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投资/融资

风险投资家彼得·泰尔:竞争扼杀创新

  4月2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顶级风险投资家彼得·泰尔在母校斯坦福大学开设课程,分享他自己对创业的一些想法,号召年轻人不应该被过分的竞争机制所困惑,而是尝试建立创新性的垄断业务,全文分析如下:


  

风险投资家彼得·泰尔:竞争扼杀创新


  作为一个年轻人,彼得·泰尔不断地投身到竞争中。他先是在激烈的竞争中进入斯坦福大学。之后他又从竞争中胜出跨进斯坦福大学的法学院。


  毕业之后作为法学专业的毕业生,他又一次参与竞争并成为联邦法官的一名文员。年轻的泰尔在所有这些人生的竞争中都取得了胜利。但对他来说竞并没有完结,之后他想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的工作人员。


  可是这一次他失败了。因此他没有按计划成为一名法院的文员,而是闯出了原来的圈子并创建了在线支付网站PayPal。


  之后他又投资了初创时期的Facebook,成为Facebook最早的投资人,除此之外他还投资了很多其他的科技创新公司。因此事后有人问他:“以你现在所取得的成就来看,你应该对没有成为最高法院文员这件事感到高兴吧?”


  这个看似开玩笑的问题却促使泰尔思考了一些问题。现在泰尔在他的母校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开设了一门课程,在课堂上他分享自己的这些思考。


  泰尔思考的一个核心问题是,世人对资本主义的竞争机制的困扰和不解。大家都倾向于认为在竞争中做得最好的那个将会跑到前列。而在竞争的过程中,我们有时会产生困惑,到底什么才是有价值的。似乎竞争的激烈程度成为了衡量价值的标尺。


  但是泰尔对这种观点进行反驳称,事实上我们不应该寻求成为一个好的竞争者,而是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好的垄断者。


  与其在一个已经建立很久的市场中辛苦拼杀,只为能够比其他的所有人都要好上那么一点点,不如开辟一个全新的市场并占据统治地位。而且通常来说,创造的利润越高,对社会的价值也就越大。


  但是需要澄清一下:泰尔所说的“垄断者”,并不意味着采用非法的商业手段清除自己的竞争对手。而是说采取极具创新性的行动,来创建一个完全迥异的市场,一个垂直细分的市场,拥有极强的身份区别度。


  如果你能够开创一个创新的垄断市场,那么每一个想要你所提供的服务的人,都会向你奔来,至少在一定的市场阶段会是这样。


  泰尔的课指出了一种挑战传统的可能性,那就是资本主义所倡导的竞争精神,有可能反而会抑制创新,而创新恰恰是资本主义所需要的。


  想一想具有创新精神的人所走的路吧。他们拒绝从众,而是尝试寻找地图上的盲点。他们绕远路走进被人们遗忘的传统产业,再将这些边缘处的价值观和主流进行结合。


  有创新精神的人不会在人人熟知的道路上追求领先,而是在尚未有人知晓的荒漠中调整前进的步伐。


  现在得想一想如今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竞争氛围,以及它是如何破坏大家的心态的。


  首先,年轻的学生们必须要经历没有终结的死板的学术圈子。他们不能对某一个特殊领域投放过多的热情,而是要追求在所有的科目上取得好成绩,完全忽略了内心的真实兴趣。


  现在的学生不能进入未知的领域,他们必须谨慎地分配时间,然后让每个小时都能有现实的产出。


  之后这些学生们会进入一个评价系统,在这个系统中竞争最激烈的大学、工作机会被视为最好的。他们都受到这个评价系统的影响,趋向于那些竞争最激烈的大学、银行、企业,完全忽视他们自身的条件和喜好。


  在这之后,他们离开校园进入商业社会,在商业社会里大家都在追求如何在竞争中胜出,而逐渐地忽视了其他的目标。这样的事情在政治界经常出现。


  候选人在开始进入政界的时候,都称自己将追求真实和改革。但是一旦候选人进入到选举活动,他们就会不再关注改革。


  候选人和他的工作人员将他们的所有精力用在对付竞争对手上。他们不断地磨练胜人一筹的技术。并且被以牙还牙的残酷竞争所吞噬,为的只是在新一轮中胜出。


  他们放弃了新政策、新改变,而只求和对手竞争。 他们没有带来选民所期待的改变,而是只是希望能够赢过对方一点点。


  竞争鼓吹价值创新。但是实际上,竞争的竞技场扼杀了创新。


  当有些人以运动比赛或是战争作比喻的时候,就意味着他们被卷进竞争的短视症中。运动比赛和战争就像身处竞争的企业。比如在棒球比赛中,如果在一局开始的时候对手击出三垒打,那么你就要在本局的末尾还他一个四垒打。


  但是在生意场、政治圈以及才智生活等大多数的其他领域中,并不应该遵循这种思维。在大多数的领域中,如果有人在一局比赛开始的时候对你击出三垒打,那你可以选择拿起你的装备,并创造一个不同的新游戏。你并非一定竞争不可,你还可以创新。


  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培养竞争技能的文化之中。为此需要做到:遵守纪律、严格执行和可以信赖。


  但是实际上,我们可以尝试学习建立创新性垄断的能力,这需要对环境足够的机警,还需要独立精神并且有能力重新发现已经被遗忘的传统。


  大家都在担心美国的竞争能力。但是这可能是个伪命题。国家的未来可能决定于大家能把创新性垄断做到多好。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