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软件叫车受追捧 司机身份问题致前途未卜

司机到指定地点接客人。

司机到指定地点接客人


  70岁的赵宏伟老爷子最怵的事情就是去医院看病拿药,挤公交坐地铁身体受不了,一早出门很难打到车,孩子开车送吧,不说要请假什么的,光是排队进医院就得超过40分钟,时间真是耽误不起。最近,赵大爷发现,孩子拿手机摇一摇,连个电话都没打就把车给叫来了,司机在楼下等着,很快就把自己送到了医院,说价钱还不贵,这是怎么回事呢?


  软件订车


  摇一摇手机,车就到现在的位置接你


  76岁的罗锦麟是中央戏剧学院的退休教授、导演艺术家。别看罗教授年纪不小,可是人家非常新潮,和年轻人一样玩微博,“我就是在微博上发现了这个线索,但是当时那个叫摇摇招车的软件只能用iPhone手机才能下载,于是我就通过微博留言找到了他们,说想试试用车,没想到这一试就一直用上了,两个月以来我已经用了十几回了。”让罗教授很得意的是,正是他的建议让招车公司开阔了思路,由只能软件手机叫车改成了手机、网上和400电话都能预约,方便了很多没有iPhone手机的老年人,但是罗教授的烦恼也来了,“现在用电话订车的人太多了,有时候我都打不进去了,以前那个电话可是一打就通的。”


  记者通过百度百科搜到了这家通过软件订车的公司,上面是这样介绍的:摇摇招车是他们公司开发的一款手机智能招车软件。摇一摇手机,车辆就会到现在的位置接送,当乘车请求发出后,司机会精确地等在想让他等的位置。期间可以随时在手机上查看车的位置、行进路线,车辆到达后下楼即可。价格由三部分组成:司机佣金、车辆租金、燃油费。车辆和司机都是按照时间计算,一分钟起租,燃油费按照公里数计算。


  记者体验


  凯美瑞接送,只比通常打车贵两块多


  记者在网上注册成为会员,体验一下软件订车。上周五,通过APP的客户端,记者预约了这周一的用车。上周日,记者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明日9:30去接您到东单新闻大厦,司机××,电话号码××,驾驶黑色凯美瑞,车号×××。”周一上午九点一刻,手机上又收到了信息:“接您的车辆已经到达指定地点,您可以出发了。”这比约定的时间足足提前了15分钟,记者于是手忙脚乱地下楼,见到了那辆黑色的凯美瑞,和其他车辆最大的不同是,在仪表台的右上方放着一台平板电脑,上面记录着车辆的起点、终点等信息。


  9:20,车子出发了。开车的师傅叫刘小炜,今年49岁,北京人,家就住在朝阳门附近。刘小炜告诉记者,他原来在一家物业公司上班,2月份的时候,经朋友介绍知道了这家公司正在招人,于是他就和其他的几十位司机接受了公司的培训。培训的内容除了通常的客户服务以外,还有一项比较独特,就是如何使用车上的那台平板电脑,如何用它来找到客人和到达目的地。而没有客人的时候,刘师傅通常都是找一个方便停车的地方等在那里,等着那台很像iPad的平板电脑发出有新客人用车的信息。据刘师傅介绍,他一天最多的时候也才拉了8个活,少的时候也就五六个,刨除油钱和其他开销,第一个月挣了3000多,虽然不是特别多,但是比较知足。“毕竟工作强度没有那么大,比较省心,我的一个朋友原来开黑车担惊受怕的,也差不多就挣这些,他听说我干这个都有些动心了。”


  10:00,记者的车顺利到达东单,车费是31.8元,比通常记者打的贵了两块多,但是相比专人等待、凯美瑞接送的待遇,这两块多还是比较值的。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招车客人和司机是不发生现金往来的,因为注册了会员和预存车费,所以这些费用都是直接在网上扣除的,记者只需要把一个四位数的支付密码告诉刘师傅就完事了。


  谁最热衷


  苹果用户多,白领多、模特多、摄影师多


  对于什么样的人在用APP软件叫车的问题,刘小炜这样总结自己的经验,“绝大多数人是用苹果iPhone手机的,叫车的人东边的多,写字楼里面的多,回头客多,女的多,像我就经常在万通中心、三里屯、朝阳门一带接客人,而客人回去的地方也都在CBD附近,包括苹果社区、后现代城、沿海赛洛城等等。”


