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动态

薛蛮子:不抠条款的天使怪杰

薛蛮子

薛蛮子

  薜蛮子档案:


  出生日期:1953年


  毕业院校: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加州伯克利分校


  工作经历:


  早期在纽约经营房地产,华尔街知名华人投资家


  UT斯达康创始人之一


  曾担任8848董事长、中华学习网董事长等职务


  主要投资项目:UT斯达康、265.com、PCPOP(泡泡网)、汽车之家、雪球财经、华艺百创、博看文思、Golf Media(高福美地)、酷盘等


  他决策很快,不抠条款,创业者开个价他就给钱,微博现在是他天使投资的项目来源。


  4月1日,北京某商业会所,满头银发的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带着两位助手拾阶而上,几位年轻人站在楼梯口等待着他。不难看出他们见到薛蛮子的兴奋和紧张。


  这几位年轻人,都是由创投圈挑选出来的创业者,他们当中,有做移动应用跨平台解决方案的、有做注册码广告的,还有帮助企业群发电子邮件的。这个由创投圈组织的名为“天使晚宴”的活动,目的是帮助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牵线搭桥。薛蛮子坐定,按照顺序,每个人开始介绍自己的项目。


  “我凭什么要上你的网站?”当听到一位做购物社区的创业者介绍自己时,薛蛮子问。


  “随着技术的发展,注册码这种麻烦的东西肯定会消失,你怎么办?”


  薛蛮子问的问题很刁钻,也很尖锐,但他又很会打圆场,让那些问题不至于让创业者太尴尬。


  一个多小时下来,5个项目基本介绍完毕,薛蛮子已经心中有数,西餐一道道上来,而他的助手已经和那位做跨平台解决方案的创业者走到一旁详谈了——这是薛蛮子比较满意的一个项目。


  “那个做跨平台的我们准备投,还有那个做验证码的,我们也很有兴趣。”第二天,在他的公寓里,薛蛮子对《创业邦》杂志记者说。


  跨平台的项目,已经接受过一轮天使投资,但薛蛮子觉得可以跟对方商量一下。


  “我能带来价值,国内所有的手机大厂商我都认识,我是空中的董事,我能帮他们忙,能带来资源的。”


  那天是清明节假期,当记者10点钟来到薛蛮子家的时候,他刚刚结束和一对夫妇的谈话,那对夫妇也是创业者,做个人健康管理,通过微博认识,今天上门,希望获得天使投资。


  一个多小时之后,记者离开的时候,在楼下遇到他的助手带着另一位创业者从外面走进来。薛蛮子又要看下一个项目了。


  处处闲招,背后有判断


  彭林就是通过中间人接受薛蛮子天使投资的。但这次的中间人是创新工场。


  2011年9月底,创新工场为投资人和旗下公司安排了一场“相亲会”,雷军、薛蛮子等轮番听创业者“路演”。看了几个项目,薛蛮子有事要走,工场的人急忙上前,“薛总,还有个项目,你要不要听听?”就这样,本来排在后面的彭林,带着他的杀价帮——听起来有点江湖血腥的一个电商项目,见到了薛蛮子。


  “老薛是会场一个很活跃的人,大大咧咧的,我听别的团队说,可能也会提一些比较尴尬的问题。”彭林有备而来,在这之前,针对那天来的雷军、薛蛮子、徐小平做了不少功课,他跟薛蛮子聊历史、政治,甚至敏感话题。至于投资人必问的那些常规问题——团队构成、核心竞争力、钱怎么花等等,在一派轻松愉快的谈话氛围中,很快带过。


  谈话快结束的时候,彭林还给薛蛮子提了个建议,“我觉得你那个微博挺好,其实可以总结总结,变成一个专题之类的东西。”薛蛮子提高嗓音,“没错,我就要做这个。”彭林事后才知道,那段时间,薛蛮子恰好正在找人弄“蛮子文摘”。


  一场与投资大佬的单独见面,谈笑风生,这让彭林感觉不错。但是转念却意识到,他也没表态呀,投还是不投?


