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王建宙的成就与遗憾

  王建宙在央企领导人中显得另类。他提出“正德厚生,臻于至善”的企业理念,以核心价值观驱动企业成长,不断追求卓越。他不喜欢自己身上的“副部级”标签,把自己看作一个职业经理人,在公开场合时时不忘为公司宣传。


  在王建宙主政中国移动的7年多时间里,从2G转战3G,再到推动TD-LTE成为4G国际标准,他既是主要见证者,又是主要推动者。在他的带领下,中国移动成功地完成了从“移动通信专家”到“移动信息专家”的蜕变,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今天,无论是在用户数量、盈利能力还是公司市值上,中国移动都雄踞全球运营商之冠。但他同样留下了不少遗憾,外界对TD-SCDMA的认同度不高,TD-LTE仍充满悬念,高端用户被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抢食……这也给他的继任者奚国华提出了难题。没有了王建宙,中国移动这只大象还能不能跑起来?


  3月22日早上9时,在北京金融街中国移动总部大楼里,召开了一场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特别会议。其间,王建宙做了告别发言,会议几度被热情的掌声中断。


  在这场交接班会上,公司董事会宣布,经提名委员会提议,王建宙卸任中国移动董事长一职,由奚国华接任,自2012年3月22日起生效。


  本来是一场欢送会,会场的气氛却显得颇为凝重。西装笔挺的王建宙试图使自己轻松起来,脸上却流露出不舍,他数度鞠躬,数度哽咽。与他共事多年的部下表示,王建宙对中国移动劳苦功高,尽管他已64岁,但依然精力旺盛,还可为中国移动做很多事情。


  王建宙在中国移动任职期间,从2G到3G再到4G,他既是主要见证者,又是主要推动者。在他的带领下,中国移动发生了质的飞跃,营收从2004年的1924亿元增长到2011年的5279.99亿元;用户数也从2004年的2.042亿户增长到2011年的6.5亿户。今天,中国移动无论是在公司市值、用户数还是盈利能力上,都居全球运营商之冠。


  精心筹备的“谢幕”


  从去年开始,有关王建宙离职的消息传出过数次。据中国移动内部人士透露,今年2月16日,中组部曾到中国移动进行干部考核,并与公司的主要管理层进行了谈话,对高层任命作了具体安排。


  作为国内通信业界的“老兵”, 在他正式离职一周前的中国移动2011年财报发布会上,王建宙自称“已经超期服役”,并“了无遗憾”。1948年12月出生的他,今年已跨入64周岁。而根据国资委的规定,央企一把手任职年龄不超过60岁。


  记者了解到,早在两年前,集团就在为王建宙退休做准备。2010年,李跃出任中国移动总经理,而后又将王建宙上市公司CEO一职交给李跃。李跃上任后,王建宙只管公司战略层面,很多具体事务都由李跃处理。今年的巴塞罗那世界移动大会,李跃就取代了王建宙出席会议。经过一年多的交接班过渡,李跃已经对公司业务基本适应,即便王建宙离职,也不会对公司股价造成影响。


  而在去年6月,工信部副部长奚国华空降中国移动,出任党组书记兼副董事长。当时,就有业内人士对本刊表示,中国移动腐败高发,奚国华对大局有较好的把控能力,其赴任目的是接管王建宙的工作。


  关于王建宙接班人人选,还有一个小插曲。2008年,国内电信运营商进行重组,原中国网通总经理张春江调往中国移动任党组书记,那时业界猜测,张春江不久后将接替年岁已高的王建宙。


  1958年出生的张春江,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比王建宙足足小了10岁,曾是中国最年轻的副部级官员,也是中国通信业改革派的强硬人物。然而,张春江因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生活腐化,2010年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去年7月12日,张春江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上级部门的精心部署被张春江事件打乱,为此,中组部才将奚国华调往中国移动。奚国华很严肃,政治原则较强。有业内人士猜测,中国移动反腐持续发酵,集团已有十多位中高层落马,奚国华上任后有望遏制腐败趋势,进而有利于集团内部的稳定。


  不过,在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看来,王建宙是个难得的帅才,现在我国信息通信业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老将可继续发挥作用。他认为,没有必要设定严苛的年龄条件,只要身体许可,就可以放宽条件,国外也有很多企业领导人七八十岁依然在任。


  符号化人物


  王建宙,浙江长兴人,中学时做过近3年的插队知青。在通信领域浸淫几十年的他,曾出任过原邮电部计划建设司司长及原信产部综合规划司司长。2004年11月,国内三大运营商高管轮岗,王建宙出任中国移动总经理兼党组书记。在此之前,他是中国联通的董事长。


  据接近王建宙的国内电信设备商人士透露,从王建宙身上,可发现传统知识分子的“儒雅”。他很强势,但脸上从来不流露任何“怒色”,能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


