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创业运营

9亿资金趴在账上:小贷公司降价促销深圳样本

  落叶知秋。


  短短500多米的华强北路商业街,是亚洲最大的电子市场,每日客流量超过50万人次。坐落于这条街上的宝华大厦的楼层管理员们,今年多了一桩活儿——扫楼。


  他们的“雇主”,是同在这栋楼办公的赛格小额贷款公司(下称“赛格小贷”)。在赛格小贷母公司深赛格集团的协调下,管理员们穿梭于商铺间,向老板们宣传、推销小额贷款。“他们与商铺老板很熟悉,是最合适的中间关系人。”赛格小贷总裁施小军说。


  同深圳几大经济指标转负相对应,当地曾经生意异常火爆的民间借贷今年也明显降温。


  近期,深圳小额贷款公司行业协会、深圳典当行业协会、部分小贷企业的多位人士向记者反映,春节后民间借贷生意较去年同期减少一成,往年小贷公司资金不够贷,但今年截至3月底还有9亿元趴在账上贷不出去。


  “去年深圳小贷公司共放了126亿贷款,今年因经济不好担心逾期率会上升,监管部门要求深圳小贷协会摸底逾期率的情况,我们正在一家家公司做调研。”20日,深圳小贷行业协会秘书长王泽云对本报记者说。


  “资金的供给增加,需求却下降,是生意清淡的原因。”深圳典当行业协会会长林锐辉认为。


  尽管行业普遍调低利率,情况仍不乐观。“今年是小额贷款公司退潮的一年,部分公司会出现生存问题。”业内人士说。


  “放钱的公司很多”


  深圳目前有小贷公司39家,注册资本金达49.93亿元,去年约30家,注册资本平均每家1亿元。


  去年资金最饥渴时,初略统计数据显示深圳小额贷款企业贷款月息平均为2.187%。


  “现在,我们的月利率是1.5%左右。”施小军说,赛格小贷给3000多家信用较好的商户主动授信数万元到上百万元,商铺老板只需带上身份证、租约合同、租金缴纳发票和住宅的水电费单据,“无须抵押、担保,一天之内发放到账。”


  即便如此,赛格小贷今年以来也只放出去4000多万元。


  这并不是个案。深圳小贷协会有关负责人称,往年春节刚过,深圳区域小贷公司95%以上的资金就都放出去了,可今年至今还有近9亿元趴在账上未贷出,银行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的数据佐证了这位人士的观点,本外币并表后,一季度各月深圳市贷款余额同比出现不同程度少增。1月末深圳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同比少增190.63亿元,2月末同比少增111.60亿元,3月末少增2.34亿元。


  另一端,资金供给仍在不断增加。


  除了银行成立小微金融事业部蚕食小贷“蛋糕”外,上市公司也纷纷控股成立小贷公司。


  记者粗略统计,包括深赛格在内,2008年8月以来,由沪深两市上市公司发起成立的小贷公司,已近50家。上市公司的进入,缘于看好小贷行业前景。公告显示,有小贷公司为其上市母公司贡献超过70%的利润。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浙江的小贷公司最多,其次是江苏、广东。


  外资机构也不甘落后。由于银监会和央行尚未出台关于外资从事小额贷款业务的规定,目前包括淡马锡旗下富登金融、法国美兴集团、国际金融公司在内的多家外资机构已在全国布局小贷业务。


  香港亚洲联合财务有限公司(下称“亚联财”)布点的速度最快,目前其在


  深圳已有38个网点。亚联财董事长张炳煌说,亚联财作为香港新鸿基金融旗下业务板块,贡献近60%的利润,因此大股东非常支持。


  深圳一家小贷公司高层介绍,小贷公司本身虽盈利能力可观,但目前税负过重,营业税、企业所得税等共计超过30%,这大大降低了其利润率。


  来自深圳多个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深圳目前有典当行120家,比去年增加20家;小贷公司39家,去年约30家,注册资本平均每家1亿元。在深圳,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门槛为5000万元,高于全国的500万元标准。


  “降价促销”