  一个星期之后,彭林就接到了薛蛮子的电话,来到他家附近的一座茶馆。这回,老薛没有跟他谈历史,也没有聊敏感话题,而是上来就问他准备融多少钱,股份占多少,大概想怎么花,按照所想的时间点能达到什么样的业绩目标。彭林一一作答,之后,薛蛮子又接着跟他聊了些关于李想、外贸B2C的话题。又是一次热火朝天的漫谈,但是直到他离开,老薛依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彭林有点坐不住了。作为创新工场的孵化项目,在跟薛蛮子谈的时候,实际上有不少VC和天使在跟他接触,包括雷军新成立的顺为基金。他也体会到了融资的辛苦,见了四五家公司,一轮一轮地过,从投资经理到每一个合伙人,到整个董事会,一家公司就要聊三四轮。


  他觉得应该让薛蛮子知道他的态度。“一个低调的创业者,你肯定得主动表达想要谁投,不能说还得等人家表达出来,然后你来做决策。”抱着这种心态,彭林通过创新工场向老薛传递了一个信息,希望接受他的投资。


  某天,彭林接到了薛蛮子的电话,后者当时正在中关村图书大厦谈事,彭林过去,薛蛮子见面就问,“你想好了?”彭林答,“我想好了。”老薛点头,“那就这样吧,你回去吧,我这儿还有事呢。”彭林感觉不太保险,追问了句,“那就谈定了?”薛蛮子说,“谈定了。”


  “我觉得这个人能干,商业模式到最后是不是能够做成,还有待商榷。但是人很踏实,有工作经验、有热情,在清华同方干过那么多年,也干过同类的事。实践证明,这事还没人玩过,他能杀出一条路来。如果他觉得这条路不行了,这个人有本事,他一定能调整。”说起为什么投资彭林,薛蛮子这样分析。


  看似散漫,处处闲招,实则背后有一套自己的判断,这是典型的蛮子风格。


  雪球财经的创始人方三文还记得,他第一次去薛蛮子家的时候,两手空空,既没有产品,也没有商业计划书,“去吹一下牛”。老薛告诉他,“你还需要再磨炼磨炼。”过了一段时间,等网站上线的时候,薛蛮子正好路过雪球财经,就上楼了。看了下公司和产品,听了下方三文以后的打算,抛下句话就走了,“行,那我投点。”方三文说,老薛的特点就是决策比较快,也不怎么抠条款。占多少股份,也基本上由创业者开个价,他觉得OK,就投了。


  事实上,杀价帮那一轮的投资,雷军和创新工场都参与进来了。也就是说,彭林融了三方的钱。


  喜欢单干,不爱受约束


  薛蛮子现在投资项目的主要来源,已经不限于通过熟人介绍了。


  “微博现在是我生活的主要部分,没有这个就瞎了。”薛说,在互联网,他是打拐名人、天使大佬;线下,他一头银发神采奕奕出现在各种论坛,连影视明星都乐于跟他合影。2011年的打拐行动,已经彻底让“薛蛮子”三个字明星化、品牌化。


  “肯定是有名的人占便宜啊。同样的项目,同样的价值,创业者肯定找有名的。因为除了钱之外,还要有很多资源,全世界都这样。”说到此处,他提起当年投资蔡文胜和李想,“那会我也有名啊。他觉得我做过UT斯达康的董事长,还有8848,那时候没几个人做天使,也觉得我能带来价值。IDG投资蔡文胜的265,后来又卖给Google,李想拿到澳大利亚电讯的钱,这都跟我有关系。”


  粉丝多,名气大,微博不仅成为他挖宝的主要渠道,还让他非常轻松地发现原来根本碰不到的项目。两个月前,一位广州的创业者通过微博给薛蛮子发私信,“你太太是做珠宝的,我是中国卖手表里最大的,你感不感兴趣?”很快这笔投资就被敲定,两个人还准备到欧洲去寻找发财的路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