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电子支付

拉卡拉董事长:未来三五年支付行业将重排座次

  “一年走下来,其实市场在更加集中。我的判断是支付行业未来三到五年一定会形成一个新的格局。这是一个大家都在发力、发挥各自特色、扩大市场和重新排座次的五年。”关于第三方支付领域未来的发展格局,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2011年5月26日,包括拉卡拉在内的27家第三方支付企业获得了央行颁发的首批牌照。目前,已有101家企业获得牌照,第三方支付行业竞争日趋激烈。


  对此,孙陶然表示,“形成规模的任何一个行业,其容量大概也就是3、4家,一个市场的前三名是有意义的。前三名以后的,4~10名可能获得很小的市场份额,10名以后基本上只能靠特色在细小领域里生存了。”


  拉卡拉欲成“主流菜系”


  在孙陶然看来,支付牌照发放一年以来,行业已经出现分化。“支付是需要长期投入和积淀的行业,没办法速生和拔苗助长的。过去一年,发展快、发展好的还是老牌的企业,一些匆忙组建拿到牌照的公司要么关闭,要么在原地踏步,业务始终没有太多进展。”


  这一年以来,拉卡拉的业务获得了发展。产品线由原来的一条发展到了三条:一是在全国的便利店和超市提供公共缴费、还款服务;二是为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提供POS收款服务;三是个人刷卡支付市场。


  去年末,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今年3月,支付宝也表示将开发自有的线下支付方案,应用于电商及物流业务。“通讯大鳄”们的加入和支付宝等线上支付企业触角的延伸,第三方支付领域的竞争更加激烈。


  相对于市场容量,目前各家的规模还不够大。孙陶然对此判断称,未来三年大家都会使足劲 “跑马圈地”,三年后会形成几家更大规模的行业排名在前几名的巨头。未来五年,中国支付领域将出现几家百亿市值甚至几百亿市值的公司,就像三大门户。孙陶然自信地认为,这些百亿级的企业肯定包括拉卡拉。


  目前,在第三方支付领域,支付宝、银联和拉卡拉的优势都比明显,但是随着业务的相互渗透,三强的局面会持续多久?


  孙陶然在回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问时表示,“支付其实就像做菜,八大菜系都有它的客户,不同人在不同时间吃不同的菜系,但是能不能成为主流菜系很重要。我希望拉卡拉成为其中的主流解决方案。”


  孙陶然进一步解释,“所谓的主流有几个特点:大多数人都在使用的;是宏支付而不是微支付,即你的金额是主流、大额的支付。并非在一个小的细分市场上称王称霸,而是针对所有的个人用户和所有的企业用户,提供一种主流的解决方案。”


  另外,随着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强力崛起,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关系也出现了微妙变化。


  不过,孙陶然表示,“银行、银联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只有做同类业务的才是竞争对手。但是,该行业的特点是市场和领域非常广阔,还未到大家抢一碗饭的地步,没有被满足的需求还很多。”


  坚定地做好“刷卡派”


  “在联网通用的情况下,一笔收益产生了,是你发的卡你就去分发卡的收入,是你做的转接就分转接收入,是你做的收单就分收单收入。所以说,金融行业是典型的共产主义社会,各尽所能,按劳分配。”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孙陶然表示,拉卡拉不会走全业务、多元化的发展,而是做好自己的优势业务。


  孙陶然同时表示,“我一贯的观点是要把自己的饭吃好,别人碗里的饭再香也是别人的。相对企业而言,一定要把有优势的核心主力业务做好。拉卡拉的优势其实是两个:一个是便民,另一个是刷卡。我们在过去6年多的时间一直是沿着刷卡的方向做,所以业界称我们是‘刷卡派’。”


  在第三方支付市场,孙陶然把第三方支付企业分成了 “刷卡派”、“绑定派”、“账户派”等多种流派。“绑定派”就是把银行卡和账户绑定使用;账户派则是用户要注册它的中间账户,把钱转进去才能用。


  孙陶然对此表示,拉卡拉是坚定的 “刷卡派”。“刷卡派的最大问题是硬件投入需要成本,花钱才能获得成本,这是唯一的毛病。除此之外,刷卡派优点明显,如操作简单、支持所有银行、安全等。刷卡派完成一个支付可能只需要两步,即刷卡和输入密码,而其他派可能需要8个甚至10个步骤,用户体验完全不一样。”


  拉卡拉的另一个优势是便民服务,孙陶然对此格外自信,相信未来只要紧紧围绕便民和刷卡的领域做深做透,其他企业进来的话可能会面临非常大的压力。“支付确实是一个投入比较大的行业,我个人认为,现在进入支付市场的起步门槛大概是3亿元人民币,但是有资金,并不意味着你在该市场能做出什么太大的动静。”他表示。


  孙陶然还认为,有很多新颖的支付方式,其实都只是一个噱头,不会太实用。不论是无卡支付、指纹支付,还是虹膜支付,都是小众市场上的小应用,不可能变成普遍应用。


  继续圈地优于眼前盈利


  经过多年的大规模投入后,拉卡拉的盈利状况似乎不太理想。对此,孙陶然解释称,“拉卡拉的经营曲线实际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结构,我们是按阶段投入的。第一波投入其实是在2005年技术和研发上的投入;第二个重大投入期是在2008年和2009年。原来我们只是在北京、上海的便利店安装拉卡拉机具,2008年和2009年,我们迅速进入全国的300个城市。”


  “所以在2008年、2009年,拉卡拉在财务上从报表看有很大的亏损,但是这个亏损在逐月收窄,因为交易量每个月在上升,收入每个月在增加,成本是相对固定的。所以到2011年下半年,拉卡拉当月已经接近盈亏平衡了。”


  据悉,2012~2014年是拉卡拉新的三年规划期。今年的目标是新增便利店和商户机具数10万台,个人刷卡终端新增百万台。据孙陶然介绍,“从2012年开始进入新的三年规划,所以今年又是一波新投入的开始,我们开始大量发展POS的收单商户,以及推广各种形态的个人终端,所以2012年又会是一个巨大的投入时期。预计从2013年开始后,我们会在更大的规模平台上进入到一个盈利状态。”


  孙陶然认为,在“跑马圈地”的时代追求盈利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企业在一个低规模的基础上盈利也是没有意义的,应该在大规模的基础上盈利,所以还需要把新一轮的终端放量投入做完。


  据了解,拉卡拉主要的盈利模式就是手续费。在手续费的分成上,发卡行、收单机构、清算机构按照7:2:1的方式分配,也就是发卡行占70%,收单机构占20%,银联占10%。


  对于拉卡拉来说,如何利用规模优势提高盈利能力才是关键。孙陶然介绍称,“我不需要提高单笔的收费,只需要让更多人使用它。拉卡拉是规模业务,每个月只有一个人使用拉卡拉服务,我的运营成本还是一样的,我的办公室依然要存在,后台数据中心依然要运行,但是每个月有1000万人、5000万人使用的时候,我的成本也增加不了多少。所以拉卡拉的业务模式的奥妙在于大量的规模,要有更多的人来使用。”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