  当然,一些年轻人叫车也是给老人用的,“我就碰到过一个客户让我先去玉泉路接他,然后又去草桥接上老人去复兴医院看病,我当时问他为什么不直接让老人打车去医院,他告诉我草桥那边打车不方便,而且老人一个人去他也不放心,又怕开车停车费劲,所以索性就自己多跑点路,让老人踏实看病。”说起客户选择用软件叫车而不是打的或者使用黑车的原因,刘师傅说,大部分的客户认为他们的服务比出租车还是要好不少,而且车子也比较干净,最重要的是时间有保证,另外,价格不高也是原因。


  作为摇摇招车的创始人,王炜建是从美国纽约的UBER叫车公司那里找到了灵感,他的统计更加权威:“我们每一单叫车服务都有统计,两个多月下来发现,客户中白领多、模特多、摄影师多,另外还有一些是到处授课的英语老师。他们的共同点都是用苹果手机、讲一点小情调、时间要求比较严格和赶场多。”


  他举例说,就拿那些模特和摄影师来说,一个是个子高高、每天穿着艳丽,另一个是拿着不少摄影器材,都不适合乘坐地铁、公交,另外,这些人都是来回赶场,时间卡得比较死。王炜建表示,这些师傅基本上以前都是专业司机,因为他们有驾龄的要求,有单位的司机,也有原来开过出租车、甚至黑车的,虽然公司没有刻意要求必须是北京人,但是总体来说,司机里大部分都是北京的。


  用户叫好


  除了方便,还不需要解释接人地点


  蔡临宁是清华大学物流工程与管理专业的老师,是物流行业的专家,同时,他还是摇摇招车的客户。说起自己的专业和使用APP软件招车,他认为纯属巧合:“我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微博上看到了摇摇招车,因为我平时在清华院里很难打到出租车,的哥一般不会进入校园趴活,所以一看到这个我就非常兴奋,因为这和我们研究的物联网里用移动互联技术管理物流的理论非常接近,所以我专门下载了软件进行尝试。”除了用着方便以外,蔡老师认为减少解释地点的时间也非常关键,“很多的哥对于清华院里并不熟悉,我们通过电话叫出租车就要费去很多时间用来讲解我在哪里,有时候要接三五个电话,用十分钟时间,非常麻烦。而这些有平板电脑的车子就省去了这个问题,他一定能够找到我的位置。”


  蔡临宁认为,这种高科技的叫车方式很有前景,“如今很多人出门很纠结,开车没车位收费高,高峰时间出租车难打,黑车猖獗乱要价,摩的危险没保障,而这种基于客户端的叫车服务整合了客户信息和车辆信息,解决了信息不匹配的问题,这是未来物联网的发展趋势。另外,这也是一种环保行为,合理利用了人、车资源。”他认为这和国外著名的网上租车公司Zipcar的运营模式非常相像,代表着物联网的趋势。


  身份待定


  带司机的汽车租赁属灰色地带


  中戏的罗锦麟教授也去过很多国家,他说希腊、俄罗斯等国家也有这样的租车公司,不过不是通过新媒体来进行的,但是道理都是一样的。


  然而,就是这种在国外已经存在多年并运转良好的体制,在国内却有点处境尴尬。首先,这个APP下载的叫车软件只是提供了一个平台,而车辆则需要依附于传统的租车公司,而租车公司的带司机租车则是一个灰色地带,不管是一嗨还是神州,连这些大公司都未能解决这个问题。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大部分的租车公司都提供带司机汽车租赁,但是这些司机通常都不是和租车公司签约,而是与第三方公司签约,以劳务派遣的形式来进行操作,这样就规避了“黑车”的风险。因此带司机汽车租赁在国内还是属于运管部门既不禁止也不倡导的位置。


  像摇摇招车这样已经经过实践,并受到客户欢迎的新的租车方式,如今也面临这样的尴尬,方便了用户,挤走了黑车,并被人们普遍看好前景的时候,待定的身份成了制约这个新事物发展的因素。软件叫车前景如何,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