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上市/股票

假如Facebook在中国招股

  尽管4月18日是证监会关于“新股发行机制改革”征求意见的最后期限,但相关讨论尤其是对其中“推动部分老股向网下投资者转让”,即存量发行部分的争论还远未结束,见诸媒体的信息显示,争论的焦点还停留在“要不要引入”这样的“元问题”上。


  与此同时,大洋彼岸的美国,以“80后”扎克伯格为实际控制人的Facebook公司正在为上市进行最后的冲刺,一旦成功,其市场估值预计可达千亿美元,堪为全球IPO一大盛事,而此番Facebook上市,也实行了存量发行。


  存量发行在我国属于“新生事物”,但在国际上则已是新股发行体制的有机组成部分。因此,在探讨“要不要引入”存量发行之前,不妨让我们先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假如Facebook在A股市场招股,境遇会如何?


  Facebook招股说明书显示,其决定募集资金50亿美元,但账上趴着40亿美元现金,实际上并不缺钱。对于巨额募集资金的投向,Facebook也未作具体说明,仅表示“可能把部分资金用于收购……但是目前还没有任何已确定的收购或投资”,以及“把资金用于投资债券等,例如货币市场基金、存储、政府债券或者持有现金”,但“无法预计这些投资是否会获得良好回报”。


  看到这里,长期浸淫于中国资本市场的人士恐怕早已得出结论:Facebook如果以此种姿态在A股市场招股,其结果显而易见,那就是如其名称谐音所昭示的那样——“非死不可”。首先,它会被冠以“圈钱”之名而被口水淹没;其次,也是更重要的,其上市之路会因有违《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第27条的规定(发行人募集资金应当用于主营业务,并有明确的用途)而胎死腹中。


  当然,作为网聚了比肩“世界第三大国”这样一个庞大用户群的聪明人,除了在“face”上做文章外,“扎总”还大可以炮制比如新建或收购Eyebook、Earbook、Nosebook之类的项目,如此,A股上市便成坦途。不过,募集资金未来是否会转投到Mouthbook或Tonguebook,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在A股市场,“聪明人”正是这么干的。笔者通过WIND资讯统计发现,在2009年到2011年这三年间,共有130家经IPO募资的公司发布了变更募集资金投向公告,其中上市两年内即变更的多达51家。


  如此短时间就变更募集资金投向,其中不乏志在圈钱者,但如“扎总”这样逼上梁山的也大有人在,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受到诘问,他大可以回答得理直气壮——不如此便无从上市——并且博得同情无数。


  如前所述,此种尴尬源于当前新股发行制度中关于募集资金的一些规定,这些规定所植根的土壤,是我国股市建立之初即确立并演绎至今的单一功能定位,将上市等同于融资,只讲投资,不言回报等等。


  这一文化已深植于我国资本市场各参与主体的脑海,甚至登堂入室栖身于一些成文的制度规定里。也正因此,股市的单一功能定位事实上已成为影响当前我国股市发展的诸多问题中的“元问题”,是我国股市诸多顽疾的病灶所在。


  对于这一积弊已久的病灶,需要施以多剂猛药,而存量发行的引入正是其中之一。在存量发行模式下,老股东出卖股权套现,上市公司本身并没融得资金,因此无需对募集资金用途作出说明。而存量发行的理论基石和实践动因之一,正是对股市功能的多元定位:除了融资,上市还有助于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有助于借助资本市场对公司更好地定价、有助于创投企业加快资金周转等。


  认清了这一问题,不妨让我们再回看让证监会信箱塞进了“2000封意见反馈函”的“新股发行机制改革指导意见”。其中对存量发行意义的阐述为,“增加新上市公司流通股数量,有效缓解股票供应不足”——仅仅是从解决新股发行当前存在的问题这一层面上进行阐发的。


  无疑,未来一系列的制度设计需要立足于更高层次上的意义考量,即以存量发行为突破口,对股市目前单一的功能定位进行纠偏。认识到这一问题,我们才可以确定,引入存量发行不容迟疑。在此判断的基础上,才能以兴利除弊为思考主线,对存量发行进行更为切合国情的制度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