送水”等,其实是在提醒她要抓住时机转型。“芙蓉姐姐都成清纯姐姐了,只要凤姐把自己的名气用来做慈善,用来关注跟她一样处于弱势群体的人,就一定能一直红下去。但后来想想她去做整容了,我就懒得搞了,我不喜欢一个人对自己的容貌没有自信。”

  PS犀利哥图片刷屏轰炸

  程贵斌告诉记者,他在“犀利哥”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同样是长年流浪在外的游子,心中同样有解不开的心结。“犀利哥”新闻出来以后,程贵斌4人不断在各网站轮番“轰炸”,通过刷屏、PS图片等来不断提高“犀利哥”的人气;另一方面,又去抢注“犀利哥”的中文域名。不料,有人下手比他们还快,只好注册了“犀利哥哥娱乐丐帮论坛”。

  “关于犀利哥,我骗了采访我的媒体,相片源头的确不是在我这里。”程贵斌承认,自己也去做哗众取宠的事情,是因为“一个草根,什么都没有,草根不惧声名裂,往返无极本无名。”谈到“犀利哥”,程贵斌一直在重复“同病相怜”这个词,他说,“我不认识犀利哥,我也没去凑过生活中犀利哥的热闹,我没有干扰他的生活。但是我利用了网络的‘犀利哥’,我利用了新闻焦点。”

  程贵斌说,“犀利哥”有他自己的生活,生活在农村的他应该信息还是很封闭的,可能会看到一些报纸的信息,但是无论是网络还是传媒都已经消停了,既然这样,就让他安稳生活下去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都有自己独自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如果犀利哥能从心理阴影走出来,就像我一样重新建立信心,我愿意和犀利哥合作。程贵斌也会抽空给犀利哥的弟弟写信,告诉他治疗抑郁症的方法。

  对话

  我就是大骗子,别想骗我的网友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大家比较关心“凤姐”是你策划的还是捧红的?

  程龙:我看到凤姐的时候,罗玉凤,凤姐,都被别人注册了,我搜索一下玉凤姐,结果收录量也非常多,我觉得我还有机会。所以我就注册了玉凤姐,所有凤姐的新闻,我要都篡改,所以我们的帖子一顶只有玉凤姐而不会凤姐。当然凤姐如日中天,玉凤姐很萧条。但是人要知足,我并不认识凤姐,但是我觉得凤姐语录,是对现代文明的讽刺,可以作为口头文学,不要把什么东西都看得很优雅,凤姐是不是雅俗共赏我不知道,但是存在就有原因,存在就不会什么价值都没有。如果谁封杀凤姐,谁跟这么一个有点想法不想屈服于别人的目光,想追求事业成功的弱女子过不去,我草根程龙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我会去给凤姐提包也未尝没有可能。

  南都:珠海的“作秀大王”贾永清准备和你合作,可否谈一下内容?

  程龙:他提出让我过来珠海一起做,他会在资金上给予帮助,主要是把我以前的婚恋网重新搞起来。因为我是极品剩男,所以我想很多像我一样,不想为征婚付费的人,特别是80后能娶上媳妇。这将是无托交友网站,反酒托、反婚托、拒绝一夜情,我“草根程龙”就是大骗子,谁要来我这里骗我的网,那是自找死路。我们的口号是“办中国最好的免费婚恋网站,让无房无车的人也能娶到老婆”。往前三百年已过去,我忽悠了大家,往后三百年,你还不赶紧注册?

  成长创业

  昔日“犀利哥”成抢注域名快手

  昨日,“草根程龙”爽快应允了南都记者的约访,他不仅将自己的大学糗事、创业经历和情感世界和盘托出,还针对网友对“网络推手”的质疑、对自己涉嫌欺诈的质问、80后草根如何白手起家创业等问题一一作答。

  “骗子”:大学时冒充“宣传部长”

  “有人说我这样的网络推手是骗子,其实我大学时就是个骗子。”程贵斌的开场白很是“犀利”,这个出生于1981年的年轻人曾对媒体自称是“犀利哥”第二,但他却从大学起就一直“另类并犀利着”。

  程讲2000年踏入南昌大学读经济学当时最让他自卑的则是电脑,身边不少同学纷纷购置电脑时,他还是个连怎样启动电脑都不会的人。大学的第一堂电脑课上,程贵斌兴奋异常,他像玩街机一样狠狠地点击着鼠标,结果还被任课老师狠批。第一次接触电脑时,他并没有料到,29岁时的自己每天将有近20个小时要与网络为伴。

  大学时程贵斌经常带着一本《方与圆》反复翻阅,他说,书上“方直立身、圆融做人”的提法对他触动很大,他甚至边看书边练习,到大街上随便找陌生人聊天。久而久之,他练就了一身“说谎话的本领”。“在大学我就是一个骗子了。”程贵斌说,进入经管学院宣传部还不到一天,他就到处跟人说自己是宣传部长(其实宣传部长是他的室友),自己这样说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创建篮球协会,这是程主持策划成立的第一个组织。