  在三大运营商的领导人中,王建宙最强调价值观,在他看来,只有靠核心价值观武装,才能打硬仗,才能在逆境中完成反击。


  “一支好的球队,无论换了什么样的比赛场地,无论修改什么样的规则,总是能赢球。”他强调,中国移动团队要像中国乒乓球队一样,无论环境怎么变,都能打胜仗,这其实就是他所指的核心竞争力。


  他提出了“正德厚生,臻于至善”的企业理念。从在他看来,是巨大的中国市场促进了中国移动的成长壮大,中国移动应该“顾大局,识大体,勇于承担社会责任”。他还有一句经典的格言:“我希望大家忘掉成绩,留下责任。”


  在他的价值观牵引下,中国移动不断进取,追求卓越。他认为“网络就是生命”。今天,尽管业界对中国移动3G上的不成功争议很多,但在GSM网络上,中国移动确实做到了全球覆盖最好,这一点无可争议。


  他曾在一篇内部文章中回忆道:2008年,我邀请了全球20多位通信及IT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事后,这些领导人都发来了短信,对中国移动的网络赞口不绝。


  但王建宙并不喜欢被贴上官员标签,他更在乎别人将他看成职业经理人。作为一个副部级官员,在他出席各种会议时,很少见到前呼后拥的场面。但他一直不忘为中国移动竭力宣传,尽职尽责。他身上没有官员的架子,说起话来条理清晰,给人以亲近的感觉。


  更让人感受深切的是,他对工作和生活抱有很高的热情,随身带着多部手机,并乐于体验各种新的终端。每到一个新地方,他总是频繁掏出手机查看中国移动的网络覆盖情况。如果碰到没有信号的地方,他会很不高兴。而看到周围的人用中国移动的网络上网,他心里就觉得格外踏实。


  他把公司当成了自己的亲孩子,每天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查看中国移动的股价。用他的话说,“不能及时看到中国移动的股价信息,心里就很憋闷。”现在,用手机也可查看股市行情,方便了很多。


  不过,中国移动内部对王建宙评价不一。“三大运营商中,在中国移动上班最辛苦,相对而言回报率并不高。”一名在中国移动总部负责研发的老员工对《IT时代周刊》记者表示。但他也坦承,大家都认同王建宙的工作态度以及个人能力,这在公司内部几乎能达成共识。


  他向外界展示出了较强的交际能力,中国移动在3G与4G上的发展,很多时候是靠他的影响力和人格魅力在一手推动。当TD-SCDMA终端匮乏,洋品牌迟迟不肯介入时,他表现得十分强势。他曾逮着诺基亚前CEO康培凯质问“何时推TD手机?”让这位当时全球最大手机厂商的CEO很尴尬。


  在TD-LTE方面,他一有机会就会向全球运营商推销,英国的沃达丰、日本软银以及印度Bharti等运营商,就是在王建宙的游说下,加入了由中国移动发起的TD-LTE全球发展倡议(GTI)。他与日本软银CEO孙正义以及印度Bharti董事长桑尼·巴帝·米塔尔都是很好的朋友。


  王建宙几乎成了中国移动的一个符号。


  如履薄冰


  在央企领导人中,王建宙最具管理能力和国际化视野。他获得过无数国际化大奖,2007年,美国《商业周刊》将他评为“2006年全球最佳CEO”之一。这在中国国有企业领导人中未曾见过。


  在通信行业,王建宙在全球拥有较高的知名度,能与国际同行打成一片。2008年,他受邀担任达沃斯论坛的联席主席。而在各种国际行业会议上,他也经常会作主题报告。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他不需要借助秘书翻译就能应对自如。


  与大部分国企领导沉湎权力、得过且过相比,王建宙一直充满危机感。赴中国移动上任不久后,他就提出开拓农村市场的计划,当时遭到公司内部以及股东的强烈反对。反对者们认为,作为上市公司,开拓农村市场投入大,会影响公司的盈利能力。


  但王建宙坚持认为,当时城市市场已接近饱和,中国移动的增长很快会触及天花板。为了说服反对者,他于2006年下半年组织多家投行亲自到农村市场展开调查,在他的诚心感染下,投资者终于被打动。


  事实证明王建宙的判断是正确的。正是凭借农村市场的迅猛发展,从2007年开始,中国移动一直保持超常规发展。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08年,中国移动的收入增速分别为20.9%、15.5%;利润增速分别为31.9%、29.6%。而增长动力主要来自农村市场。


  而随着语音业务增长趋缓,IT与通信趋于融合,苹果、谷歌侵入电信运营商的领地。王建宙感受到了它们对中国移动为代表的运营商的冲击。以苹果为例,自2007年iPhone上市以来,它在与运营商的合作中非常强势,甚至通过应用商店,绕开运营商。这在之前是不敢想象的。


