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动态

法律差异 中美跨境审计谈判扑朔迷离

  有证监会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近期中国证监会将召集全球各国证监会来华


  5月10日据财新网报道,美国上市公司监管委员会(PCAOB)主席多迪8日表示,美方与中国证监会和财政部的对话取得了进展,中方同意美方派人观察中国对会计师事务所的监管行动。


  本报记者10日多次尝试联系证监会、财政部发言人,在截稿前没有取得联系,未能证实以上消息。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证监会人员向本报记者表示,他并没有听说中美审计监管有上述进展。


  “至今没有美国证监会人员来参与中国证监会对中国公司或会计师事务所的监管行为。”该不愿透露姓名的证监会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


  中美跨境审计合作谈判从去年正式开启,截至目前还未有具体成型的协议出台。而SEC在5月9日对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Deloitte Touche Tohmatsu CPA Ltd。,以下简称“德勤上海”)的起诉,预示着现实的冲突正在进一步恶化,再一次凸现了审计合作谈判的紧要性。


  德勤上海北京时间10日发布声明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简称“美国证交会”)采取最新行动的原因,仅仅在于中美两国法律存在的冲突与差异。“此次美国证交会的诉讼背后带出的是整个行业的问题,并不只限于德勤华永。”


  前述证监会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近期中国证监会将召集全球各国证监会来华。


  法律差异 中美跨境审计谈判扑朔迷离


  美国2002年《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要求,承担在美上市公司审计业务的事务所,必须定期向PCAOB报送年审报告,接受日常检查和特别调查。


  而9日对德勤的起诉是SEC第一次以未能遵守该法案第106条的规定为由,向一家总部不在美国的海外会计事务所发起强制诉讼。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世界经济研究所薛磊向本报记者表示,美国的法律和美国证监会的属性,决定了美国证交会此次的起诉符合美国法律规定。


  薛磊表示,美国所适用的英美法系对管辖权的规定比较宽泛,行为所产生效果在美国境内即可以接受美国的管辖。同时,美国证交会是准司法机构,可以在其自身业务范围内作出如要求企业退市等的一系列裁决。


  然而,德勤中国发布声明称,“根据中国法律及中国监管机构的具体规定,未经中国政府许可,中国会计师事务所不得直接向任何外国监管机构提供文件。”


  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周勤业曾表示,按照中国的《档案法》和《保密法》,我们目前不能接受跨境检查。这件事情是需要谈判的。


  薛磊表示,中国包括《档案法》、《保密法》和《国家机密法》在内的法条对于国家机密的定义比较宽泛,一些关键的商业机密也可以判定为国家机密。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四大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表示,“四大工作人员在接受所有央企项目前,都要与该公司签定详细的保密协议,而该保密协议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


  该工作人员表示,除去央企,任何涉及到如通讯等的敏感行业的企业,也会要求签署相同的保密协议,而这些公司很有可能在美国上市,出现与美国监管规则的冲突。


  “要么违反中国法律,要么违反SEC规则,可以看出中美的法律在此具有明显重叠和冲突,只有监管层的协调合作才能解决。”薛磊告诉本报记者。


  协商待推进


  2011年5月9日至10日,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跨境审计监管合作被首次列入经济对话联合成果情况说明,这标志着双方谈判的正式开启。


  该成果说明表示:双方欢迎两国有关当局,就为两国上市公司提供审计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的监管问题,继续开展对话,争取就跨境审计监管合作达成协议,双方同意共同努力加快这一进程。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与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管委员会(PCAOB)在11年7月访华时,曾与中国财政部及中国证监会进行过审计跨境监管的会谈。双方协商重点是如何解决美国监管机构,无法对中国赴美上市企业及其审计机构进行监管的问题,同时讨论美国监管机构引导中国审计师及事务所进行现场审查的可行性。


  周勤业透露,当时会谈的结果,是允许美方派驻观察员来参加中国的会计检查制度,并没有涉及其他更多形式的跨境监管。


  在美国以外,全球87个国家和地区有超过890家事务所在PCAOB注册,以获得从事美国上市公司审计业务的资格。该委员会将联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等监管部门,检查涉及在美上市公司业务的审计行为,是否符合美国相关法规和标准。目前有40余个国家和地区与之签订联合监管框架,其中包括香港特区和中华台北。


  据本报去年报道,协议执行中的问题在已缔约的巴西、日本、印度、俄罗斯等国仍大量发生。除中国以外,与欧盟的协定谈判也已推进多年。


  前述证监会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近期中国证监会将召集全球各国证监会来华。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