  “疯子”:为创篮协“行贿”登广告

  程贵斌一直热爱打篮球,为练好篮球疯狂地锻炼,被同学称为“疯子”。“”疯子“更疯狂的举动则是成立南昌大学篮球协会,他说,成立篮球协会的想法就是看到了一个赚钱的商机。他细心地发现每个班级都会组建篮球队,并且用班费和自身补钱的方式来购买球服,这是一笔不小的花费。由于当时南昌大学并没有篮球协会,他的申请在校团委得以通过。

  不久,程贵斌开始召集学校所有能扣篮的人,办起了扣篮大赛,并以南昌大学篮球协会会长的身份给所有的江西媒体打电话前来采访。为了帮协会争取到免费队服,他许诺在校园最显眼的位置摆放喷绘为其代言。为了避免喷绘被保安队没收,程当着多人的面贿赂了保安队长一条烟。“队长起初不肯收,我就告诉他,我当面送只是想表明,我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只希望你以举手之劳帮助。”后来队长在其他领导的见证下收下了烟。

  程贵斌的喷绘广告最终得以大摇大摆地放在食堂前,别人贴的一个小广告却会被马上撕掉。此后他又为几家校园体育用品专卖店代言,赚取了不少生活费,程不仅第一个在班上买了手机,还开始了大吃大喝和挥霍,“袜子内裤穿了一个礼拜懒得洗就扔掉”。“在大学里要创办一个协会,比在社会创办一家公司的难度要高好几倍。”程贵斌这样感慨自己大学的初次创业。

  “精神病人”:不诚信造成苦果

  纸终包不住火。队服及其他一些事情逐渐真相大白,程贵斌“被调查了,被逼债了,抑郁了”。程说,那段时间,他不断尝试跳楼,尝试各种各样的死法,但由于“自己是个虚荣的人”,始终找不到一种可以让人找不到自己尸身、死后不被嘲笑的死法。后来在家人的要求下,他回家里休学一年。

  一段时间后,程贵斌告诉家人自己要重新回学校,但由于当时姐姐们都已经出嫁且生育,再也没有能力供养他。“我知道这一去不是去读书,而是去独自承受一切。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回去过。”程贵斌7年都在外面流浪,自嘲和“犀利哥”一样。程贵斌唯一一次和家人取得联系是在2008年,当时他在房网和天涯上发帖要组建团队募集资金,在东莞的表哥看到帖子后假装成想投资的老板约他见了面。“当时我很气愤,一直都希望自己有了成就,证明了自己不是一个不成材的人以后才回去。但是那时候我依然落魄。”

  程贵斌不无感伤地说,“草根程龙”其实是个精神病人。“精神病人我只想分为两类:一是本性纯良的人,例如犀利哥,例如我草根程龙,就会自残和逃避。二是本性就恶劣的,他们就会成为杀人狂,毫无理由,毫无判断去选择被杀的对象。”在程看来,他的大学生涯除了积攒了一些对日后有用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作派外,是彻头彻尾的失败。“大学的失败让我成了一个没有学历的人,过去的不诚信让我尝到了苦果,未来的不诚信我相信也一样会有恶报,我决定去做点事情了。”

  推手:看新闻找火种煽风

  7年前离开家后,程贵斌只身一人,转战南昌、深圳和山东临沂,先后搞过路演,做过策划,跑过业务,干过推销,搞过电脑培训,干过家政,做过家教,英语和语文一起教。

  2008年底,程贵斌长期患有的湿疹爆发,他不得已放弃户外工作,转而到山东临沂和三位朋友注册了一个婚恋网站,并自学JA V A。当时个人注册网站的热潮在国内已经消退,他的婚恋网一直不温不火,直到最近做起“网络推手”,他才似乎找到了人生的阶段性目标。

  “网络推手是熟悉网络操作规则,熟谙大众接受心理,手握八方可用资源的一类人。”这是传统的网络推手的定义。程贵斌明确表示自己不愿意成为一个有钱就什么都推的人,“我不仅要赚钱,还要通过网络来影响社会的价值观。我喜欢做共赢的事情,一个炒作要百姓赢,企业赢,政府也要赢,我个人也要赢。”

  “草根程龙”网络创业团队的主要工作就是抢注域名。“网络上域名就是一切,我能抢到,跟我的作息时间有关。”程贵斌说,他一般都是12点准时睡,6点准时起床,起床以后会有15分钟的打坐或静立,然后打开电脑浏览新闻热点。在他看来,新闻热点只是一个火种,重要是到处煽风点火,点线面全面开花。

  AⅡ02-03版采写:本报记者 左旭光(图片由受访者提供)漫画:邝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