  有车吗?做什么生意?只要能找到任何一点具实质意义的担保事项,就可以放贷。


  要放出去的钱多了,资金需求蛋糕却在缩小,小贷公司、典当行不得不“降价促销”。


  相比去年本地行业2.187%月息的高价,“如果现在(小贷公司资金)还是那么高,企业拍胸脯给我说能还款,我也不敢做。除非他甘愿替我们打工。那些企业利润率本身就不高,哪能承受得起那么高的利率。”中恒泰小额贷款公司(下称“中恒泰”)总经理李俊说。中恒泰是深圳市政府批准的第一批小额贷款公司之一,注册资金1.5亿元。


  李俊介绍,中恒泰根据各行业的平均利润率做风险定价,为定向集群企业提供“企贷通”。比如,二手车贷款月息1.8%,大卖场商户贷款月息1.5%,与其合作的科技园高科技企业贷款月息仅1.2%-1.4%。


  林锐辉说,现在典当行的实际操作利率已低于其规定标准,“大家要抢客户,你不做别人做,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投融资公司主体很多,利率自然要下降。”他介绍,通常动产抵押月综合费率是四分七(4.7%,下同),现在仅做到四分;房产质押月综合费率三分半,现在最高做到三分。民间借贷公司按规定可以做到月息两分六七,现在最低的已做到两分三。


  林表示,春节过后通常是典当生意淡季,但今年更淡,“业务量较节前下降三成,与去年同期相比也有一成下跌。”


  在李俊印象里,以前客户来贷款,公司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带红本(房产证)了吗”,没房子基本不可能贷款。


  而现在,小贷公司的信贷员不只看房产证了,如果没有房子,他们就会继续问下去:有车吗?做什么生意?家里有人在政府做公务员吗?只要能找到任何一点具实质意义的担保事项,就可以放贷。“亲戚家的房子、做公务员的哥哥,都能形成约束力。”李俊说,“有时人品比抵押品更重要。”


  至今,中恒泰已累计发放贷款超9亿元,成为深圳向企业发放贷款总额度最高的小贷公司之一。


  李俊分析,民间借贷以前大部分给了收益高的企业与行业,比如房地产业。房地产公司还款有两大来源,一是到银行借开发贷再还,但现在银行基本不做开发贷了;二是靠销售收入还款,但限购导致市场趋冷,周转变慢。


  今年以来,厦门、长沙、珠海多地传来中小地产开发商“跑路”的消息。受房地产业不景气影响,家具、装修、水泥、钢材等相关行业的贷款需求也有所下降。


  除房地产业之外,以出口为主的深圳制造业也出现下滑。这直接导致以前小贷公司的两大客户源头都出现萎缩,即使部分客户有需求,小贷公司也不敢贷。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深圳与美国、香港、欧盟和日本的双边贸易均出现同比萎缩,分别下降9.9%、4.1%、2.8%和6.3%。其单月出口值均未能超过百亿美元关口,两月合计加工贸易出口总值下滑12.7%。对于占全国出口约1/8份额的深圳来说,这无疑是经济增速下滑的信号。


  深圳市统计局3月26日发布的统计快报显示,今年前两个月,深圳主要经济数据呈负增长态势。其中,规模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同期减少3.0%,规模以上工业销售产值比去年同期减少5.4%,工业产品销售率比去年同期减少0.1%。规模工业生产出现如此负增长,是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以来的首次。


  深圳一从事外贸的人士说,受欧债危机影响,有些外贸型出口企业碰到的情况是,对方宁可缴纳违约金也要撤回订单。


  节节攀升的生产成本也导致部分微利的制造企业出走深圳。福田保税区内的外企奥兰若(深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奥兰若”)3月公告称4月20日起将逐渐撤离深圳。这是两年来第三家计划撤离深圳的外资通信元器件供应商。一位业内人士说,相对于奥兰若刚刚成立的2004年,现在的深圳不论是工人工资,还是厂区租金,都让低利润的代工厂难以承受。


  此外,作为制造业的代表企业,富士康近年来也不断到中西部省份设厂,在深圳园区的扩张放缓。


  “深圳经贸发展面临的形势,可能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还要严峻。”深圳市经贸信息委主任郭立民在一次经济会议上说。


  “下半年情况也许会好转。”李俊表示,虽然涉“房”及外贸企业需求下降,但深圳传统的科技型、内销型制造企业的资金需求依然旺盛。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