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雷军:即使赔一两百万也不愿赔一个朋友

雷军

 

雷军

  现年43岁的雷军,毕业于武汉大学计算机系。1999年和2000年、2002年三年获得中国IT十大风云人物的殊荣。

  他现任金山软件公司董事长。作为天使投资人,他投资了凡客诚品、多玩、小米科技等多家创新型企业。这些公司已成行业里数一数二的“大亨”。以至业内戏称“哪个创业者能找到雷军是件很幸福的事。”本期“财经名人坊”为你讲述雷军的投资观。“我现在看起来圆滑了”

  华商报:你觉得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雷军:我原来是个棱角分明的人,但是经过二十多年商业训练,现在看起来比较圆滑了。其实骨子里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永不妥协。妥协只是表面,否则40多岁了绝对不会再折腾,再创办一个什么企业,没意义了。

  华商报:作为一个新的创业者,你认为究竟什么是创业?

  雷军:创业就是干别人没有干过的事情;干别人干过了但没有干成的事情。一个非常优秀的创业者往往都是离经叛道的、那种很夸张的人。他有挑战一切的勇气,我觉得这是需要鼓励的品质。经验都是过去东西的总结,以前没有出现facebook,谁知道facebook能产生?所以我鼓励创业者要能够挑战权威,颠覆现有规则,才是成功的经验。

  创业者也是企业家的老师

  华商报:你现在既是企业家又是投资人,你觉得这两个身份本质上有什么区别?

  雷军:两者之间是没有矛盾和差别的。成功的企业家不差钱,投一两百万元没压力;另外,业余时间也可以帮帮朋友,平时喝茶的时候指点指点,给人介绍点关系是很容易的事。

  华商报:总觉得投资人是你的副业,企业家是你的主业?

  雷军:我一开始是非常专注地做企业,在金山做了快20年。我觉得应该先把自己变成企业家,把自己的专长做好,把自己的公司做好,然后再去投资,接触新的领域。

  但现在我觉得两个角色是一个整体。做企业家后去做投资,最大的好处就是也可以向创业者学习很多东西。因为我们创业已经二十几年了,可能已经不知道创业是什么感觉了。

  你跟最前沿的创业者交流,那个领域的风险是你没有见过的,你在教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在教你。

  创业者起步需给一两百万

  华商报:你做投资人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雷军:我认为创业者其实需要两点,第一个是刚刚起步那么一点点钱,有时候这一点点钱对创业者很重要,是救命的钱,是种子。创业初期,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我觉得创业者起步需要给一两百万元。第二个就是一起分享创业过程中的成功与失败,其实,有时候创业者很孤独。

  华商报:作为投资人,你觉得除了钱,你给创业者的还有什么?

  雷军:第一个当然是创业的第一笔钱。我认为这个钱的价值还是很高的;第二个是经验、人脉。这些可以帮助企业成长;第三个就是附加的信誉,就相当于我担保了你,至少靠谱。最核心的是信誉。因为说实在的,到我们这份上了,很少有项目说你要抢着投,能投就投,不能投算了,无所谓的。本来投项目就是玩儿。如果知道八年前的facebook能做到今天这样,那我们当年砸锅卖铁也得投,是吧?

  “只选平均35岁的创业者”

  华商报:当时为什么投资凡客诚品,是因为有市场空白点?

  雷军:不是,只是因为他是诚品。我只投人,我其实不关心凡客诚品还是什么项目,不重要,我就是投人。其实有一种创业者,作为投资人如果我们碰到了,是一辈子的运气:这种创业者志向高远,脚踏实地,他能够把公司带到别人做梦都未曾到达的地方。

  华商报:那你在投人上有什么标准吗?

  雷军:都是平均35岁,有经验的创业者

  华商报:为什么是35岁?

  雷军:我基本是投有经验的人。因为我觉得在中国大学刚毕业的,靠谱的不多。在中国出现facebook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没有任何一家大的公司是由刚毕业的学生创办的。这一点跟美国社会不同,美国社会高度竞争以后,创业者可以没有任何经验,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干,美国大部分大公司都是大学毕业生创办的,或者大学没毕业就创办。但是中国不行,现在还没有到充分竞争的时候,处于比拼执行力的时代。

  “我的投资就像买六合彩”

  华商报:投资最终要赚钱。你在投资的时候要看哪些数据,收益率如何?

  雷军:我们做天使投资(指富有的个人出资协助具有专门技术或独特概念的原创项目或小型初创企业,进行一次性的前期投资),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去算收益率,因为没办法计算。我投的绝大部分公司,开始甚至连生意都还没有,有的公司名字都是我起的,所以我的投资是极其夸张的,像买六合彩。

  华商报:究竟什么样的运营模式是好的盈利模式?

  雷军:我其实不是特别关心盈利模式。我就是关心你能否做得足够大。我经常问创业者在不可能的情况下能否盈利?譬如太阳从西边出来,你能不能做到十亿美元的规模?

  九成以上的创业者都会输

  华商报:互联网动辄融资几千万,你怎么看互联网价格?

  雷军:我认为目前是两个极端,一个是绝大部分创业者找不到钱,一个是全球热钱没有出口。所以投资需要一双慧眼,在一万家公司里找到心仪的那一家最重要。华商报:那么热钱与项目的矛盾在哪里?

  雷军:我觉得真正的问题还是社会的诚信问题。就是一个人要相信另外一个人,把钱给你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怎么能够建立你个人的信誉?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商业化过程

  华商报:作为投资人,你怎么看待创业者的失败?

  雷军:这个问题很复杂。你说我们投了个朋友,他搞砸了。他本来也很难受,然后你再指责他,把关系弄得很僵。其实已经赔了一两百万元了,如果再说什么,就又可能输掉一个朋友。这是我的观点。我们要做的是鼓励那些失败者,对吧?我会说“兄弟,没关系,那一百万我们多得是。”然后说,“兄弟,要不先去度个假,回来再想一想,咱们还能不能再干?”

  华商报:你投的项目当中,有没有死掉过又起来的?

  雷军:一堆。其实失败对每一个人都是很强的创伤。我们总是爱讲谁谁谁失败了,怎么怎么样。其实这对人也是一种伤害。我要告诉大家,绝大部分的创业者,百分之八九十以上都会输,他们一定会输一场,只有在第二场才可能找到感觉。因为他在第一场会觉得,我有足够的资源,我是战神。结果死得一塌糊涂才找到自我,很少有人一上来就抓住机会成功。

  华商报:所以你说创业者不要去惧怕失败?

  雷军:对,我们全社会都要宽容失败。

  创业者平时要“多烧香”

  华商报:你给创业者建议是什么?雷军:平时就要交朋友,平时你要有足够多的朋友。当你真的想创业的时候就很容易找到钱。平时不烧香,没用。因为没有人的钱是轻轻松松随随便便就来的,我们的钱也是血汗钱。很多人说你为什么不给我投资?因为这是我的钱,我可以投给他,也可以投给你。但我为什么一定要投给你呢?

  本报驻北京记者 顾哲瑞文/图

  ■记者手记

  并不圆滑的雷军

  四十不惑的人,一身西装,在雷军身上记者看到的不是“圆滑,而是一种朝气,或者是一种叫朝气的“圆滑”。当谈到创业话题时,雷军流露出来的是20岁创业者的激情与干劲。可谈到金山、谈到小米时,雷军又回到了一个老练的商人,睿智、沉稳的一面又马上显现。所以很难说,雷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企业家,还是一个投资人。或许正如雷军所说,两个身份是一个整体,谁也离不开谁。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没有企业家的雷军,就没有投资人的雷军。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