  王建宙认为运营商已经走到十字路口,他将运营商比作电力公司,虽然电器离不开电,但用户对谁提供电毫不关心。他认为,今后很多用户可能会忘记运营商,只记得苹果、三星等手机厂商。于是,在2007年,他提出“中国移动需要互联网疯子”,这在当时引起了巨大反响。去年11月,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访华时,赠送了一件文化衫给他。他曾在内部多次说起,等中国移动的“互联网疯子”出现,就把这件T恤送给他。


  今天,中国移动已经发展了无线音乐、手机视频、位置服务、电子商务、物联网、手机动漫、手机阅读等九大基地。尽管这两年接连发生腐败案件,包括原党委书记张春江、原执行董事兼副总经理鲁向东、四川移动原总经理李华、重庆移动原总经理沈长富、无线音乐基地原总经理李向东、数据部原副总经理马力、卓望前CEO叶兵等十多位高管卷入其中,中国移动的基地模式受到了外界的质疑,但不可否认,王建宙为中国移动确立了先发优势,并为业绩增长作出了巨大贡献。去年,中国移动数据业务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升至26.4%,同比增长15.4%,其中,仅无线音乐就为中国移动贡献了221亿元收入。


  王建宙的危机意识不仅体现在公司策略上,还上升到了理论高度。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肆虐,电信重组缩小了与运营商之间的差距,电话普及率已接近瓶颈,获取新用户难度加大。好消息不起作用,坏消息不断被放大。为此,他对公司的核心管理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他们能打硬仗。


  “后王建宙时代”难题


  今天,中国移动已是全球最大的运营商,但仍靠庞大的用户规模以及垄断优势在驱动。而最近三年,中国移动的增速已明显回落,成长中的“烦恼”开始凸显。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1年,其收入增速分别为9.8%、7.3%、8.8%,利润增速分别为2.3%、3.9%、5.2%。而它的竞争对手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凭借3G上的优势,发展迅猛,中国联通去年的收入增速超过20%。


  与全球知名电信运营商相比,中国移动高度依赖国内市场,即便它以近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巴基斯坦Paktel公司,也难改赔本赚吆喝的现实。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移动要想真正强大起来,就必须在国际市场证明自己,因为它的竞争对手沃达丰等无不是参与国际竞争的。


  中国移动更大的问题在于,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TD-SCDMA未能达到业界的预期,被称为“鸡肋”。尽管它已经发展了5000多万3G用户,领先于其他两家运营商,但含金量并不高,也未能得到用户的认同。再加上与苹果谈判数次均以失败告终,中国移动的高端用户流失不少,中国移动的优势正在弱化。有数据显示,中国联通的iPhone用户,70%来自中国移动。


  作为全球最赚钱的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有义务承担起TD-SCDMA发展的重任。但王建宙早期并不愿意接手这一艰巨任务,还跟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据理力争,最后被动接受这一任务,耽误了大好的发展机会。尽管事后王建宙一直呼吁产业链上的企业积极参与进来,甚至对国外手机巨头“威逼利诱”,但相比另外两种3G制式差距还是很大。


  王建宙一手推动的TD-LTE,至今仍处于技术试验阶段,预计要到明年才能展开试商用,大规模商用大概要等到2015年。而在国外,FDD-LTE已于去年展开了商用。分析认为,一旦中国移动错过最佳发展窗口期,其在4G上将再次陷入被动。


  而在互联网战略上,王建宙主政时期充分放权,这种“放水养鱼”的方式搞活了各大基地,但也导致各分公司拥兵自重,腐败严重。李跃上任以后及时收权,想阻止这种失控的局面,但却使得各大基地一度陷入停滞局面。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凭借成熟的3G制式,在移动应用上大有后来居上的趋势。


  中国移动仍没有摆脱“管道”的尴尬,虽然数据业务营收占比在不断提高,但更多依赖通过流量收费,愿意为应用付费的用户比例非常小,应用商店的运营质量很一般。李跃也指出,公司必须转变角色,从“管道”提供者变身为平台运营者。但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缺乏与互联网、市场化相匹配的机制,人才匮乏,仅凭中国移动自己的力量不可能完成,它需要全社会的互联网精英人才参与其中。


  王建宙卸甲归田,将一堆难题留给了他的继任者,在“后王建宙时代”,中国移动这只大象还能跑起来吗?这是业界最担心的。


  1951年出生的奚国华,历任上海贝尔董事长兼执行副总裁、中国网通总经理、工信部副部长等,2011年6月加入中国移动。对于奚国华,公众对他的了解并不多。在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舒华英看来,奚国华与王建宙一样,是国内通信界久经沙场的“老兵”,相信他的接任会给中国移动带来新气象。曾剑秋则表示,奚国华有在政府和企业工作的经验,对于行业的发展有全面的了解,有能力有魄力,这是中国移动需要的。


  但业界猜测,奚国华接任可能是起“过渡”作用,在腐败高发的情况下把好政治关,预计未来将会由李跃掌舵中国移动。但今天国内运营商的实力正趋于均衡,中国移动的高端用户被不断分流,无论是奚国华还是李跃,他们时下都得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